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牛军长率500士兵怒砸金伯帆:拒绝200万的赔偿 只提一个要求!

分享至

在“金伯帆”洗浴中心的豪华办公室内,吴迪焦急地来回踱步。作为中心的幕后老板,此刻却显得异常紧张。

“老板,军长那边的回复来了。”吴迪的手下,一名身材瘦削的男子,神色凝重地走进办公室。

吴迪停下脚步,眼中闪过一丝希望:“怎么说?他们接受了吗?”

男子避开吴迪期待的目光,沉声回答:“军长一口回绝了,他们不要这200万。”

吴迪脸色骤变,仿佛被重击一般,退后几步,身体重重靠在墙上。他紧握的双拳,挣扎而又不甘:“怎么会…我们提出的条件已经很优厚了。”

男子低下头,语气中透露出一丝无奈:“军长说了,他不会因为金钱而放弃原则。”

吴迪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试图平复心中的波澜。重新睁开眼时,他的眼神中透出绝望:“如果连这都不行,那我们…我们该怎么办?”



是什么让在石家庄呼风唤雨的“土皇帝”吴迪如此绝望,还得从那件事开始说起。

1.

在2007年7月的一个潮湿闷热的下午,石家庄市中心最知名的“金伯帆”洗浴中心外,热闹的街道上突然停下了一辆不起眼的黑色轿车。

车门缓缓打开,从中走出了一位身材高大、肩膀宽阔的男子。他的衣着朴素,没有华丽的装饰,但从他身形和眼神中,仍然可以感受到一股威严。

门口的警卫立刻小步跑了上来,尽管这位客人看起来平凡无奇,但他的敏锐直觉告诉他,这绝不是一般人。警卫恭敬地领路,微微弯腰示意:“先生,请跟我来。”

这位男子名叫秦卫江,他的身份在军界颇有分量。尽管他今天的打扮简单,但那种从军营中培养出的气质无法掩盖。

他的父亲,秦基伟,是一位在历史上留下浓重一笔的军事领袖。在抗美援朝战争中,秦基伟以其英勇善战而闻名,曾令美军陷入苦战。秦基伟后来在1988年被任命为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并荣获上将军衔。

今天,秦卫江来到“金伯帆”是为了见一见他的老战友姬青。两人在军旅生涯中曾并肩作战,共同经历了许多生死。

他们走进“金伯帆”,前台领班立刻注意到了他们的到来。尽管秦卫江和姬青衣着普通,他们的举止中透着军人特有气质,这在普通人中是难以找到的。

领班微笑着走上前去迎接:“秦先生,姬先生,欢迎光临。请跟我来,我已为您准备了最好的房间。”



秦卫江和姬青被引导至306号雅间,坐在了软垫的沙发上,在这里,他们可以放下军人的严肃与紧张,暂时享受片刻的宁静与放松。他们交换着彼此的近况,时而爽朗的开怀大笑。

不久后,二人起身前往澡堂。澡堂内的蒸气缭绕,热水的温度恰到好处,他们一步步走进池中,身体慢慢沉浸在温暖的水中。

正当他们沉浸在这份舒适中时,一个身材婀娜、面容姣好的妇人缓缓走来,她身后跟着两个位肤白貌美的年轻女子。

女子打扮得十分精致,每一个动作都透露着柔美与妩媚。她们带着微笑,轻声询问:“先生们,您需要我们提供什么特别服务吗?”

秦卫江对此显然有些意外,他皱了皱眉头,挥了挥手,表现出明显的不悦:

“我们不需要什么特别服务。这里不是正规的洗浴中心吗?”



说着,秦卫江瞪着妇人,他本来就是军人出身,一瞪眼能把人吓死,妇人吓的花容失色,,连忙带领女子们退了出去。

姬青看着这一幕,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他对这种场景似乎并不感到惊讶,轻声对秦卫江说:

“老秦,你就别太在意了,这种事在这些地方很常见。”

秦卫江听了点了点头,但心里仍有些不快。

然而,繁忙的公务和长途的旅程让他感到疲惫,不久便在椅子上沉沉睡去。一旁的警卫员默默守在他身旁,保持着警惕的姿态,确保秦卫江的安全。

见秦卫江安然入睡,姬青站了起来,告诉警卫出去透透气。

当他返回雅间时,发现秦卫江已经醒来,正悠闲地坐在沙发上喝着茶。

返回的姬青刚坐下准备也喝一口,一个不小心碰到了桌子上的杯子,只听“啪嗒”一声,杯子从桌边滑落,碎成了数块。



秦卫江听到声响,转过头来,看到了碎裂的杯子和尴尬的姬青。他轻轻一笑,摆了摆手表示没关系:

“别担心,就是个杯子,等会儿结账时跟前台说一下就好。”

2.

