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年授衔后陈赓直奔西花厅,翻箱倒柜找东西,周恩来夫妇笑而不语

分享至

前言

“真友自蓉城,常因笑我歌声嘹”。诗人杜甫给朋友管维的赠言,道尽了真友之间的无尽欢乐。但真友之间的酵性,远远不止于笑语。真友胜过手足,与冤家不同船;“能共患难,此又绝交”,提携扶持,生死相依,方见真慈友也。他,身染炽灼之病;他,重茧叠飞之劳;然而二人相辅相成,同甘共苦,弥足珍贵。

是陈赓,是周恩来。他们迎难而上,并肩作战;率兵趋鼎,身玷硝烟。从相遇到相知,从盟友到挚友;他们真情相扶,至死不渝。何为真友?当为此矣!



1924年,相逢于笑语之中:周陈初遇记

1924年秋,黄埔军校新生群情激奋。课余时光,学员宿舍总是七嘴八舌此起彼伏的嘻嘻哈哈。不过,今儿格外高兴。

“别忙活了,过来听赓兄表演!保管你笑断气!”

这话一出,宿舍里立马空荡荡了,大家都围拢到一个学员床前。这人形容英俊,笑容温润,英气逼人,正是我校“黄埔三杰”之一陈赓。而他此时正摆出架势,要表演“极品段子”。



大伙看热闹不嫌事大,立马将陈赓围了个水泄不通。只见他摸摸肚皮,脸上露出惨相,表示“饿极了”的样子。

“终于有面啦!”陈赓拿起一只不存在的碗,眼睛都笑成了缝:“今天算饿死我了,我可是连棵树都想啃......”

接着他拿起虚拟碗凑到嘴边,猛然一吸,表情变了。这碗中的面条漫长得很,怎么吸也吸不完。他捏起面条拽啊拽的,脸憋得通红,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呜呜呜居然还卡住了!”陈赓拿起不存在的碗砰的一声摔在床上,两手抓住脖子做窒息状,舌头像狗似的耷拉在外面。而后,他翻着白眼往后倒去,伶仃仆地,四脚朝天失去知觉。

“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声一传遍宿舍,顿时无人能自持住。有的货直接笑成一团,捧着肚子打滚;有的已经笑出了眼泪,前仰后合,捂住旁边哥们的眼睛说:“我再也不想看见你这样了......”

这时,门外也挤进来一个年轻人。他面色白皙,浓眉大眼,神态淡漠,却也掩盖不住一颗张扬不羁之心。



“老师来了!”

“嘘......”

学员们这才回过神发现,这人正是政治部主任周恩来。还未等大伙回过神料理,只见周恩来咧开嘴角,对着地上仍然一动不动的陈赓竖起大拇指:

“绝!演得太绝了!简直以假乱真!”



陈赓听见身后传来的声音,心里“咯噔”一下。他赶紧手忙脚乱的爬起来,将自己左边的头毛抓成鸡窝屁股,整理军帽:“周主任,真是抱歉打扰了,您请。”

想必陈赓内心已经做好了接受批评的准备,万没想到周恩来竟一反常态,连连赞叹。这倒让其他学员也松了口气。

“陈同学,你表演的天赋可圈可点!”周恩来看着陈赓,眼中闪烁着异彩:“我在南开还演过话剧呢,可远远不如你。你这个水平,进专业戏班子绰绰有余!”



“那我得向周主任请教才行!”陈赓立马回了句嘴。

周恩来也不含糊:“好!正好这两天我在筹备‘血花剧社’,你来当主要负责人如何?”

“这......”陈赓下意识要推脱,但周恩来已经拉起他的手:“我相信你的能力,不必推诿!这也算为革命事业贡献一份力不是吗?”



说罢,周恩来便拍拍陈赓的肩膀:“我先走了,剧社的事你安排吧!”

目送周主任的背影远去,陈赓久久不能平静。一股燃烧的激情在胸中熊熊燃烧。他有预感,与周恩来这场相逢,将改变自己的人生轨迹!



1927年,并肩奋战情报战线

自相知相识起,陈赓和周恩来的关系越发亲密。1925年冬,陈赓作为周恩来的贴身警卫,还成功完成迎接邓颖超的重要任务。三人之间也渐生友谊之情。

但谁也没想到,两年后的1927年,国共第一次合作协定轰然瓦解。蒋介石发动武装袭击,大肆肃清共产党员及其全国各级组织。上海、武汉的共产党员接二连三遭遇血腥屠杀。

这个国难时刻,周恩来请示中共中央,决定成立中央特科,建立共产党自己的情报系统。



在这个过程中,周恩来提拔任用陈赓出任特科情报科科长,负责创建我党最早的保卫机构。由此,两人携手开启隐秘的地下战场,共同应对这场最严酷的政治风暴。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