卧铺火车上的艳遇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那是2012年的冬天,西安的第一场雪来的比以往晚了一些,“世界末日”的前两天,我坐在办公室看到窗外,大雪纷飞,不一会儿外面的世界已经银装素裹,同事们喜出望外地站起来看着外面长安城天降瑞雪。

我依然坐在办公椅上忙于手头的工作,就在这时,我接到上级部门的通知,后天(也就是传言世界末日的那天,2012年12月21日)要去北京出差,对于到体制内参加工作仅有一年,而且出差机会很少的我,当然很是欣喜,心想一个人出差倒也自在,闲暇时候正好可以和北京的同学朋友聚一聚叙叙旧。



看到那些专注于外面的雪景的同事,我半个小时把手头的工作处理完毕,便向上级请了假去车站购买火车票,因为那个时候网上购票还没有完全普及。我的上级很器重很信任很关照我,因为我出身贫寒,没有任何背景,只能靠自己的努力,多做点实事,未来才有前途,上级看我做事踏实认真,平时会把重要的事情交给我办理。

我拿着包,走出了那栋办公楼,看着爬在窗户上看着我的同事们,单位那些“老油条”和“关系户”似乎早已经看到了人生的尽头,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整天谈论的是下班去哪里吃饭、哪里有好玩的、股市行情、民间野史等等,很多人一进来就是混日子。

我在单位的大院,雪中漫步,身后仿佛传来了同事们议论纷纷的声音:“小熊这小伙子精力怎么这么旺盛,总感觉不知疲倦,工作那么上进,去个北京的苦差事,让我去还不乐意去呢,坐飞机去又不能报销,坐个卧铺车去,将近一天一夜的时间,累得够呛,工作做不好还得挨批,你瞧瞧那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真不知道怎么想的”。

我走出单位大院,坐公交去火车站购买了后天中午到北京的车票,便回到了我的住处,第二天准备了一些出差用的材料,和北京对接单位的人员进行了沟通。这天下午,网络上铺天盖地地传来“世界末日”的新闻,玛雅预言、玛雅人太阳历等等。



和我一起合租的室友高岳,他女朋友这天下午也赶到了这里,颇为激动地说着世界末日可能是真实存在的,在客厅里言辞凿凿地说太阳风暴如果来临的话,地球马上就灰飞烟灭。我对她相视一笑,便客套地说不管世界末日是否来临,足见你对高岳是真爱,我明天就要出差了,你们双双陪伴在一起,一定会很甜蜜,两人听了我说的很高兴。

那一晚我洗完澡九点多就躺在床上听音乐,在巴赫的古典曲目中睡着了,大概十点半我去上厕所,听到高岳房间里传出来一丝奇怪的声音,如泣如诉,我起初以为自己听音乐听久了,可能听错了,回到自己房间。

随着我关掉巴赫的钢琴名曲,那种声音便清晰了起来,好像是高岳的女朋友在轻声哭泣,但又不像被打的那种痛苦的声音。当时心想,“世界末日”还有一个多小时就要来了,难道是高岳女朋友已经在崩溃边缘,失声痛哭了吗,高岳也不好好安慰一下,我压根就不相信那些。但是当我听到墙壁发出“咚咚咚”的声音时,我终于明白了,那是床和墙壁撞击的声音,原来他们两人在“干坏事”,我心想,好吧,“世界末日”马上要来了,及时行乐也挺好,便睡着了。



大约在凌晨一点到六点之间,我隐约又听到了几次那种声音,本来睡眠很轻的我,一听到声响就会睡不踏实,我听到没有声音了,看了一下手表,已经六点多了,也睡不着了,我也想去看看世界末日来临时,太阳还会不会重新升起。

洗漱了一下便穿着羽绒服出门,天蒙蒙亮,街上行人很少,但是早餐店却已经灯火通明,西安街上有各种早餐美食,这么一个寒冷的“世界末日”,我一个人孤零零地,最后还是选择了一家老字号的腊牛肉夹馍和胡辣汤,吃完后顿时浑身暖暖的,我走出店门,看到一缕阳光从路面中央铺洒过来,世界末日果然是假的,如果自己每一步走的踏实,每件事做的问心无愧,心怀感恩,善待他人,哪怕世界末日真的来了,又有什么好惧怕的呢。

回到住处时,发现高岳和他女朋友还没起来,估计是在世界末日前折腾了一晚上,世界末日没来,现在才踏实地睡去。

我看了会书,收拾了一下行李,便坐车来到了车站。候车室内人山人海,偶尔听到一些年轻人,大学生会谈起“世界末日”的话题,大多数中老年人似乎早已经对这样的“谣言”嗤之以鼻,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到底是为何,我看着人群,心想如果世界末日是真的,我对这个世界还有什么眷恋和不舍。

不久便听到了车站广播,我坐的绿皮火车进站检票了,我的行李不多,就一个电脑包和一个小箱子,很快便找到了我的卧铺位置,上级特意跟我说,一定要坐最好的软卧,都可以报销的,别委屈了自己,我运气好,买到了最后一张高级软卧的车票,就是一间隔间里面只有两张床的那种。

我放置好行李之后,便躺了下来,戴上了耳机,闭上眼睛,一曲《初雪》又带我来到了银装素裹的世界,一曲还没有听完,我听到有人在喊我:“帅哥你好!”



我睁开眼睛,看到一个头戴卡其色绒帽,穿着白色羽绒服,黑色皮裤的女士半蹲在我的面前,我立马起身,不知道她想干什么,礼貌地回应了一下。

她站起身来,发现她的腿真的好长,气质优雅长发从帽子里露出来,用很甜美的声音,很客气地对我说:“帅哥,我是隔壁1号车厢2号软卧上铺的,我发现里面其他三个卧铺位置是三个男人都是一起的,而且一股烟味,我感觉在里面很压抑很难受,有点害怕,你这里还有其他人吗?有没有空闲的位置?”



我看到我这间另外一个位置还没有人来,便说:“等会如果没有人的话,我喊列车员帮你调整一下位置,调到这边来”。

“小帅哥,谢谢你!”她拿着自己的行李,坐在我对面的床铺上,很感激地对我说。

我这时候才看清楚她的脸蛋,瓜子脸,皮肤白皙,睫毛很长,化了淡妆。我便说:“美女你先坐这里,等会如果这里都有人,再帮你想其他办法,大不了你睡我这里,我去你那个位置”。

美女听了感动得不要不要地,给我拿了一包吃的东西过来:“帅哥,这是我前几天从四川老家带来的小吃,给你分享一些”。



我说不用这么客气,我还不一定能帮得了你,笑着说万一这个软卧间另一个位置又是“坏人”呢,她俏皮地瞪了我一眼:“咱能盼点好的不,我反正今天是赖上你了哈哈”。

她的外貌还真不太像一般的四川女孩,我当时估摸着她的身高起码有一米七五,但是又有南方女子的温婉贤淑,简单地几句聊天,便看出她的性格蛮好,落落大方又诙谐幽默,小心谨慎又敢于变通。

等待其他乘客上车的这段时间,我还开玩笑说今天是“世界末日”,能在这里遇到你会是“重获新生”吗,她也很风趣地说如果我不帮她,她估计真的会“羊入狼口”。就这样,我们一起度过了几分钟初相遇的时光。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