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第一打手,单刀赴会浙江村,掌掴向华强,加代亲自为其送行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在京城混的老江湖们应该都听过这样一句话:“俏不过白小航,帅不过加代。”

事实上,不仅仅是京圈儿,就是在全国范围内的江湖中,论起长相,加代和白小航都能算是数一数二的美男子。



可话虽如此,各位可能要说了,仅仅是容貌长相,怎么可能让两人名震江湖?没错,真正能让白小航和加代成为京圈传奇的,还得是他们做的事儿!

作为京城第一老炮,加代自是不必多说,是天南地北圈里面公认的仁义大哥。而能和加代齐名的金牌打手白小航,他的人生又有哪些传奇呢?

1.

1970年,白小航出生在北航大院儿的一个很普通的家庭,父母都是农民,平常都是做农活,没有时间管白小航。

白小航从小就活泼好动,调皮捣蛋,放学之后经常和同村的小孩打架斗殴。白小航打架有股很劲儿,村里的小孩都怕他。

当时有个叫《甄三》的电影很火,白小航看了这部电影后彻底开了眼界,觉得之前打架的路数太散,在真功夫面前不够看,于是就将摔跤当成了自己的追求。

人和人就是不一样,有些人终其一生都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有些人仿佛被命定好了,很早就知道自己的目标。白小航显然是后者。

他恳求父母把他送去武官去学摔跤。父母一听,肯定是不同意。在他父母心中,小孩子就是应该努力学习,将来读个好大学找个好工作,一辈子安安稳稳的。但白小航有自己的理想,让他老老实实地坐在教室里简直难如登天。

他不仅在学校一直闯祸,回家还绝食抗议。父母实在拗不过儿子,只好将白小航送去了武术学校。

到了武术学校的白小航,像鱼被放生到海里一样,感受到了自由的气息。他天生就是学武的料,很多复杂的招式,他看一遍就能知道里面的门道。很快,白小航在参加全国武术比赛时展露了头角,被我国当时的武术界泰斗李增普看中,拜倒在他门下,继续学散打。而这也让他成了李连杰的师兄弟。

如果白小航按照正常的路径走下去,可能会走出一条像李连杰一样星光熠熠的成功之路。但白小航骨子里面就不喜欢被束缚,他不想按照别人制定的规矩书写自己的人生,他要成为强者,让规矩为自己服务。



走出武馆之后,他重新回到了江湖,和地痞流氓混到了一起。此时白小航已经是一米九的个子,和其他流氓不同,他出门必是西装革履,加上长相俊俏,又出手不凡,很快在本地打出了点小名声。

可这点名声并不能让白小航满意,如果要当老大,必须要有钱,没钱怎么养小弟?他特别仰慕当时北京的大佬闫京,一直想拜倒在他门下。

想什么来什么。一次,白小航和好哥们儿马三去酒吧喝酒,两人开了一个卡座,一边喝酒一边唠嗑。马三唠着唠着就不说话了,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舞池中央。

白小航顺着马三的目光一看,舞池里有几个漂亮姑娘在跳舞,眼睛忽闪忽闪跟羊驼一样,身材妖娆腰肢纤细,难怪马三眼睛都快看掉了。

马三长得歪瓜裂枣,让白小航把几个姑娘邀请过来一起喝酒。白小航觉得挺有意思,他对自己容貌非常自信,势在必得,就起身下场,作势要邀请姑娘跳舞。

姑娘看白小航斯斯文文的,面容俊俏,刚想答应。却没想到被人从后面勾住了肩。几个人高马大的混混出现在她旁边。

混混一脸坏笑:“美女,我老大看上你了,叫你过去赏个脸。”话了了还瞟了一眼白小航。

可能是看白小航一身西装,不敢招惹自己,混混也没看上白小航,一只手推搡白小航,另一只手搂着美女的肩膀就要走。

白小航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二话没说,一脚踹上混混的腹部,快步上前,右手环着混混的脖子,接着一个过肩摔,就把混混撂倒在地。其他混混也不是吃素的,十几个人冲着白小航就开打。

武校出身的白小航还怕这种野路子,不一会儿就干倒了一大片。保安很快到了现场,眼看着白小航气势太过勇猛,自己也拦不住,就去找了经理。

经理早就在旁边看着这里的动静,看打得差不多了,把横七竖八倒在地上的混混都“请”了出去。转头叫白小航跟着他上楼,说有人要见他。

却没想到,经理带着他见的人,竟然是他仰慕已久的闫京。听说楼下有个人以一单挑十几人,闫京很想见见这个年轻人。而白小航看见了闫京,如今大佬就在眼前,立刻就说了自己想投奔到闫京门下。

闫京虽然很欣赏白小航的功夫,但他手底下高手如云,这样的人也是见多了,就没有立刻答应,而是给了白小航一个电话。

白小航心里明白,这是给他一个机会,要投名状呢。

可他没想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不仅让他拿到了投名状,还让他一战成名,成为江湖中的传奇。

2.


闫京

当时北京有一个地方叫浙江村,改开之后一帮温州佬去北京下海淘金,温州人喜欢抱团聚在一块儿,就在一个地方定居了下来。

刚开始这些温州人还做一些倒卖的小生意,渐渐的他们混熟了,发现了一些挣快钱的门道,加上都是老乡团结在一起,打杂抢劫都是小事。很多北京本地人到了浙江村的地界不是被抢就是被打,很是臭名昭著。

本来浙江村和白小航没有什么瓜葛,但白小航的发小于洋,去浙江村办事的时候出了事。

白小航和于洋关系很好,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好兄弟。当晚于洋去浙江村送货之前白小航就告诉过他大晚上的,要不明天送也是一样。

于洋想着自己是去办事儿的,也就没把白小航的忠告放在心上。可就在于洋刚卸完货之后在旁边烧烤店吃饭的时候,就被另一伙温州人给抢了,于洋气不过想反抗,奈何敌不过人多,被打折了一条腿。

白小航第二天得知此事后,晚上看完于洋从医院出来,一句话都没说,提着刀就去了浙江村。

夜晚浙江村黑漆漆的,只有几处窗子有亮光。白小航去了那家烧烤店,屋子里一堆人乌烟瘴气的在打牌,很是开心。他悄无声息的从屋后绕到了门口,猛的踹开了门,遇神杀神遇佛杀佛,一下撂倒了八个人。

就在白小航准备收手的时候,他看见街口处十几个大汉手里拿着棍子刀棒子,朝他冲了过来。虽然白小航很想和他们殊死搏斗,但一个人毕竟势单力薄,他只能先回去。

如果就这么算了,那肯定不是白小航。虽然撂倒了八个人给兄弟出口恶气,但事儿都惹了,浙江村不可能善罢甘休,索性直接打服,收拾一下这些乌合之众。

回去之后的白小航也没闲着,他重新估了一下浙江村的地形,打听到了浙江村老大家的位置。准备好之后,他召集手下十几个兄弟,全副武装又进了浙江村。

一行人先砸了烧烤店,又冲进老大家,开始一番恶斗。这老大也不是吃素的,和白小航过了几招之后,虽然被白小航打折了肋骨,但他找准机会,抽出了别在后背的五连子,对着白小航就开了一枪。

白小航没料到他有枪,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