事情看似就此平息,但当他们的警卫员去前台结账时,情况却变得复杂了。

警卫员回来时,小心翼翼地向秦卫江报告:

“首长,那个杯子,他们要50元。”

秦卫江闻言,脸色一变,眼中闪过一丝不可置信:

“什么?一个杯子要价50元?这也太离谱了吧!”

秦卫江站起身,决定亲自去大堂询问。他走到前台,服务员依然保持着职业的微笑,语气平静地回应:

“是的,先生,这是我们店的规定,一个杯子50元。”

秦卫江眼中闪过一丝怒火:

“顶多值10块。”

他的声音虽然平静,但其中的不满显而易见。

服务员看到秦卫江和姬青朴素的衣着,心中不由得生出一丝轻蔑,轻声嘲笑:

“乡巴佬。”

这个声音却被秦卫江听到了。他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猛地拍了一下桌子,愤怒地说:“你说什么?”

这时,服务部经理听到了争执的声音,迅速赶了过来。他一直在留心秦卫江他们,因为秦卫江说话的声音很大,早都引起了他的注意,不过他丝毫不慌。

“金伯帆”洗浴中心,能位于石家庄市中心最繁华的地段,背后的势力可是不容小觑。这里的幕后老板是石家庄有名的土皇帝,一个在地方上呼风唤雨的人物。



服务部经理,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男子,呼哧呼哧跑了过来。他作为“金伯帆”的代表,一直都以其强硬和不妥协著称。在他看来,谁也不能伤了金伯帆的面子。

看着秦卫江和姬青,经理的眼中闪过一丝狡黠。他观察到了二人的军人气质,但他自信地认为,真正有级别的军官是不会来这种地方的。所以在他眼里,秦卫江顶多就是个小小的排长级别。

想到这,经理挺胸抬头:

“先生们,我必须告诉您,根据我们店的规矩,这个杯子的赔偿是原价的十倍,也就是500元。”

秦卫江听到这话,脸都气的发抖。他的手臂肌肉紧绷,伸出的大手似乎随时准备打人。但就在这紧要关头,姬青迅速伸手按住了他的肩膀,试图平息他的怒火。

经理见到秦卫江的反应,内心虽有些惊讶,但仍旧保持着一贯的强硬态度。他冷冷地看着秦卫江,然后转身拿起电话,向上级汇报这情况。

这时候的秦卫江,面色铁青,简直都要滴水了。而姬青则保持着冷静,试图用平和的方式解决这事。

随着情况的紧张升级,经理在电话中迅速得到了上级的指示:

“我们的规矩是不能破坏的。客人必须要按照规定赔偿,无论如何不能妥协。”

经理挂断电话后,立刻向保安室挥了挥手。几名身材魁梧、面无表情的保安迅速走了过来,

秦卫江的警卫员看到形势越来越紧张,怕伤到首长。他快步上前,试图缓和:

“经理,我方首长可能不太了解贵店的规矩,他的脾气有些暴躁,还请您多多体谅。”

然而,经理对此并不买账,冷笑一声,语气中充满了讽刺:

“首长?就凭他这个样子,也敢称首长?真是可笑!”



这话一进入秦卫江的耳中,他的怒火顿时被点燃。他的脸色瞬间变得铁青,全身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他怒不可遏地大声说:

“这是什么地方,竟然如此猖狂!”

话音刚落,秦卫江迅速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军部的电话:

“立刻帮我查查,哪个部队离‘金伯帆’最近?”

电话那头很快传来了回应。秦卫江的声音愈发强硬:

“立刻调动500名士兵过来,家伙什备齐。动作快!”

3.

这番话让经理和周围的人都惊呆了。他们从未见过有人敢在“金伯帆”如此放肆。

经理没有想到秦卫江竟然会这样大胆地叫来500人支援。虽然他心里觉得秦卫江可能只是在说大话来吓唬人,但作为“金伯帆”的管理者,他必须要将这一情况报告给上级。

不久,经理的电话响了,是他的上级打来的:

“不用担心,今天大老板在这里。如果有需要,他一个电话就能召集上千人。”

听到这个消息,经理长出一口气,但他依然有些不安。他偷偷瞥了一眼秦卫江,发现秦卫江已经恢复了平静,但那股气势依然让人感到有些害怕。

这时,一旁的警卫员轻声对经理说:

“惹恼了首长,恐怕事情不会这么简单结束。”

经理听后,心中的不安感增加了。他知道,即使有大老板的支持,面对秦卫江这样的对手,事情也可能变得棘手。

就在这时,“金伯帆”的头号打手虎哥匆匆赶到,他身后跟着二十多名气势汹汹的保镖,手中握着砍刀。紧随其后的是近五十个手下,个个拿着家伙,一看就不好惹。

然而,在他们刚刚到达“金伯帆”门口时,突然发生了意外。

原本气势汹汹的队伍在门口突然停了下来,仿佛被眼前的景象吓傻了。整个场面在瞬间变得诡异而静默,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