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家5口霸占婚房,我叫来保安亮出房产证:把脏东西赶出去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结婚一个月,丈夫出轨了。
事后他摆出一副委屈模样:「当舔狗太累了,我只想当一个正常男人。但我这辈子只爱老婆你一人,我死也不会离婚的。」
我笑了。
住我家别墅,开我家车子,靠我家找到高薪工作,让他当舔狗是对他的恩赐。
既贪恋我的钱财,又享受青梅的小意温柔,他的脸可真大。
01
半梦半醒中,老公回来。
「笑笑,亲亲啦。」他的声音温柔低沉,带着一丝魅惑。
被人叫醒了心情不爽,我用手将他的脸推到一旁:「别闹,睡觉。」
老公轻笑着抚摸我,朦朦胧胧中他的侧脸更加漂亮精致,让我心情和缓许多。
正温存到巅峰之时,老公突然开口。
「笑笑,我妈今年犯了两次病,小地方医疗条件太差,接她来咱们家住好不好?」
我僵硬片刻。
不是我不孝顺,更不是容不下婆家人。
只是婚前他跟我妈妈保证过,他虽然不能入赘我们林家,但这辈子定会让我过轻松自在的小日子,不会让他家琐事打扰到我。
如今我们结婚不过才一个月,他便提出了让他妈来和我们一起住。
而且是在这种时刻。
总有一种被要挟的感觉。
我心中不爽,但看在他精致脸蛋和祈求可怜的表情份上,还是答应了。
「随便,一楼三个房间随便选,二楼是我们的私人空间,三楼我要作画,你明白吧?」
老公眼神里闪过一抹不知名情绪,但很快便笑着点头。
「老婆大人放心,我会嘱咐我妈,绝不让她打扰到我们小夫妻生活。」
那就好,只要对方懂事,我还是很孝顺的。
02
第二日我被吵醒了。
我习惯晚睡晚起,此时睡眼惺忪心情不悦,电话问王姨情况。
王姨支支吾吾语气为难:「小姐,家里突然来了很多人,先生带来的,您要不要亲自下楼看看?」
我眉头轻蹙,披上真丝睡袍走出房间。
从二楼往下看,一楼客厅的沙发上、茶几上和地毯上随意摆了五个超级大的红蓝条纹编织袋子,上面黑灰成片,看不出是什么脏污痕迹。
一老两少三个女人正在扯着这些袋子,一脸戒备,好似谁要抢她们财产。
老的那位是我婆婆,婚前见过两次面,每次见了我笑得跟朵花一样开心。
但这一次,婆婆双手叉腰颐指气使一脸的凶相。
「你一个保姆凭什么嫌弃我们脏?这是我儿子家,我就喜欢扔沙发和地毯上怎么了?」
王姨有些为难,小声解释着。
「阿姨您误会了,我们没有嫌弃您的意思,只是想把袋子摆放整齐,帮您收拾利索了再拿进房间,免得您劳累。」
婆婆右手食指恨不能戳在王姨面门上,嗓子十分尖利。
「你叫我阿姨?我是你们小姐的婆婆,你要叫我夫人懂不懂?」
「我是家里女主人,整个家都是我的,我爱咋地都是我说了算,你一个保姆管得着?」
王姨本来态度谦卑,但此时也带上了一些情绪。
「我们夫人只有一位,此时正在京西老宅和朋友喝茶聊天。」
「至于这房子是我们老爷夫人送给小姐的,女主人自然只有我们小姐一人。」
王姨虽然没说旁的,但宣示主权的意味十分明确,哪怕是婆婆这个村妇也听得出来。
婆婆气急,扑上去就要撕打王姨,却被另外两位阿姨拦了下来。
「老天爷啊,没天理啊,我头一天来儿子家里就被下人们打死了啊。」
婆婆哭天抢地满地打滚,随她来的小姑子和年轻女人不干了,撸起袖子跟着开撕。
03
我不紧不慢从旋转楼梯上走下来,静静看着这一幕。
厌烦,我厌烦透顶。
吵吵嚷嚷的声音,让我头痛欲裂。
