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家二少明国平:陷害兄长霸占嫂子,为争宠伪造北大录取通知书

分享至

2023年11月12日,温州警方发布通缉令,对以明学昌为首的果敢明氏家族4名成员进行通缉。

这四人分别是:明学昌本人、明学昌的二儿子明国平、明学昌的长女明菊兰、明学昌的孙女明珍珍。

消息一出,举国欢欣。不过人们在高兴之余也有疑惑,明家的少家主——此前出镜率最高的果敢警察营营长明国安去哪儿了?怎么没在通缉令上面?

我国警方之所以没通缉明国安,不是因为他遵纪守法无过错,而是他此时还躺在泰国曼谷的医院里,变成了植物人。

明国安为什么会身受重伤呢?这还得从他的好弟弟明国平说起。



明国平,又名明小平,是原果敢县县长明学昌的小儿子。

常言道,幺儿随父,明国平打小聪明伶俐,有心机能隐忍,在明学昌发迹的过程中出力不少,故而从小到大都最得明学昌两口子的宠爱,明学昌甚至一度考虑将他确立为明家的继承人。

然而明学昌是靠着背刺老领导彭家声发的家,天然缺乏统治合法性,不好意思讲“忠”,只能拼命向手下灌输“孝”和“义”,把自己包装成宗法社会的封建大家长。

在这种情况下,他宣扬孝道,就必须遵守宗法制度下“立嫡立长”的规矩,所以纵使他再怎么喜欢小儿子明国平,也不得不确立大儿子明国安为继承人。

2010年,时任果敢县长的明学昌任命大儿子明国安为果敢警察营营长,让其掌握枪杆子,正式确立其少家主的地位。

当然,在小儿子面前,明学昌也没有亏待,在确立明国安的地位之后,紧接着就任命明国平为果敢石园子乡民兵中队中队长,并将自己的大部分存款交给小儿子。

石园子乡是明家的老巢,民兵中队等于是明氏家族的私兵,明学昌将自己的老巢交给二儿子把守,可见对他的期望之重。

然而明国平却并不这么认为。

在他看来,果敢警察营是缅甸军政府承认的武装,有正规的编制,拿的是政府的军饷,警察营营长等于是受缅甸军政府承认的明家继承人。

而自己虽然掌管着石园子乡民兵中队,但这只是私人武装,不受法律保护,不被政府承认,跟大哥比起来完全是天壤之别。

他没我聪明更没我有能力,凭什么可以堂而皇之得到明家的一切?就凭他比我大两岁?这都什么年代了,还讲长子继承家业那一套?



从此时开始,明国平心中有一颗名为不满的种子开始滋生发芽。

明国平从小就很乖巧伶俐,喜欢讲古论史,因此深得明学昌的欢心。

在中国历史上诸多帝王中,明国平最为推崇的是唐太宗李世民,原因只有一条——他也是老二。

历史上,李世民打下了大半个天下,最后却因为自己是次子,只能眼睁睁看着无能的大哥坐上太子之位。后来他在玄武门之变中杀掉大哥和三弟,最终迫使李渊退位。

你不是一直说“立嫡立长”吗?杀掉大哥,我就是嫡长子!

