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迪动用白道关系整加代,结果了解到加代的实力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话说加代砸完吴迪夜总会后,他们先回北京了

加代这面把李正光、白晓航、马三、丁健,哈森、戈登都留下了,留下100来号兄弟。



杜仔领着就到旁边一家不远的歌厅,厂子不是特别大,仔哥当时就说了,说他妈就是这家,我记得清清楚楚,他们家的老板领了20来人帮着吴迪。

当时三哥直接就说了,正光啊,小航,你们俩刚才累够呛,你们俩在外边歇歇,不用你们进去了,我带人进去。

马三、丁健、哈森、戈登领着二十来号兄弟呼啦一下子往歌厅里边一进,这帮小子进来之后,我就不管你那些了,五连子一搂膛火对着吧台,你是酒柜啥的,还是桌椅板凳,空调电视五连子举起来,嘣嘣嘣,那是一顿崩,大开山和枪刺抡起来一顿砸。

这个歌厅也就七八百平,这帮小子一进来一顿砸,瞬间给砸稀碎。

马三丁健他们砸完之后,从这家一出来,旁边还有一家,这时候仔哥用手一指唤说,那家也是。

这帮小子呼啦往里一进,拿着五连子,棒棒一顿蹦,拿着大开山枪刺一顿砸,瞬间先把这两家小歌厅全他妈给砸了。

这帮小子砸完之后,从这歌厅一出来,这两家小歌厅砸完加到一起都不到十分钟。

加代当时一看说赶紧上车,咱们赶紧回北京,从加代他们进到石家庄到砸完这几个夜总会,一共也就半个来小时。

随后加代领着这帮兄弟啪啪啪一上车,脚底下一脚油门一下子开车哇哇的往北京就回去了,那车他妈差点没开飞起来,当时仔哥在车上坐着,代弟呀,太他妈过瘾了啊,太出气了。

仔哥有面子吧,太有面子了。

他们开着车往北京干。

这时候仔哥把电话拿出来,一个电话给周良就打过去了。

喂,良子呀,刚才看没看见吴迪那个夜总会全给他砸了,还有旁边那两个小歌厅全给他们干了,我告诉你,现在抓紧把流金岁月咱们先关门,先别开了,以防他们吴迪去报复去,你们抓紧都走,都回家。

周良一听说,仔哥呀,刚才我看见了,你们太牛逼了,来了多少人呢?

我跟你说周良这人还没来全呢,就来一半,要他们全来了,我跟你说就吴迪那几家厂子全给他推平了。

良子,你这么的,你把吴迪的电话告诉我,我给他打个电话。

周良当时把吴迪的电话就告诉杜仔了,随后电话啪嚓就撂了。

还没等杜仔给吴迪打电话呢,吴迪这个时候已经接到信儿了,那在家里边哇哇的奔着名城夜总会那就来了,他到这块一看,吴迪都气懵逼了,一看自己这厂子让人砸的稀巴烂呢,下边有好几个兄弟,那都受伤送医院去了。

这时候你看什么李建起、张宝林、孙大红领着兄弟全来了,但是你来没有用啊,代哥他们都跑了。

当时吴迪带着这帮人在名城夜总会门前一站就往里边瞅,眼睛都直了,这时候旁边有别的夜总会老板就过来了,说兄弟啊,我得跟你说一下子,刚才我看见这个情况了,对面他妈来了三四百人呢,五连子就拿了好几十把。

吴迪一听说他妈来三四百人,张宝林、孙大红、李建起都不敢相信呢,说来这么多人,起哥当时在旁边就说了,说吴迪呀,咱们是不是惹到茬子上了?咱们这个事儿怎么整啊?

这时候张宝林在旁边一歪脑袋,起哥还怎么整啥呀?找他不就完了吗?他砸咱们夜总会,咱们过去给他夜总会砸了不就完事了吗?

但是吴迪在这块站着,寻思一寻思说,先不这么办,等一会儿我打个电话再说。

吴迪把电话拿出来,啪啪啪一个号拨出去了。

喂,哥呀,我是吴迪,你看这大晚上给你打电话实在是不好意思了,你说话方不方便?

我方便,兄弟,我在家呢,有什么事你说吧?

哥呀,今天晚上的时候,我这个名城夜总会让人给砸了,就是我弟弟开那个名城,是北京一伙人叫加代还有杜仔的,他们给砸的,哥,你看看你能不能跟北京的捕快联系一下,帮我收拾收拾他啊?把人给我抓回来就行,只要咱们石家庄的捕快到四九城,把人能抓到石家庄,咱们好好收拾收拾他们就行。

对面一听说叫什么名?

哥,一个叫加代,一个叫杜仔的。

那行,我知道了,砸的严不严重,有没有人受伤?

哥呀,砸的挺严重的,也有人受伤了,我好几个兄弟那都受重伤了。

那行了,吴迪,我知道了,我给你问一下子这个事儿,行了,先撂吧,咔嚓,电话就撂了。

那说吴迪打电话找这个人是谁呀?那可不是一般人,石家庄市总公司的老二,那跟吴迪都称兄道弟的,要么吴迪能在石家庄这么牛逼吗?

