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儿子参军牺牲,父亲看到烈士证书时傻眼了:烈士名字和儿子不一样

0
分享至

1976年,农民蒲运海送儿子参军。3年后,他得知儿子牺牲。然而,当看到烈士证书时,蒲运海傻眼了:烈士的名字和儿子的名字竟然同名不同姓。从此后,蒲运海开始了漫长的寻子之路.....




1976年的春天,四川阆中的蒲家院落洋溢着生机。阳光透过稀疏的竹林,投射出斑驳的光影,洒在蒲运海沧桑而坚定的面庞上。他站在院子里,手中紧紧握着儿子蒲仕平的行囊。那一刻,院子里的花儿似乎也在为这别离的场景染上一丝忧伤。
“爸,我会好好的。”蒲仕平的声音坚定而充满力量,他的眼神中闪烁着青春的光芒和对未来的渴望。
蒲运海点了点头,声音带着颤抖:“平平,你要照顾好自己,记得……记得家里人总在等你回来。”
送走儿子的那一天,蒲运海长时间站在院子里,目送着儿子的身影消失在远方。他的心中既自豪又挂念,那份作为父亲的骄傲与不舍交织在一起。
三年后,战争的残酷现实无情地撕裂了这份等待。蒲运海接到了噩耗,儿子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牺牲了。他的世界仿佛在一瞬间崩塌,那份痛苦无人能懂。
当烈士证书送到他的手中,他的心中却泛起了一丝异样的波澜。他颤抖着手,打开那份沉甸甸的证书,然而看到的名字却与他儿子的名字不同,虽然名字相同,姓氏却截然不同。这份突如其来的震惊让他的心再次被撕扯。
时间流转至战火渐息之时,蒲运海的家门口,一位身着军装的男人缓缓走来,手里托着一个包裹。蒲老汉心头一紧,错觉般以为儿子平安归来。
“父亲,我回来了。”男人的声音柔和而陌生。
蒲运海的心里一阵激动,快步迎了上去,却在近距离看清楚那张面孔后,愣住了。这不是他的儿子,而是一个陌生的青年。他的心又一次沉入谷底,失望与疑惑在他脸上交织。
“蒲叔,这是仕平留下的遗物。”青年军人的声音带着哽咽。
蒲老汉颤抖着手接过包裹,眼中满是泪水:“谢谢你,小伙子,谢谢你。”
交接仪式虽然简短,但对于蒲运海来说,每一个动作、每一声话语都如重锤般击打在他的心头,深深地刻录在他的记忆里。
蒲运海孤独地坐在床头,房间里的灯光映照着他苍老的面庞。他的视线紧紧锁定着桌上那些凝固了时光的遗物。遗物中,有一件特别引起了他的注意——那是一份沉甸甸的烈士证书。
他的手指轻轻地抚过证书的边缘,指尖颤抖,似乎在触摸着过去的回忆。眼前浮现出儿子成长的点点滴滴,从襁褓中的无助婴儿,到参军前挺拔英俊的青年。那些日子里,他目睹了儿子的成长和变化,每一刻都刻骨铭心。
然而,当他的目光再次落在证书上时,心头却是波涛汹涌。他虽不识多字,但“蒲”这个姓氏,他一生都在用,怎能不认得?可在这证书上,他找不到这熟悉的姓氏。
第二天,蒲运海拿着那份证书,找到了村里唯一的识字人老李。老李戴着老花镜,仔细地看了又看,最后无奈地摇了摇头。
“蒲大哥,这上面写的不是蒲仕平,而是卞仕平。”老李的声音充满了疑惑。
蒲运海的心中泛起了难以言喻的复杂情绪。是的,那并非他儿子的名字。这个发现,像是在浓雾中看到了一丝光亮,让他心中的希望重新燃起。他开始怀疑,或许儿子还活着,或许是某种误会或政府的弄错。
“莫不是天意?仕平,你真的还在吗?”蒲运海自言自语,声音中充满了期盼与不确定。
这一刻,蒲运海的内心再次被激起波澜,决定亲自去寻找真相,寻找他心中那份未曾熄灭的希望。
面对这样的情况,有人建议蒲老汉向政府求助,但他不愿添麻烦,决定亲自寻找。于是,蒲老汉踏上了漫长的寻子之旅,没有确切的方向,只有心中的一丝希望。他计划走遍中国的烈士陵园,寻找儿子的名字。
蒲老汉穿越广西、云南等地,走进每一个陵园,用老去的眼睛寻找儿子的痕迹。这一找便是38年。岁月在他身上留下痕迹,但他未曾放弃。他的坚持引来了媒体关注,他的故事被广为传播,加速了寻找真相的过程。
最终,蒲老汉发现了真相:卞仕平确实是他的儿子。那场战斗太过惨烈,蒲仕平的身份证明损毁,只留下名字和模糊不清的姓氏。得知真相的蒲老汉异常平静,他已早有心理准备。虽然儿子无法回来,但他无遗憾。

声明:取材网络,谨慎辨别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一条柴
一条柴
有深度 有温度 有态度
3275文章数 26439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专题推荐

永远跟党走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