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高二女生操场生子,调查后发现,孩子父亲身份令人傻眼

分享至

本文为真实案件纪实,旨在:破解犯罪心理,捍卫正义人间!探查人性阴暗,杜绝犯罪发生!温馨提示:本文为付费内容,前三分之一免费阅读

“老师,罗琳在生孩子,在操场上生孩子。”

接到学生的报告,陕西某职教中心高中班主任陈某,先是愣了下,随后下意识认定这是打报告孩子的恶作剧,毕竟在高中最大的孩子也才十来岁,这根本就不是怀孕生子的年龄。而且这时候的孩子往往十分调皮,不服管教,恶作剧之事常有,所以他并没有放在心上,也觉得这件事根本没有可信之处。



可是那孩子一定要让他去操场上看,陈某不想让她失望,只好装作相信的样子没拆穿,跟着学生走到了操场上,当时正好是体育课,班上的孩子在草坪里打球追赶,一个个脸上洋溢着笑意,陈某松了口气,刚准备教育孩子要诚信,却在顺着学生的手望向操场边一处巷子时,怔在原地,她只感觉全身的血液直冲天灵盖,想说话却说不出声音。

“罗琳?”

脏乱的巷子里,穿着校服的罗琳仰躺在地上,她的身下是满地的血污,不远处被抛在一旁的血肉正是一个活生生的孩子。瞧见班主任过来,罗琳瑟缩了下,满脸恐惧,顾不得血腥,陈某赶紧找报告的学生将校医喊来,随后立刻打电话报了警。

救护车来的时候,操场上的孩子已经被疏散到教室里,罗琳被紧急送往医院,警方来到现场时,只剩下一地的鲜血和女孩沾血的内衣裤。然而即便是这样,现场还是有些惨烈,令人难以接受。



“什么?怎么可能!”罗琳的父母都在外打工,唯一的爷爷接到电话的那一瞬间,声音都是哽咽的,手忙脚乱了解了事情后,赶紧给罗琳父母打了电话。

等到罗琳父母连夜赶到医院,罗琳和孩子的生命体征都已经稳定下来,孩子是足月出生,这也就意味着至少在学校里的大半年,罗琳都是大着肚子的。很难想象,自己都还是一个孩子的罗琳,肚子里竟然有了一个小生命,不管是对于她还是她的家人来说,这都是无法接受的。

“为什么你们没有发现?你们学校在干什么?”陈翠兰趴在门框前,眼眶微红,质问着学校的负责人,本就因为外出打工亏欠了家里的娃,她也不想让孩子失去陪伴,可是没有办法,陈翠兰家里经济情况不好,丈夫也是一样,两人家境贫寒,随着孩子的出生,两人的压力也越来越大,不得不外出打工,临走时孩子对她也是依依不舍,留下了眼泪。

后来陈翠兰虽然不常在家,可还是会给孩子和家里打电话,女儿一直很兴奋,接到电话都会甜甜地叫爸爸妈妈,让他们不要担心,陈翠兰十分欣慰女儿的懂事,正准备找个假期接她去那边完下,可是现如今却出了这种事情,她感觉她的天都要塌了。



爷爷年纪大又是男性家长,对孙女的一些事情无法尽力照顾确实情有可原,可孩子几乎整天都待在学校,学校老师学生对此真就毫无发现么?

对此学校的回应是,孩子身材本就矮胖,再加上性格沉默,很少和人交流,总是一个人蒙头学习,学校又实施走读制,根本无法发觉孩子的异样。对于学校的回答,陈翠兰很不满意,差点和他们吵起来,觉得学校对自己的孩子根本不负责,可是再怎么吵闹,她也知道如今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更重要的是找出孩子的父亲究竟是谁,这是场自愿还是犯罪!

在结果未出前,陈翠兰几乎已经认定是学校老师学生或者校外混混对自己女儿实施强迫犯罪,在她的印象中自己的女儿胆小腼腆,成绩优异,平时十分懂事,在学校努力学习,在家里也会帮爷爷做家务做饭,也没和任何男生走得近,根本就不会干这种出格的事情。陈翠兰指着自家堂屋里挂满的奖状,言语凄厉,“警察同志,你一定要给我们家琳琳讨个公道。”

警察见状,连忙保证说自己一定会查出真相的,让她放心,安心等待即可。



从罗家出来,民警紧皱着眉头,和在罗家的结果一样,学校里的调查一样让人毫无头绪,罗琳在别人眼中的形象都是乖巧懂事,不怎么和别人来往,喜欢安静,不管吃饭还是其他总是一个人,警察想难道是熟人犯罪,亲戚、老师还是……

民警换了个方向查验,罗家的亲戚大多数都在外打工,就剩下村子里这些老弱病残,警方悄悄采取了未排除嫌疑人的DNA,结果却都显示和生下来的孩子并非父女关系。

不是亲戚,不是老师,甚至连学校里的学生都排除了,罗琳到底还能接触到哪些异性?警方踌躇间,医院传来消息,称罗琳已经苏醒且情绪稳定,符合问话条件。警方立即前往问询。



医院里,陈翠兰等人守在床前,罗琳睁着眼睛看着医院天花板有些呆滞,警方上前询问有关孩子父亲消息时,罗琳这才有了反应,却拒绝公布对方身份。让大家倍感意外。

明明知晓,为何不说,是因为屈辱,还是因为自愿?流言瞬间传遍了整个村子,甚至生出了罗琳本性浪荡的言论,还说早就知道她不是个好人,陈翠兰听了火冒三丈,她坚持认为女儿是被冤枉的,也受不了村里人对女儿的污蔑。于是扛着锄头在村子里乱骂一阵后,才终于消停。

2017年11月初,罗琳终于被警方开导着说出了隐藏在心里的秘密,并决定公布孩子的身份,村子里有些好事之人上赶着来看热闹被警方拦在罗家门口,却也不消停,罗琳看了看院子外头的那些人,原本泛红的脸蛋变得煞白,后屋,襁褓中的孩子也哭闹起来,现场一片嘈杂。



“小琳,你慢慢来,今天不说也没关系。”女警关心地说道。

罗琳摇摇头,目光环视了一圈,接触到某个男人的眼神后,罗琳身形一顿,直直指了过去,“就是他,就是他,我的孩子就是他的。”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