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兰大侠还是呼兰恶匪?一刀封喉连取52条人命,一夜血洗公检法

分享至

本文为真实案件纪实,旨在宣扬人间正义、杜绝犯罪发生!

温馨提示:本文为付费内容,前二分之一免费阅读

黑龙江省呼兰县,这里距离省城哈尔滨没有多远,是左翼女作家萧红的故乡,素有“江省邹鲁”、“满洲谷仓”之称,萧红的小说《呼兰河传》,把这座黑土地上的小县城,推向了全世界。

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这里爆发了震惊全国的大案,凶手嚣张地在凶杀的现场,用死者的血在墙上写下“呼兰大侠”四个大字,还公开向办案人员挑衅。



1986年3月28日,春寒料峭,呼呼的北风刮得紧,地上的积雪还未化开。深夜,一道黑影攀过呼兰县某公检法大楼的围墙,进入院内。

第二天一早,看门的老头感觉不对劲,都七八点钟了,怎么不见一个人出去上班?以往六点多钟,就看到有人出门锻炼,或者去买菜。

眼看过了八点,还是没人,看门老头忍不住了,披上大衣往里面走去,走到家属楼的一楼,走到一个关系好的老同志家门口,拍了拍门,喊了几声,里面没人答应,他绕到阳台那边透过玻璃往里瞅,这一瞅可不得了,看到客厅里倒着一个人,地上满是血,吓得他的腿一软,跌坐在地。

半个多小时后,闻讯赶来的干警撬开门,见客厅里躺着一具尸体,房间里还有三具,现场满是鲜血。经过初步勘察,客厅里的尸体,是起夜的时候遭遇了凶手,被凶手所杀。另外的三人都是在睡梦中被杀。

凶手用的是匕首,一刀致命,不拖泥带水。

几个想走访邻居打探情况的警察,发现了异常,有几户人家怎么敲都不开门,而且客厅里时不时传出电话铃声,根本没人接听。

警察预感不妙,强行破门,又是一个凶杀现场。

紧接着又有新的发现,整栋楼十二户52人全都被杀,27人为工作人员,25人为家属。(网络上也有11个死者的说法)

有老有小,没有一个活口,很多人都是在睡梦中被杀的。



办案的警察惊呆了,52条人命,这是超级大案,他们一面紧急上报,一面进行勘查。

县里的领导听说了之后,马上报到市里,市里报到省里,省里报到北京。

经过现场勘察认定,凶手对家属院的地形很熟悉,撬锁进入屋内进行行凶,具有很强的反侦查力,现场没有留下脚印的痕迹,更没有指纹,全都是一刀致命,不给人反抗的余地。

凶手狂妄自大,在每一个现场,用死者的鲜血在墙上写下了“呼兰大侠”四个字。

随后,警方在一处围墙的内侧,提取到三个44码的大鞋印,成了唯一的线索。

经法医鉴定后确定它就是凶手留下的,这道围墙有四米多高,两侧没有树木,根本无法借力,想翻墙出去的话,除非他身怀绝技,否则难度很大。

警方找了一个质素最强的年轻武警,仿着凶手的方式翻墙,那个武警从助力起跑到飞身翻越,在墙面上留下四个脚印,还显得很吃力,并在墙头留下撑跳的痕迹。

而凶手仅仅凭借三脚就轻而易举直接飞越高墙,墙头没有任何痕迹,这份独特的技能,令所有人惊讶不已。凶手的身手非常了得,在整个呼兰县,没有人见过这种身手。

根据警方的推测,从撬门到杀光这52人,最短的时间,也要一个半小时。根据死者的死亡时间推断,凶手作案的时间在两点到四点之间。

如此从容作案,有如此高的心理素质,绝非常人。



在这起命案中,公检法宿舍有大墙围着,还有保安亭,凶手应该是从大门正常进入,并在深夜作案,可问题在于,作案后还是深夜,正是保安熟睡的时候,为什么却要从围墙翻出去呢?

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凶手快速翻墙呢?

通过前期调查,凌晨三四点钟,并没有哪个工作人员回来。

警方首先对于那些习惯用刀的人进行调查,从杀牛宰羊的屠户到卖肉的摊贩,一个不留的盘查。

省里成立了专案组,进驻到呼兰县,又从全国各地调来破案的精英,对现场遗留的痕迹进行全方位的勘察。

全省的警察也都一齐联动,配合在呼兰县内调查穿44码鞋子的成年男性,一时间,呼兰县内到处都是军警。

也不知什么时候,呼兰县内传出一些谣言:呼兰大侠专杀警察。

愚昧的民众哪里知道,在那52条人命中,有些还是孩子,有些是老人,而那些被杀的警察,都是尽职尽责的好警察。

本以为在这种情况下,凶手会逃离呼兰县。军警们也在各处车站码头,严查成年男子,甚至临时拘捕了一些可疑的人。

令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是,在专案组抵达呼兰县的第四天,即4月6号夜里,痕迹鉴定专家王某和赵某,在公安局招待所里研究完相关资料之后回屋睡觉,遭遇了呼兰大侠的黑手,都是一刀致命,现场同样留下“呼兰大侠”四个血字。



在同一天晚上,另外三名侦查组成员以及四个家属全部被害,现场同样有“呼兰大侠”四个大字,杀人的手法也都一样。

现场同样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这是在公安局的招待所,门口还有看门的守卫,凶手如此猖狂,一个晚上在几个地方作案,还如此从容?

如何避过在街上警戒的军警?

如何知道痕迹鉴定专家王某和赵某的住处,准确地进行击杀?

一般普通的老百姓,不可能办到!

有人认为,这个呼兰大侠很可能是退役兵,又或许也是个警察。

于是警方在内部开始调查,所有接触过案件的警察,均在调查之内;还有部队退役进入警队的,临时脱岗的,都被列为重点调查的对象。

就在警方内部调查期间,又发生了一宗命案,这次是县公安局副局长郑某。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