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怀孕后,男友将彩礼从二十万降到两万。我隔天就预约了医院流产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怀孕后,男友将彩礼从二十万降到两万。

他信誓旦旦牵着我的手:「彩礼只是个形式,没必要因为这点钱让我妈不高兴,影响婆媳关系。」

看他虚伪的样子,我一言不发。

隔天预约了医院流产。

几个月后,孟浩带着礼物上门,说来接儿子回家。

接儿子?

去黄泉接你爹去吧!



方得知我怀孕后,在酒店订了个包厢说要庆祝。

我和我爸到的时候,意识到这是场鸿门宴。

孟浩的七大姑八大姨全来了。

他大姑拿捏着姿态训斥我:「怎么才来?以为怀个孕就娇贵啦?」

我爸解释路上堵车,他大姑依旧不依不饶,又说了好几句才肯罢休。

我怒火中烧。

突然,脑海中响起一道机械的声音:【叮!恭喜您绑定打脸系统,每打脸一次,就会收到一份神秘大礼。】

还有这好事!

「大姑,你们家买新房子了吗?该不会一家四口还住在二十几平的老破小里面吧,你儿子闺女都老大不小了,两人还睡在一个屋子里不尴尬吗?」

【叮!您的账户到账 20000 元。】

我惊呆了,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就能获得两万?

我真实水平还没发挥出来呢。

大姑黑脸拍桌:「你!」

这是她最不愿提起的一件事,当年她仗着是第一个拥有北京户口,还在寸土寸金的二环买上房子的人,从来都觉得高人一等。

当年我爸没钱,只能在郊区附近买,没想到几年后拆迁,分了 1.3 亿外加 8 套房子。

孟浩大姑那迟迟不拆迁,随着房价越来越贵,她又买不起房子,只能一家人蜗居在二十平米的小地方。

孟浩二姑瞪我:「长辈说你几句是为了你好,这还说不得了?」

尝到甜头的我笑了笑:「孟浩和我说,小晴被男朋友骗了三十万,还差点被卖到缅北,现在回来了吗?」

小晴是她女儿,孟浩二姑气得摔了筷子。

【叮!恭喜您获得 200 平公寓一套。】

「孟浩!你和她说这些做什么,存心看你妹妹的笑话是不是!我今天就不该来这里,要不是你妈说要唱红黑脸,托我打压下吴然的气焰,我才懒得来!」

说完,摔门离开。

大姑紧随其后:「什么东西!」

包厢内就剩下我们两家人。

孟母笑里藏针:「然然,女孩子婚前要爱惜自己,未婚先孕说出去不好听吧?」

我心中了然,这是想拿怀孕拿捏我?

从我进门起就没开口的孟浩:「然然,彩礼只是个形式,我知道你不是那么俗套的人,要不就改成两万走走过场得了,你觉得呢?」

二十万改成两万,还真能说出口。

「那嫁妆呢?」



孟母胜券在握,自认为掌握了主动权:「嫁妆还是和之前说的一样,陪送一辆八十万的车,装修和家电你们负责,婚后一起还房贷。」

好一个不要脸的老家伙!

我轻轻吐出:「你们配吗?」

孟母当场变了脸色:「你都怀孕了,除了我儿子,谁还会要你,反正我们不急,等你肚子大了,正好连婚礼都省了。」

「怎么,孟家穷得连二十万彩礼都拿不出来了,竟然想出让女方怀孕不给彩礼这种招数。」

我格外咬重穷这个字。

孟家人脸上都不好看。

「还有,谁说这孩子我非得生下来了?」

【叮!恭喜您获得读唇语卡一张。】

【叮!恭喜您获得乌鸦嘴体验卡三张。】

【叮!恭喜您获得美白瘦身卡一张。】

我离开,孟浩要追出来,被他妈拦住。

「你是不是傻,你现在追出去,今天我所做的一切都白费了。妈是过来人,等她肚子遮不住了,就会乖乖回来的,你先晾她几个月,最好是生完孩子一起接回来。」

「可万一她把孩子打掉怎么办……」

「吴然也就是放放狠话吓唬你,打掉孩子,她舍得吗?」

这算盘声,走出几米远的我都听见了。

我爸沉重地叹了口气:「我一直以为孟浩这孩子不错,没想到随了他妈,你要是真嫁过去,让我怎么放心。」

「爸,谁说我要嫁过去了?」

再次见到孟浩一家人是八个月后,我使用了系统赠送的美白瘦身卡,没想到效果那么好,不仅身材苗条,浑身肤色还白了好几个度。

孟浩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敲门,蓝色小衣服,尿不湿,奶粉。

见我开门,他愣住了,试探性地喊:「然然?」

孟浩这几个月又胖了不少,脸都圆起来了,啤酒肚也有了,我嫌弃皱眉:「你来做什么?」

他厚颜无耻地想牵我手:「我来接你和儿子回家,你这是出月子了?」

在我们这,刚生完孩子的孕妇一般都会待在床上。

出了月子,才会下床。

「然然,对不起,这段时间我想清楚了,彩礼的事是我不对,以后我会好好补偿你们母子的,你跟我回去吧。」

想清楚需要八个月的时间?

这是算好几月生产了吧。

「我妈同意彩礼给 20 万了,她说到时候和嫁妆一起给我们,把房贷还上,这样以后咱俩就没压力了。」

这算盘珠子差点崩我脸上。

「你的房贷差不多还有 200 万,剩下的 180 万你是想让我出?」

孟浩:「这钱不让你白出,我把你的名字也加进房本里,这样行吗?」

「行个屁!那房子总共才多少钱,你这是想空手套白狼,还多个媳妇?这算计的样子和你妈学了十成十,还是这就是你妈给你出的主意啊?」

我的话一针见血地戳中了孟浩内心深处的隐藏打算,他脸色蓦然发白。

「反正都是咱俩的家,多出点少出点没必要这么斤斤计较吧,老人都说吃亏是福。」

「那我祝你福如东海,寿比昙花。」



孟母听到有人这么说自己儿子瞬间不乐意了:「我撕烂你这个小贱人的嘴,有你这么咒自己老公的吗?你敢再当着我的面骂我儿子一句试试?!」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