王姨最先发现了我,她看到我揉着太阳穴的动作便是一顿,瞬间跳起将婆婆几人狠狠压着,接着便拿起毛巾将她们的嘴堵住。
世界终于清静。
我满意了。
王姨是老宅副管家,能被我带过来就是看中她不仅打理事务井井有条,武力值还高,关键时刻能当保镖。
正在这时,老公又提着两个大的编织袋子进来了,脸上还带着春风得意的笑。
他看到这种情况先是愣了一下,接着抬手就甩了王姨一个大耳刮子。
「你算什么玩意儿,竟然敢欺负我妈和我妹妹。」
然后他便将那个陌生女孩子从保姆那拉了出来,一脸心疼。
接着才拉起了他妈和妹妹。
04
老公正要继续打骂阿姨们,被我出声制止。
他看向我的双眼里满是仇恨。
但在对视的一刹那,他收敛起愤怒,接着涌上了不甘和屈辱。
「笑笑,咱妈和妹妹好不容易来一趟,你怎么能这样欺负他们!」
「你怎么瞧不起我都没关系,可你不能瞧不起我的家人!」
婆婆这才发现我的存在,她挑着三角眼指着我便斥责。
「我们好不容易过来,你不去车站接我们就算了,竟然还在睡懒觉。」
「你看看你穿得这衣服是什么样子,也不怕人笑话。」
老公一把捂住婆婆的嘴,没让她开始泼妇骂街。
看老公还算懂事,给他一个面子,我保持社交礼仪微笑。
「原来是婆婆和小姑子来了,我没戴眼镜看不清,都是误会。」
「王姨不是故意的,她知道沙发坐垫和地毯是我从英国和土耳其挑选的心头好,脏污了怕我心疼,这才有些着急。」
「你也是的,不是说好了婆婆一个人来住,怎么突然来了这么多人,让我毫无心理准备,还以为土匪闯门了嘛。」
我笑吟吟望着老公,完全没有一点愧疚。
婚前我是什么样子他比谁都清楚。
我一直嚣张跋扈,现在我为了适应他已经尽量柔和了。
该说不说,如果不是我非要嫁给他,排着队想入赘我家的男人多得是。
当初那么多的保证和甜言蜜语,外加他优秀外表,我才最终选择了他,且没舍得让他入赘。
如今反过来指责我,凭什么?
05
老公看出了我眼底的不满,他抿抿唇将难听的话吞了回去。
可婆婆却不依了。
她见到儿子后底气充足百倍,推开儿子瞪着我骂道:「你眼瞎就好好戴眼镜,要不然怎么干家务?怎么伺候我儿子?你还知不知道什么叫妇道?」
小姑子也跳脚指摘我:「你嫁给我哥就是我们老赵家的人,竟然连婆婆小姑子都敢打,说出去要被人戳脊梁骨的。」
我,干家务?伺候男人?
我将笑脸收起,冷冷看向赵路远。
「你来房间一下。」
说完我转头就走,完全不想给他留面子了。
赵路远眼底带着怒火,但脚步却很诚实地迈着步子追随过来。
婆婆一把拉住他:「儿子你怎么回事?你可是咱们老赵家的宝贝根儿,是咱们村唯一考上名牌大学的男人,怎么还能听一个娘们的话?」
我脚步不动了。
什么意思?
难不成还要让我听赵路远的话?
婚前他们老赵家一家子恨不能将我当祖宗捧着,说尽了各种好话,做尽了各种保证。
如今才结婚一个月而已,往日的话都随风放了屁?
06
婆婆狠狠剜了我一眼,皮笑肉不笑。
「笑笑你虽然是京城大小姐,可你如今已经嫁给我们老赵家,被我儿子用过了,难不成还敢压制我儿子?」
「你俩有半年了吧,你竟然还怀不上孩子,这和抱不上窝下不了蛋的老母鸡有什么区别?」
「你就不怕我儿子休了你,让你这辈子抬不起头来?」
我迷惑了。
我怀疑自己穿越到大清朝了,要不然怎么还有这种狗屁发言?
「赵路远,你怎么说?」
我的语气冷冷清清。
赵路远神情有些狼狈,但他并没有道歉,更没有愧疚。
他低着头:「笑笑,咱妈没什么文化,但话糙理不糙……」
什么叫话糙理不糙?
