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闻黄百韬自杀,粟裕一头栽倒在地,楚青透露:他不敢向主席诉苦

分享至

前言

浴血奋战的碾庄,那场惨烈超乎想象的淮海战役,在1948年的秋日硝烟四起。或许,当年的粟裕将军,真的隐忍太多。

那年,他的破伤风夺走了他的半边身子。他的旧伤,时常折磨得他辗转难眠。他的部下,也因战火而倒下无数。可他,从未向任何人透露过一丝一毫。因为他知道,那份笃定的信任,那重任在肩,他不能放任自己向后退一步。

可当黄百韬的自杀传来,当沉甸甸的责任终于卸下,他紧绷的神经,也在那刻断裂。他直挺挺地栽倒,晕厥过去。这一幕,无异于在所有人的心上,狠狠地敲了一记重锤。



究竟是什么,让粟裕隐忍成这样?1948年的碾庄,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碾庄,一场胶着的围城

1948年11月,淮海战役打响。粟裕将军率领的华东野战军,以快速机动的战术,将目标指向黄百韬的第七兵团。

黄百韬是老对手,是威胁,必须全歼。这样的命令毋庸置疑,粟裕也深知必须全力以赴。他精心部署,井井有条地指挥各路解放军部队迅速合围,一举歼灭黄百韬兵团,为整场淮海战役扫清障碍。

可战至碾庄,解放军却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



这是一场胶着的围城战。碾庄由十几个大小村落组成,毗邻运河,地势复杂。黄百韬利用这一地理优势,命令手下官兵和村民,把每家每户都筑起了高高的围墙,将整个碾庄变成一个个互相联通的碉堡群。

粟裕站在高地远眺,只见密密麻麻的围墙将整个碾庄裹得水泄不通。敌军更利用这些"碉堡",加强了防线。为了制约我军火力,黄百韬下令把村里的老百姓全部赶进房屋,强令不能撤离,直接让解放军不敢轻举妄动。



"将军,目前我军处境很不利。"参谋长张震忧心忡忡汇报,"村里的百姓被敌人挟制,我们不敢轰炸。每占领一个村落,都要付出巨大伤亡。

敌军反复埋伏,还利用障碍物进行疯狂扫射。我军进攻受阻,无法发挥火力优势。"

粟裕揉着太阳穴,心中也很是焦灼。敌我实力明显悬殊,他本以为很快就能取胜歼灭黄百韬。谁知碾庄如此难攻,战局竟陷入胶着。



耗费时间不是最要紧的,最要命的是我军伤亡惨重!精锐部队损失巨大,事态严重超出了他的想象。

指挥这场淮海战役,本就是一块沉甸甸的大石,此时更是压得他喘不过气。高血压折磨着他,头也在隐隐作痛。可转念一想,主席的期望,军中的期盼,他绝不能在此刻退缩!



二、敌军顽强,局势一触即发

黄百韬军团的抵抗出乎所有人意料。这也让粟裕不得不反思,是自己轻敌了么?

"将军,敌军装备精良,拥有大量重型火炮。"纵队司令周志坚忧心忡忡汇报,"他们还从各个地方抽调部队增援,兵力不断壮大。利用地形和百姓,在碉堡四周大量布置机枪,形成多层火力网,我们冲进去也很难全歼。"

粟裕沉吟片刻,脑海中浮现出黄百韬的身影。是啊,黄百韬,不简单的对手。皖南事变时他们就有过一面之缘,这是个极难对付的人。



"将军,我判断敌军这是在拖延时间。"周志坚又道,"他们等着蒋介石的援军到来。如果援军赶到或解放军伤亡过重无法支撑,战局就又要陷入胶着乃至失败。形势十分严峻。"

粟裕心中的担忧更甚。他必须尽快结束这场战斗,歼灭黄百韬,否则一旦蒋介石的大军赶到,后果不堪设想。可碾庄撼动不动,敌我僵持,局势一触即发,随时可能反转。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