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农村开小卖部,我每天被一群少妇包围,过得好滋润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叫沈建林,今年35岁,20岁去广东打工,做了十年的流水线靓仔,前几年才回家乡,用多年的积蓄开了一间小小的小超市,或者叫小卖部更贴切。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别看我的小卖部很小,却提供着全村七十几户人家的日常用品,发大财肯定是不可能的,但养家糊口绰绰有余。

并不是我不想继续在广东当靓仔了,而是老母亲年迈体弱,无人照顾,无奈我才回村,找了这么条门路的。

不过,回来之后,我不仅没有后悔,反而暗自幸运,因为说实话,我活了三十几岁,从来没有这几年开小卖部这么风光过。

在村里开小卖部,比在城里打工舒坦多了,当然,这个舒坦不是赚钱更多,而是咱们村子留守的年轻小媳妇特别多。

自从我开了这小卖部之后,就开始走桃花运了。

农村人喜欢串门,我这小卖部门口有一大片空地,边上还有一棵大榕树,所以平常闲来无事,村里的闲散人员都喜欢聚在这里乘凉,这些乘凉的人,又以少妇居多,没办法,壮年劳动力都外出打工挣钱了,少妇们要留下来照看小孩。

村子里的留守少妇,那是个比一个水灵,也一个比一个放得开,天天林哥林哥的叫着,听得人心神荡漾。

好几个给我抛媚眼,暗送秋波的,我蠢蠢欲动,就这样天天扎在这群空虚寂寞留守妇女的女人堆里,我甚至连媳妇也不想娶了,每天扎堆在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她们,开着各种荤玩笑,就好像我拥有了后宫一般。

年纪大点的,身材不好的,再或者我觉得粗鄙俗气了的,我都看不上。

这日子,惬意胜神仙。



这不,刚吃过晚饭,村口李家媳妇翠翠又扭着纤细的腰肢过来了。

我发现翠翠这小媳妇最近有些不一样,她每天晚上天黑后总要来我的小卖部晃悠,这时候小卖部外已经没有聚集的人了,她东瞧瞧西翻翻,时不时抛几个媚眼给我,和我开几句荤段子,最后才随便买一点东西。

连续一个星期都如此,让我不禁怀疑她是不是在对我暗示什么。

翠翠今年还没到三十,模样俊俏,身材曲线玲珑,皮肤水灵灵的一点也不像农村女人,刚嫁给李小海的时候,村里人都说小海踩了狗屎运,要不就是祖坟冒烟了,娶到翠翠这么个俏媳妇。

刚开始,小两口一起外出打工,后来老人去世了,没人带小孩,翠翠就留下来带孩子,每年就只有小海一个人出去了。

留守的妇女孤独啊!尤其是像翠翠这样的美少妇,正值妙龄,老公却不在身边,肯定是寂寞难耐的。

“林哥,你盯着什么呢,我身上又没宝。”此刻,见我一直盯着她看,翠翠不仅不恼,反而咯咯地笑着问。

“翠翠妹子,这大晚上的,你是要去哪里,穿得这样性感?”我说着,目光依旧紧盯着她。

这小媳妇穿一件包臀短裙,将雪白的胳膊和大长腿都露在外面,把自己前凸后翘的好身材展示出来,还涂了个口红,那薄薄的两片红唇,真让人忍不住想一亲芳泽。

她这一身打扮,与平时干农活的模样大相径庭,让我这个老光棍都看傻眼了。

翠翠没好气地白了我一眼,“怎么?来你这大超市就不能穿得漂亮点?”

“能,太能了,我恨不得你们这些个少妇,每天都穿这么清凉来我小卖部晃悠,让我一饱眼福。”我忙陪着笑脸。

“哼……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翠翠骂了一句,脸上却是欢快的笑容。

“说得没错,我这只癞蛤蟆,哪时候才尝到天鹅的味道。”我抿了抿嘴唇,忍不住地咽了一口。

“没个正经……冰冻的啤酒有没有,给我来两扎。”

我愣了一下,她这是家里来客人了?还是要一个人开喝?

“翠翠妹子,你这是?家里来客人了?”我依旧盯着她,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她抛了个媚眼给我,咯咯笑道:“怎么?一个人就不能自己喝酒啊?”

“一个人喝酒?那多无趣啊!妹子如果不介意,我陪你喝!”

翠翠脸上闪过一丝惊喜,但继而难为情的样子,“谁敢耽误林哥你赚钱啊,你这不是要守店嘛……”

“嘿!说的什么话!这大晚上的也没人,你先回去,我这就收拾收拾,关门就过去。”我急切地说,内心早已激动不已。

看来我的猜测没错,翠翠这小少妇,连续一个星期都穿得这么清凉,在天黑没人的时候来我店里,果然不怀好意。

不过,我喜欢她这样对我图谋不轨。



没多久,我就拎着一袋装有花生瓜子鸡爪之类的零食,趁着夜色,蹑手蹑脚地往她家里去。

她家院子的门是虚掩着的,我推门进去,还不忘把门栓栓好。

客厅里,翠翠早就摆上一张小桌子了。

“林哥,你还真的有胆来哦?”翠翠看着我,似笑非笑。

“翠翠妹子,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在这村里头,还有我林哥不敢做的事吗?”我拍拍胸脯,脸不红心不跳地吹牛。

“去,这么有胆子,干啥不光明正大地来,还要蹑手蹑脚的生怕别人发现?”

“我这不是为了翠翠你的名声着想嘛……孤男寡女,半夜喝酒,万一传出去,你终归是女孩子。”

就这样,我们喝着酒,调侃着,开着玩笑,话题也越来越露骨。

几瓶下肚,翠翠白皙的脸上染上一片绯红,醉眼迷离的样子,很好看。

我的目光死死黏在她身上,喉头鼓动了几下,恨不能直接上手了。

“林哥你瞧什么,我脸上有花啊?”翠翠声音娇媚,直勾勾地迎上他的目光。

“妹子你,你真美!”我说着,老练地把手伸进她的衣裳里,迫不及待的样子,也勾起了她的火。

“瞧你这急性子,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酒还没喝完呢。”她撅着嘴,娇媚道,却没有阻止他的动作。

我燥热不安,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直接用吻来封锁她的嘴。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