他忘了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吧。
我是喜欢他,但我更爱自己。
选择嫁给他不过是因为他最能哄我开心,仅此而已。
他还真以为自己无可替代?
「远哥哥,我好心疼你。」
「你那么温柔,那么优秀,是多少女孩子的梦中情人,如今却要受一个女人欺负,我好心疼,真的好心疼。」
那个陌生女人怯生生站在那里,双眼含情望着赵路远,说出来的话茶味十足。
我脑门子上全是问号。
这个陌生女人她是谁啊?轮到她心疼一个有妇之夫?
越来越魔幻了嘿。
07
我不想为这点事情生气。
为一个男人气坏了身,那多不值当。
我望向王姨:「王姨,你把他们统统请出去,包括这个男人,我看着心烦。」
王姨捂着刚刚被赵路远打过的脸,郑重点头。
她们知道谁才是主人。
三个保姆瞬间摆出架势,与赵家人形成对峙。
赵路远有些急了,他冲到我面前握住我的手。
「笑笑你疯了吗?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我可是你老公,是和你相恋三年的爱人。」
「三年了,我们相爱三年了,我是那么爱你,爱得那么炽烈,你怎么能为了一点小事就赶我走?」
他摇晃着我的手:「我知道都是我不对,没有管束好我的家人,可你知道男人或多或少都有些大男子主义自尊心,在他们面前给我一点点面子好不好?」
我想挣脱开他的手,但他却打蛇上棍抱住我撒娇。
我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婆婆几人。
「我妈妈一直不同意我们结婚,他们说你家四个女儿一个儿子,定然是重男轻女的家庭。」
「可你当时怎么说的?你说你们家是有些不好的生活习惯,可你受过高等教育,不可能有大男子主义思想,你会一辈子将我捧在手心里。」
「可他们一来,你竟然想让我伺候你?」
「让我伺候你,你敢让我妈妈知道吗?」
赵路远的汗从额头上滚落砸到地下。
他不敢,哪怕他娶了我,他依旧不敢。
因为别墅是我家的,豪车是我家的,他的工作是我妈找的,他的进京户口还等着我妈来操作。
他凭什么敢?
08
赵路远的神情更加萎靡,他快要急出眼泪。
「笑笑,这是咱们小夫妻之间的事情,何必让咱妈知道。」
「也是你昨晚答应了,我才敢让我妈来咱家,你体谅体谅我好不好,求你了。」
昨晚答应,婆婆今天一早就到了。
我觉得好笑。
「赵路远,你妈从小山村先坐几趟大巴转到市区,然后才能坐高铁过来,一晚上能到?」
「明明是你妈已经进京,你才来通知我,不是吗?」
赵路远解释道:「笑笑你误会了,我怎么可能会欺骗你。我家在市区买了房子,所以进京才这样快的。」
我似笑非笑看着他。
他家穷我不是不知道,大学四年他靠着贷款和打工支付学费,是学校闻名的励志学生。
后来追求我,全凭精神付出和劳力付出,金钱方面几乎全是我在支出。
如今不过工作一年,他便给家里在城里买了房子。
哪怕地方城市的老破小,估计也要几十万?
他哪里来的钱?
不能细想。
我并不计较这点钱,因为我最不缺的便是钱。
可我讨厌别人欺骗我。
09
赵路远送走了他家里人。
婆婆和小姑子哭哭啼啼,她们破口大骂还想赖着不走。
赵路远毫不含糊,往她们嘴里塞了抹布,跟拖死狗一样拖走了。
这利落手段可比王姨她们凶猛多了。
好笑,真好笑,这会怎么不装孝子贤孙了?
我委托律师起草离婚协议书。
我最怕麻烦,既然不开心了,那就痛快分开。
我还特别大方,这个男人曾经给过我快乐,哪怕财产全是我婚前的,但我还是打算留给他一套市区大平层。
反正我也不缺。
可赵路远哭了。
他哭得跟个没娘的孩子一样凄惨,指天发誓不会再让他家中破事影响到我。
他说离开我他会死的。
我还挺好奇的,离开我他真的会死吗?
我不想承认有些期待他的表演呢。
算啦,我是个心软的女人,而且怕麻烦懒得起诉离婚,再给他一次改正机会吧。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