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9年陈赓身体抱恙,中央要求他退居二线,陈:这不是开玩笑吗

分享至

前言

1959年,在那个风云变幻的特殊年代,曾经开国大将陈赓大步走在人生的阳光路上,却突然遭遇一阵突如其来的风暴,让他不断问自己——

我真的该退居二线吗?



年少从军,戎马半生

1933年的一天,阳光灿烂,湘军一营的训练场上,新兵们正在进行着步枪训练,一个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豪气干云,在炎热的太阳下汗流浃背,却丝毫不见萎靡。

这时,一位身着军装的年轻小伙子走进了营区,他左顾右盼,终于看到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兵,鼓起勇气走上前去:“ 不好意思,请问彭德怀排长在哪里?”

老兵抬起头来,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笑了:“小兄弟,你莫不是新来的吧?来来来,跟我说说,你是哪里人?找我们彭排长何事?”



“我叫陈赓,老乡介绍我来找彭排长的。我家在湘潭,听说彭排长也是湘潭人,我想请教他一些事情。”

“原来你就是陈赓啊,我经常听彭排长说起你的事呢!我们老家离得很近,可以算得上是老乡了。以后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随时来找我。”老兵很热情地招呼道。

陈赓松了口气,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他回想起自己刚参军时迷茫无助的样子,一个人在这个陌生的营区里,不知往哪里去,该找谁帮忙。



正巧遇到彭德怀,两人一聊才发现是老乡。彭德怀性格很正,又富同情心,将自己组织的“救贫会”的情况告诉了陈赓,并热情地说:“实在闹不成的时候,来我们连跟着干吧!”

如今,陈赓虽然已经18岁,一个人承担起了不少重任,但他仍然对老乡彭德怀充满了崇敬和依赖之情。或许,这也与彭德怀当年那句“跟着我干”有关吧。他相信只要有彭德怀支持,自己就不会在人生的道路上太过迷茫。



“我就说你们年轻人脾气太急!要学会融入集体,耐心点学着点。”老兵拍拍陈赓的肩膀,又絮絮叨叨教导了他一番作为新兵应该怎样才能尽快适应军旅生活。

陈赓一一点头,心里却更加盼望能早日见到彭德怀。他明白,在这个风云变幻的年代,有一位可依靠的长辈指引,是自己在军旅生涯中不可或缺的一环。

然而这一次,即使有彭德怀的支持,陈赓还是再次陷入了迷茫。



中央通知退居二线 陈赓一连串“为何”

1959年,风起云涌的年代眨眼即逝,当年那个还在为考入湘军而兴奋不已的小伙子,如今已经是一位威风凛凛的五星上将。而他的老乡兼恩师彭德怀,也已经是人民共和国国务院的副总理。

这一天,陈赓照常来到办公室,准备查看最近的工作动态。谁知才刚坐下喝了一口茶,秘书便匆匆跑进来,神色慌张:“报告陈将军,彭副总理让您立刻去他的办公室!”

“嗯?怎么这么急?”陈赓皱了皱眉头,看向秘书。



秘书小李面露难色:“具体事由我也不清楚,但似乎很严重,您还是立刻过去的好。”

陈赓点点头,大步流星地来到彭德怀的办公室。还没等他开口询问,彭德怀便毫无征兆地说出了一道无比惊人的命令:

“陈将军,按照党中央的决定,你需要暂时退居二线,专心调养身体。”

“什么?!”陈赓猛地站起身,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彭老总,你开玩笑吧?我才五十几岁啊!正当壮年,怎么说退休就退休了?”



“这是党中央经过集体研究做出的决定,并不是我一个人的主意。”彭德怀平静地说,“考虑到你近年来身体欠佳,中央认为你有必要退下来好好休息调理。”

“可是......可是为什么啊?”陈赓激动地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怎么也想不通个中原因,“我的身体还很好,继续工作根本不成问题!现在正是国家需要人才出力的时候,你们让我突然退休,我真的无法理解!”



说着,他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愤愤地想:彭老总,我们认识了多少年?你我出生入死,结下的兄弟之谊难道就这么一文不值了吗?这么多年来,我对你一直尊重有加,视如兄长。但关键时刻,你竟然常常让我如此失望!

“好了好了,我理解你的感受。”眼见陈赓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彭德怀连忙劝慰道,“不过中央的决定不是我们能改变的。你还是先回去好好休息吧,身体养好了还有焕发青春的那一天!”

陈赓沉默片刻,还是甩手而去。他决定再去找周总理求情试试。毕竟,和总理共事多年,说不定能稍微转转这个弯。



第二天清晨,陈赓来到周总理居住的西花厅。这里的海棠花开得正艳,满园繁花似锦。若是平时,陈赓定会逗留片刻,赏花寻乐。但今天他无暇顾及这些,三步并作两步来到总理的办公室。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