明国平是个有心机的人,他知道果敢这地方就屁大一点,人也就这么多,根本不存在什么秘密,如果由他出手或请人做掉明国安,事后估计很快就会被查出来。

所以最好的办法是制造一场“意外”,让大哥死起来“自然”一些。

明国平对自己大哥的兴趣爱好了如指掌。

他知道明国安少年时期偷偷去香港玩过一个月,回来后就对那里的马术和赛马念念不忘,逢人就说这是英国贵族高雅的爱好,在修身养性的同时,还可以培养尚武之风。

从此,明国安就迷上了骑马,在他当上果敢警察营营长后,不惜斥巨资从中亚进口的一匹汗血宝马,运费比马的价格还贵。

明国平决定在马匹上面做手脚,毕竟人有失误,马有失蹄,这是难免的事,自古坠马而死的帝王将相也不少。



明国安有个贴身保镖叫蒲瑞察,是泰国人,少年时在曼谷打地下黑拳,后来因为失手打死某黑帮大佬的儿子遭追杀,危急关头被游玩至此的明国安所救,并成为后者的保镖。

蒲瑞察跟随明国安近二十年,一直忠心耿耿,而明国安也看中蒲瑞察是外国人,在本地没有根基,只能依靠自己,所以将其引为心腹。

不过世事就是这么巧合,蒲瑞察有个幼妹卡玛拉,前两年被拐卖到果敢地区,明国平见她长相秀气,就从蛇头手中将她买下,放在自己的“训狗场”里训练调教。

某次,明国平邀请大哥到自己的“训狗场”开派对,蒲瑞察也跟着来了。派对进行到中途,趴在远处橱窗里的卡玛拉突然看到自己的哥哥,连忙“呜呜呜”地喊救命,却因为距离太远,蒲瑞察并没有听到。

卡玛拉的反常举动被明国平留意到了,他不动声色,事后单独叫来卡玛拉,从她嘴里得知蒲瑞察竟然是他十几年未见的亲哥哥。

明国平心中一动,当即把卡玛拉接到自己的别墅,好吃好喝供着,让她成为自己的情妇。一直将卡玛拉养了两年,确定她已经对自己死心塌地时,明国平才开始让她帮忙策反蒲瑞察。

策反工作进行得很顺利,蒲瑞察和卡玛拉兄妹相见,抱头痛哭,当得知自己小妹的救命恩人是明国平后,蒲瑞察更是感激涕零。

在亲情和金钱的加持下,蒲瑞察迅速向明国平暗中投诚,并在明国平的授意下,暗中“做手脚”准备加害明国安。

具体操作是,蒲瑞察趁夜将兴奋剂注射到汗血宝马体内,这支兴奋剂是根据汗血宝马的体重由专业人士精心配制的,能够确保马匹在不负重或者轻负重的情况下与寻常无异,一旦负重超过五十公斤,就会迅速进入狂暴状态。

这匹汗血宝马是明国安的心尖子,比老婆还宝贝,除了他自己谁都不能骑,故而也不必担心害错人。

机会终于来了。

2022年年底的一个晚上,明国安酒后漫步在果敢街头,他一个示意,随从连忙牵来他最爱的那匹汗血宝马。他用一个潇洒的姿势上马,让手下开着警车在前面开道,而他自己则策马奔腾在果敢街头。

事情和明国平之前预想的一样,骑上马没多久,被注射兴奋剂的汗血马就开始狂躁起来,马失前蹄,粗暴地将明国安摔在地上,头先着地。

明国安被紧急送往医院,经过全力抢救捡回了一条命,不过成了植物人。



明学昌得知消息后大为震惊,他虽然已经卸任所有官方职务,但没聋没瞎,很快他就查到是蒲瑞察在暗中做了手脚,而幕后的指使者正是自己最心爱的二儿子明国平。

此时的明学昌简直肝肠寸断,没想到兄弟相残的悲剧竟然发生在自己的儿子身上,他有心杀掉明国平,却迟迟下定不了决心。

还是那句话,他就两个儿子,如今一个已经生命垂危,再杀掉另一个,那自己辛苦打下的偌大基业可就真的要便宜别人了。

明学昌整整抽了一夜的烟,第二天天亮时,头发已经花白,他没有过多表示,只是下达了一道命令,以“背主”的罪名,将蒲瑞察活埋,让其妹妹卡玛拉全程观刑,然后再将卡玛拉卖到果敢最大的妓院。

活埋蒲瑞察是为明国安报仇,将卡玛拉送到妓院,则是警告明国平。

不过明国平对此毫不在意,卡玛拉被他玩了几年,早都腻了,他现在的目光则是放在了明国安的妻子、自己的大嫂——白杉杉身上。



明国平知道,自己的大嫂此时正独自一人在医院照顾明国安,他趁着晚上悄悄赶了过去。

白杉杉是富家小姐出身,不用劳作又懂得保养,虽然四十二岁了看起来才三十出头,身材前凸后翘,宽松的居家服被她穿出了紧身衣的感觉。一低头,白花花的沟壑就印入明国平眼前。

明国平本来就是色中饿鬼,哪能忍受这种诱惑,他连客套话都没有,一把抱住白杉杉,一只手伸进衣服里,另一只手把她的头按在了自己的腿间。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