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买的二手房里面有股臭味,掀开地板,里面竟然藏着一具尸体!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的地板下有一具尸体。

但我不知道尸体是谁,凶手是谁。

01

“叮咚”

【您收到了一条信息,请及时查看】

“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发短信。”我心想。

我打开手机,是一串不知名的电话号码,很长。

内容是“我和你,背靠背”。

切,诈骗短信。

我漫不经心的删除了这条信息。

不过这条诈骗信息有点意思。

【我和你,背靠背。】

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我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打工人,每天拿着微薄的工资,还得比平常人卖命三分。

在三线城市勤勤恳恳工作了好几年,买了一套二手房。

不过这套二手房不太一样,这是套凶宅。

前主人因服用了大量的安眠药后身亡,警方推断是因为抑郁症而自杀。

不过幸亏它是套凶宅,可以让我少奋斗十年。

我怂怂肩,点击删除,把这条消息丢进了回收站里。

下班后,我回到家,一股臭味扑面而来。

“真糟糕啊,忘记开窗了。”

可当我走到窗户跟前时,发现窗户已经是打开的了。

“夏天了,真是一天不打扫卫生都不行。”我自言自语,顺便把家里的角角落落都清理了一遍。

本来就有洁癖的我,加上难以忍受臭味,我打扫的更加认真。

可是臭味好像并没有减少多少。

“难道是我把袜子掉到床底下了?”我猜测道。

可当我蹲下查看时,空无一物。

但臭味却是越来越浓烈,我很确定,臭味的源头就在这床底。

我挪开了床,奇怪的是地板像是被挪动过一样,也有些松动。

我掀开一块地板,里面居然是一具面朝下的尸体!

腐烂的尸臭味瞬间在我的房间内弥漫开来。

震惊之余,我赶忙拿起手机,拨打当地警局的电话。

除此之外,我好像能理解那条短信了。

【我和你,背靠背。】

“你”指的就是那具尸体吗?

02

很快,警察就赶到了我家,并封锁了现场,我也被拉到了警局,做笔录。

我知道,我也是犯罪嫌疑人。

“这个人你认识吗?”年轻的刑警举着照片问道。

照片中,是个跟我年纪差不多的男士,下巴很尖,眼睛很小。

我是个看面相的人,看面相我敢说,他绝对不是什么好人。

“不认识。请问这个就是受害人吗?”我摇摇头。

刑警点点头,“真的不认识吗?你再仔细看看。”

我象征性地瞪大了眼睛,“真的不认识,警官。”

“受害人叫吴德,32岁,你有听过你的朋友谁说起过吗?”

我依旧摇头,“我这个人就没什么朋友,更不可能有谁跟我提起这位受害者。”

刑警露出一脸失望的样子,但很快又重振旗鼓继续问道:“那么前天你都去过哪里?”

“我应该一天都呆在单位吧,晚上八点多加班之后才能回家。”

“你知道有谁去过你家吗?或者有谁有你家的钥匙吗?”

我再次摇头:“没有人有我家钥匙,我也不知道谁去过我家。”

“这样啊,”年轻的刑警叹了口气:“那今天就先到这里吧,时间也不早了,不过麻烦您今晚得住宾馆了,您家里我们还需要继续勘察一段时间,您记一下我的电话吧,我叫王辉,您想起来什么随时给我打电话。”

我点点头,再没有多说什么。

第二天一早,我走出旅馆门,就看到王辉站在旅馆门口。

“您好,我们今天想去您的单位调查一下情况,我想着顺便也把您捎去单位吧,您一个人住旅馆也挺不方便的。”

我笑了笑,说了声“谢谢。”

车上还坐着一位稍微有些发福的中年刑警,以警衔来看级别还是挺高的。

我们互相点点头,但是这友好的举动并不能缓解车上尴尬又诡异的气氛。

可能是为了缓解尴尬,王辉问我:“我们去你单位走访可能会给你带来不便,不过请您谅解一下,都是流程,必须完成的。”

我没有说话。

其实刑警到我的单位询问,根本不会对我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只不过本身大家都不愿意搭理我,现在大家更不愿意搭理我了而已。

我甚至都可以想到他们的回答——

“她啊,就是一个怪人,从来不和我们多说话,我们说什么,她就点点头。”

“吴德,吴德是谁啊?我们不知道她有什么朋友,更别说去她家了,她家住哪我都不知道。”

“前天,前天啊,她应该就在单位吧,存在感太低了,我们也不确定。”

想必警察也会觉得毫无所获。

想到这,我不禁抿嘴笑了笑。

但我瞬间意识到,在我周围的都是刑警,我的一举一动都会被他们收入眼底。

于是我立刻收起了笑容。

03

咚,咚,咚。

“这么晚了,谁会敲我的门。”我有些纳闷。

从猫眼看出去,居然是位男士。联想到最近发生的尾随入室的各种案件,吓得我赶紧抓起了防狼喷雾,用抵门器牢牢地抵住大门。

“请问沈女士在家吗,我是王辉。”

原来是他,我松了一口气,不过他找我有什么事呢,距离上次的案件已经过去1个月了,难道还没有破案吗?

我打开门,就看到穿着便服的王辉,不同于穿着制服严肃的他,有几分潇洒帅气。

“沈女士,原来您在家啊,敲那么久没人开,我还以为您又在加班呢。”

我淡淡地笑了笑,说:“第一次有人来访,有点谨慎,没确定是谁,不敢开门。”

王辉点点头,“独居女生确实应该小心一点。”

“王警官,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是关于案子的事?”

“也不完全算是吧,组织上派我来问候一下您,毕竟一个女孩子卷入这样的命案肯定心有余悸,担惊受怕好几天。当然,也有稍微几个小问题问问您。”

我点点头,“您先坐吧,我先给您倒杯水。”

可王辉并没有坐下,他走到我的书架前,若有所思的打量起来。

“坐吧王警官,水我给您倒好了,不必客气。”

我的话好像打断了他的思考,他回过神来,点点头,坐在了我的对面。

“沈女士很喜欢看推理小说啊。”他开玩笑似的说道,但语气里却有着不容否决的严肃。

“业余爱好而已,工作太忙了,其实也没多少时间看。”

他点点头,“很多喜欢看推理小说的人都十分想让自己卷入命案之中,就像是走火入魔了一样。”王辉笑着说。

面对这么尖锐的一句话,我没有避让,也笑着回应道:“王警官这是话里有话啊?”

他没有回答,气氛变得有些许的尴尬。

我的笑脸逐渐变得僵硬。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闹钟响了,我放下僵硬的笑脸,长舒一口气。

“麻烦王警官稍等一下,到时间了,我得按时喝药。”

我吞下药片,就听到王辉的声音。

“沈女士最近身体不好吗?”

还没等我回答,他就拿起了药瓶。

“奥氮平?治疗精神分裂?”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