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死城管判死刑,被24名城管殴打致死咋判?湖北法院给出答案

分享至

本文为真实案件纪实,旨在:破解犯罪心理,捍卫正义人间!探查人性阴暗,杜绝犯罪发生!温馨提示:本文为付费内容,前三分之一免费阅读

夏某峰是辽宁的一名下岗工人,他家境贫寒,还有老婆孩子要养活,下岗后他一度颓废,甚至想过自杀,可是最终为了家人他还是重新振作了起来,决定摆摊养家,一开始挺顺利的。

可是2009年5月却因违规摆摊被城管查处,带到勤务室。而后,他与城管队员爆发争执冲突,怒而持刀刺死2人重伤1人,犯下情节严重的故意杀人罪,经法院审理,判处死刑。令人唏嘘!感叹一时的冲动害了无数个家庭。

无独有偶,就在夏某峰案发生前一年,湖北男子魏某华也因与城管的冲突改变命运,但他的命运和夏某峰又不一样,悲剧程度比前者更甚。



案发时,41岁的魏某华正任湖北某市水利建筑工程公司总经理。周围人眼中,魏某华工作认真出色,勤奋朴实,为人随和公道,乐于助人,连续数年被评标兵实至名归。无数荣誉加身的魏某华并没有骄傲懈怠,反而因重担落在他身上,更加拼命。

他爱护家庭,体恤下属,很多人都受过他的关怀,在公司里也从不摆领导的架子,下属做的好就会表扬,做不好也不会批评,而是耐心教导,赢得了不少赞赏,大家都觉得他温柔善良,很好相处。对他赞誉不已,

可谁能想到,一个大伙交口称赞的人竟英年早逝,源起2008年1月7日,魏某华照常与搭档王某去工地检查进度,下午准备回市区时,坐车上的他一眼看到公路那头某村村民正和城管激烈对抗。

这个村子位于市郊,2005年,环卫部门与村委会签合同,约定每年付1.5万场租费,将村子附近的水坑作为垃圾倾倒场所。2007年末本该到期,然而双方又续签半年,垃圾仍源源不断被拉到此处。

垃圾场距村民的住所非常近,堆得高高的垃圾臭不可闻,将村子熏得充斥异味,飞虫聚集,晴天已经让人呼吸难受,雨天更加可怕,污水横流,久而久之亲戚都不愿意来此做客,即使勉强来了,也是坐一会马上就走,严重影响了双方的感情。很多人也难以忍受这种恶臭,多次和环卫部门理论,可是那边不是扯皮,就是置之不理,让他们回去等待消息。

村民们一开始也不想将事情闹大,一直等着他们的处理方式,对他们态度也毕恭毕敬,可是一段时间后,村民们就知道了他们的真面目,对方完全不想处理,态度也嚣张,令村民颇有不满。



更让村民恼火的是,垃圾甚至污染地下水,村民打上来要喝的水发现味道变了,有一股若有似无得臭味,找到源头后,他们怒不可遏,这种水严重影响健康。又找他们理论,可是先期抗议仍是无效,大伙想2008年这样的日子也就忍到头了,不想新年伊始,垃圾车照样天天跑。

被彻底激怒的村民先挖断了路,再挡着城管的车,不许前进。2008年1月5日开始,村里的妇女站在路中间阻拦,垃圾车被迫返程;但这显然并非长久之计,垃圾无处放,最后还是要拖来,7日下午,垃圾车又被妇女拦住了,随后,接到通知的50多名城管队员呼啸而至。

双方对峙,分外眼红,眼见先上阵的妇女或被抬走或被强行拉到一边,村里的男子哪里还坐得住,上前便与城管理论拉扯,言语不合迅速发展为拳脚相向,路过的魏某华恰好看清这一幕,忙对王某说:“他们又在打人了,你等会,我去看看。”



王某很了解魏某华,他路见不平,忍耐不住,于是本想阻止的他也停了下来,只得看着他走到冲突边缘,举手机拍摄现场画面,就算以个人力量无法阻止,魏某华也想留下证据帮村民,哪知这一举动为他招来杀身之祸,城管见有路人拍摄,立刻转移火力。

组长孙某一声令下:“抢他手机!”

话音落地,几十名队员冲过去对魏某华拳打脚踢,拳头雨点般落到他一个人身上,他转眼便被打得吐血,从马路这边翻滚到那边,招架不住的魏某华大喊“我投降”求饶,答应交出手机、删除资料,但这也还是没能止住对他的施暴。

城管将他围得密不透风,其他人根本挤不进去,外围劝架的村民也挨了打,一群人乱作一团,魏谋华被人围在其中毒打,他的身体疼痛不已,一开始还大声求饶,可慢慢地求救的声音却越来越微弱,但对方却没管,而是只顾着发泄,5分钟过去,魏某华彻底瘫软在地不动弹了,城管才终于散开,跳上车准备走。

王某这时挤过人群,上前查看,顿时大惊,魏某华脉搏微弱面色青白,鼻端连热气都没了,眼看生命垂危。



他大声喝住准备走的城管,让他们将魏某华送医院,然而为时已晚,魏某华到医院时生命体征全部消失,救不过来,彻底离开了这世间。得知这一消息,魏家老小震惊悲痛欲绝,魏某华是父母妻女的顶梁柱,他骤然离世,家人怎么办?

村民也有一些受伤住院,魏某华的死讯传出,众人为之伤悲,毕竟魏某华是替村民出头才惹来灾祸,有良心的人哪能不痛惜。事情已闹大,魏家亲属与村民都要说法,尤其魏家的人迫切希望能抓住所有行凶打人的城管并重惩,替死去的魏某华讨回公道。

就在众人群情激愤,一致声讨城管之际,意想不到的状况,再度发生了。案发当天晚上,魏某华的妻子曾某出门,走到某大院门外,忽然冒出七八十名陌生的男子,将她团团围住。她扫了一眼,惊觉这些人来者不善,盯着她的眼神极直白,曾某顿时手脚发软:“你们还要干什么......”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