吴迪这面撂了电话之后,他通过北京的朋友把加代的电话也要来了,一个电话给代哥就打过去了,加代这时候已经到北京了,这时候已经是早上六点多了,代哥把电话一接起来。

喂,你好,哪位呀?

加代呀,你他妈玩的挺埋汰呀。

哈哈,我玩的埋汰,你他妈玩的干净啊,我一到石家庄那边,我还没把你怎么地呢,你领人你就把我围了,打我六个嘴巴子,我跟你说咱俩彼此彼此。

加代呀,不用你他妈跟我嘴硬,咱俩这个事儿没完。

吴迪呀,我跟你说句实话,你不完你还能咋的,你要不服的话,你可以领着兄弟到北京来,我北京也有厂子,到北京南城,你把我厂子给砸了,我他妈看你能不能出去北京,我让你在北京黑白两道,你随便找人,你看我怎么收拾你,还你在石家庄牛逼,你要不服,你想咋玩,我奉陪到底。

再一个吴迪,我告诉你,但凡你是一个社会,从现在开始,这个事儿是我加代和你吴迪之间的事儿,你不用找任何人了,你也不用找杜仔还是找谁的,你有事儿你跟我说就行。

吴迪当时一听行了,加代,你是真能装他妈大尾巴狼,你不牛逼吗?你看我收不收拾你就完了,我把话给你撂着,你朋友还有你朋友的夜总会我都不带去找他的,我把所有的事儿我都算到你身上。

再一个我告诉你,你要是爷们儿的话,你在北京你别跑啊,你等着,你看有没有人去抓你去。

我操,吴迪呀,我听你这话里话外的意思,你找关系了,你跟我俩玩白道了,那行,你要这么跟我俩玩的话,那咱俩就较量较量,看你石家庄的吴迪牛逼,还是我北京的加代厉害。

行,加代,你等着吧,你看我收不收拾你就完了,跟我装逼,啪嚓电话就撂了。

撂了电话之后,代哥当时就想了,这个时候是早上六点半了,我再等两个小时,等到八点之后的勇哥起床了,我一个电话给勇哥打过去,我收拾你就完事了。

代哥当时都没睡觉,就在这块等着,这时间一点一点往前过着,加代一直寻思这个事儿,结果到八点多的时候,加代想来想去,拉倒吧,不找勇哥了,为啥呀?他感觉吴迪也是个手子,挺爷们的,我把你夜总会砸了,他没说去把杜仔长夜总会也砸了去,说他妈算挺讲江湖道义的,我就先不找勇哥了,我就看看你吴迪到底能怎么收拾我加代。



这个时候人家吴迪石家庄不是找市总公司二把老陈了吗?老陈早上的时候一个电话给四九城,打给七处小长长了,当时老陈就说了。

喂,老胡啊,我是老陈。

哎,陈哥,你最近挺好的呀。

我还行,兄弟呀,我给你打电话,有一件事儿你得帮我解决一下子,在你们北京啊,有两个流氓,一个叫加代,一个叫杜仔的,你把这两个人给我抓了,抓完之后你派下边的捕快给我整到石家庄来,这俩小子在石家庄犯事儿了,领着好几百人把我一个哥们夜总会给砸了,你看看,你给他俩抓了送过来,我就寻思通过咱俩的私人关系,把这个事儿处理完就完事了,也没有必要再从石家庄派人过去了。

当时老胡一听说陈哥呀,这个事,你要说抓杜仔那好办,我一句话,想什么时候抓他,那就什么时候给他拿下,别说是给你送过去了,就是给他打个半死再给你送过去,那都没事,但是这个加代呀,我不能碰啊。

咋的呀,老胡为啥不能碰啊?跟你俩有关系啊还是咋的?如果说要跟你俩认识,我冲你的面子,这面我跟我那个朋友说一声,少让他拿点赔偿就完事了。

再一个,你说这帮小子太猖狂了,好几百人到我石家庄来撒野来了,那能行吗?我不收拾他们,那不无法无天了吗?

老陈呐,你别这么唠嗑啊,你这话说的有点大了。

我这话说的还大,我堂堂市总公司老二,我收拾不了他吗?老胡啊,这个事儿啊,你就别参与了,我听你说话的意思,你也不太想管,你这么的,你协助我一下就得了,我从石家庄派捕快过去,给他们拿下就完事了。

不是老陈呐,你让我说一句话啊,你别没完没了的,我告诉你,不是说我不管,是我压根儿就不敢管。

不是,老胡,你这话什么意思,你们有利益关系啊,还是他妈有什么联系?

有啥他妈利益关系啊,我跟你说句实话,之前我都想收拾他一回了,后来是咱们这个二处那个小长长田壮,你知道他吗?

啊,我知道,我到四九城开会的时候,我见过,那人不错呀,特别圆滑。

我告诉你老陈,这个田壮我跟你说他跟加代的关系特别好,有一些事我都不知道,你这么的,你给田壮打个电话,你问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就明白了,我知道的不是特别详细,我就知道这个加代身后,有点朋友,有点关系,

老陈这边一听说有关系,他有啥关系啊?关系硬啊?

那硬肯定是硬了,但是具体是干啥的我不太清楚,我就听田壮说过,好像是管全面的。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