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岁巨婴刘思琦:吃饭靠人喂,每日花销过万,现在过得咋样

分享至

16岁的刘思琦,是一个深受溺爱的“公主病”少女。

在她的世界里,小姨是她的侍女,舅舅是专属司机。

弟弟被她视为敌人,父母则是随时可取款的自动提款机。



她的日常生活无需自理,任性妄为,经常对家人大发雷霆。

为了让她懂得生活的不易,家人毅然决定采取极端措施,将她送到贵州大山进行人生交换体验。

数年过去了,刘思琦的态度和行为是否真的有所改观呢?

她现在的生活状态究竟如何?

宠着长大的孩子

在盛夏的一个晴朗午后,盘锦市的繁华街道上,一个年轻的女孩儿走过人来人往的商场。她身着昂贵的时尚服饰,一头长发披散在肩上,脸上带着一副高傲的表情。这位少女,正是刘思琦,这个被金钱包裹的“00后”公主。

刘思琦从小就享受着金汤匙的滋养,父母是盘锦市的名媛富商,他们的财富似乎无尽无穷。这种富有的生活背后,却是父母日夜奔波的辛劳。他们对女儿的爱不少,但因为事业的繁忙,却无法亲自照顾她。



为了弥补这份亏欠,刘思琦的父母不惜代价,高价雇佣了她的亲舅舅和亲姨妈,为她提供贴身照顾。从此,她的生活就宛如童话中的公主,小姨成了她的贴身保姆,每天都在她起床后第一时间为她穿衣梳妆,甚至连袜子都由小姨亲手为她穿上。

进食时,小姨需要一勺一勺地喂她吃饭。刘思琦似乎没有动手的意识,而是完全依赖着小姨的细心照料。亲舅舅成了她的随行司机,保镖兼跟班。无论她想去哪里,舅舅都要立刻驾车带她前往,不论是白昼还是深夜。

曾有一次,深夜11点,刘思琦突发奇想要去大连的知名理发店理发。舅舅虽然有些怨言,但只能默默听从“老大”的指挥,熬夜驾车前往。这个夜晚,她完美地诠释了“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生活方式,仿佛整个世界都是为了满足她的一时兴致。

这种奢靡的生活引来了不少亲戚朋友的不解和批评。他们不止一次劝说刘父刘母要重视教育,认为这样的溺爱只会将孩子养成废人。刘思琦的父母却坚信“穷养儿子富养女儿”的教育理念,认为金钱才是对女儿最好的培养方式。



刘思琦挥金如土,舅舅成了她的免费搬运工。每次奢侈购物之后,舅舅都要负责拎着一车的战利品,成为她的行走提款机。而在这场金色的舞台剧中,刘思琦似乎演绎着自己的独特角色,而她的父母则成了这场舞台上无法停止的“提款机”旋律的主旋律。这个富有的公主,是否能够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仍是一个扑朔迷离的谜。

父母发现问题

在那个阳光明媚的夏日,盘锦市的街头巷尾都弥漫着欢声笑语。这个时候,刚刚八岁的刘思明出生了,成为刘家的掌上明珠。这个小生命的到来,却在姐姐刘思琦的心中掀起了一阵风暴。

从小,刘思琦便是家中的公主,父母的心头肉。随着弟弟的降临,父母对她的关心逐渐减少,全家的热切目光都集中在刘思明身上。刘思琦的心头燃起了一团不满的火焰,她觉得弟弟抢走了她所有的宠爱。



这份不满在她的性格中逐渐蔓延,她变得越发暴躁,经常无理取闹。父母为了维护家庭和谐,只能放下对刘思明的关爱,全家人都围着刘思琦转,试图满足她的一切需求。这样的纵容只是助长了她更加自私任性的本性。

刘思琦对弟弟表现出的敌意尤为明显。每当弟弟吃了她的零食,她就会愤怒不已,动手打人。母亲想要劝阻时,却只能面对女儿更加疯狂和愈演愈烈的态势。有一次,她甚至对弟弟说:“这个家是我的,所有人都要听我的!”这番话激怒了母亲,使得家庭气氛更加紧张。

父母深感女儿的问题日益严重,她的将来岌岌可危,必须采取有效的教育手段。于是,他们决定给女儿上一堂生活的第一课,让她去赚自己的第一桶金,希望通过反向挣钱的方式,让她认清现实。

刘思琦接受了这个任务,然而她对赚钱的理解却令人啼笑皆非。她选择了在夜市摆地摊,购置了一批所谓“便宜”的手机壳准备销售。她眼中的“便宜”价格却是几十块钱,再加上她炫耀的上千万兰博基尼,使得夜市上的群众只是围观而不购买。



不甘心失败的刘思琦急中生智,开始疯狂喊价:“全场只要2元!快来抢购!”这一招虽然博得了短暂的喝彩,却导致所有商品被抢购一空。她高兴异常,以为终于证明了自己会赚钱。这一场疯狂的乱卖不仅没有盈利,反而赔了几百块钱。

为了庆祝这场“成功”,刘思琦兴高采烈地带着舅舅去高级烤肉店大快朵颐。看到女儿如此荒唐的行为,刘思琦的父母彻底认清了现实。如果再放任女儿继续挥金如土、不劳而获的生活,她将会彻底忘记金钱的价值,沦为一无所有的废人。这个充满挑战的教育之旅,刚刚拉开序幕。

为孩子报名《变形计》

夫妻二人心怀决心,决意为女儿纠正错误的价值观,给她一个改邪归正的机会。当得知湖南卫视的《变形计》正在招募新一季的参赛者时,他们眼前一亮,认为这或许是改变女儿性格的绝佳机会。

在报名时,父母仍然忍心不告诉女儿真相,只是说是去郊外游玩。刘思琦得知后兴奋异常,精心准备了行李,化上了精致的妆容。她跟随节目组来到了贵州一个深山老林的小村落,展开了她变形计的生活。



来到贵州的山村,刘思琦终于摆脱了舒适的城市生活。刚到这里时,她还沉浸在大小姐的气息中,期待村民们会争相合影。她却发现村里的人都不认识她,也没有任何欢迎仪式。更让她崩溃的是,工作人员不让她化妆,并没收了她的现金和化妆品。刘思琦气得破口大骂,把行李全扔了,然后跺着脚走了几步就累得气喘吁吁。

终于来到住处,刘思琦早已饿得肚子直作咕噜声。这里只有几间破旧的房子,什么都没有。她渴望食物和水,但节目组的人却没有给予任何关心。刘思琦不得不自己下山挑水,然后尝试做饭。第一次做饭失败了,她只好去山下的小卖部买东西充饥。没带钱的她却被老板严词拒绝了。

无奈之下,她只能喝水充饥,并决定先睡觉,期望在梦中摆脱饥饿的感觉。对于一个习惯了精致生活的大小姐来说,这种随便的就寝方式显然是难以接受的。再加上她一整天都顶着精致的妆容,急需卸妆休整。直到这时,她才想起自己所有的化妆和卸妆用品都已经随着遗弃在山脚下的行李一同失去。大小姐终于第一次感到无助,也第一次对现实产生了认知。

无论刘思琦怎么哀求,工作人员都对她的请求充耳不闻。气愤之下,她在新的生活环境中撒泼打滚,口不择言地辱骂着身旁的摄像师。对于经常处理这类场面的节目组来说,这样的表现并不足为奇,根本没有人理会她的发泄。



在这几天的困境中,刘思琦只能默默忍受,顶着脸上的“花脸”熬过漫长的日子,直到节目设置的“父母”出现在她的生活中。这对中年农民热情地招呼她一起进餐,桌上摆满了各种乡下家常菜。

刘思琦一开始犹豫不决,但最终忍不住开始狼吞虎咽,甚至流下了眼泪。她在这一刻恍然大悟,原来生活可以如此简单而美好。随后,她跟着“父母”下地劳作,尽管辛苦,却体会到了勤劳朴实的农村生活。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