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2年陈赓遗孀赴台,十几辆车迎接,傅涯惊慌:都不知道上哪辆

分享至

前言

1992年的一个夏日午后,台湾桃园机场外等候接机的工作人员们忽然看到,十几辆黑色加长林肯停在了出口,一位满头银发的老太太站在车队外一脸疑惑。

“这是谁家的车队?他们到底在等什么人?”

只见第一个下车的西装男子恭敬地向老太太鞠了一躬,笑着说:“傅女士,我们奉老爷的命令来接您回家。”



老太太是谁?她为何会值得如此高规格的接待?今天,就让我为您讲述这位伟大女性的传奇经历。

一段传奇缘分的开始

陈赓大将的第二任妻子傅涯,其人生充满传奇色彩。1918年出生在浙江的她,生于书香门第,父亲是一位私塾先生。

想当年,她跟随共产党投身地下革命,经历了艰苦卓绝的长征岁月,最终又改头换面成为我军一员大将的夫人。她与陈赓大将也堪称是中国现代史上的一段佳话。

那么,这对男女强人又是如何邂逅的呢?



1940年冬,八路军129师司令部驻扎在山西一个小山村。这天,司令部来了一批客人,是由延安派来的抗日军政大学文工团。

文工团此行是奉命到前线来慰问战士们,他们从延安出发已有一个多月,行程颠簸,路途遥远。到了山西后,大家都已经疲惫不堪,司令部这才让文工团在这里歇脚几日。

刚打完一场大胜仗的陈赓也在司令部养伤。他本就是个极富感染力的讲古人,一听说来了新客人,立刻摩拳擦掌要过去瞧瞧。



陈赓本身在文艺方面也很有造诣,一听是抗大的文工团,他就打算过去应聘一番,将自己在战场上丰富的经历娓娓道来,让这些青年人也能在艺术创作中汲取更多兵家精神。

果不其然,陈赓很快就与文工团的队员们聊开了。只见他眉飞色舞,将自己在延安、上海的种种遭遇娓娓道来,引得众人入迷。

而坐在角落处默默倾听的傅涯,更是对陈赓这番自述史深深折服。她发现陈赓将军不仅在战场上勇猛无匹,还对文学艺术颇有心得,简直是当之无愧的文武全才。



其时的傅涯,正值最美好的少女时光。她长得标致,性格活泼,很快就成了文工团里的一道靓丽风景线。陈赓也注意到她了。结束讲古后,他随口问道:“这个小姑娘,叫什么名字啊?”

一旁的师长王智涛立马会意,笑着说:“傅涯,我们文工团的顶梁柱,以后可是要靠她担大旗的。”

陈赓点点头,正色说:“那就得好好培养,革命事业需要你们这些年轻同志的接力支持。我看傅涯同志资质不错,以后在文艺创作方面肯定能有所建树。



你们抗大现在有哪些著名老师?她都得拜师学艺,将来才能在文艺战线上成为一名出色的革命传播者。”

王师长听陈赓这样郑重其事地夸奖傅涯,心中暗喜,赶紧把抗大文艺方面的情况跟陈赓详细汇报了一遍。

两人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聊开了,话题从文艺很快延伸到了党的宣传鼓舞和军心士气等问题上,你方唱罢我登场,反正就是聊得热火朝天。



这时文工团里的队员们也都哄然散去。只留下傅涯一个人坐在那里,不知所措。

“来来来,傅同志您也过来一起聊聊。”王师长招呼傅涯到两人跟前。“刚才陈将军可是对您的前途计划大加赞赏,您一定要努力实践,别辜负将军的一片苦心!”

傅涯红着脸站起身,拘谨地跟两人打了个招呼。陈赓上下打量着她,忽然来了灵感:“来,傅同志,今天就由你为我个人演出一段,如何?无论唱歌、跳舞还是诗朗诵都行,让我也预见一下你未来的艺术成就!”



傅涯被点名要即兴表演,吓得面红耳赤。她结结巴巴地说:“我、我年纪小,经验不足,将军恐怕......”

“不碍事!你就放开来唱,那些老戏骨们唱出来的,我可都听烦了!”陈赓大笑着打断她,一副少女演出能让他大饱眼福的样子。

也不知怎的,傅涯在陈赓这样亲切的目光注视下,突然打开了话匣子。她不再羞涩,而是轻轻哼唱起一首苏联红歌《斯大林格勒进行曲》......



那天傅涯的表演可谓意外收获。她的歌喉甜美清脆,加上少女独有的青涩感,让人听后神清气爽。陈赓和王师长都连连赞不绝口,极力称赞她的天赋与潜力。

“我看好你啊,傅同志!”陈赓笑呵呵地搓着手,一副恨不得立马收傅涯做门生的模样,“以后我就庇佑你这个师徒,保证让你在129师大显身手!哈哈哈哈......”

傅涯红着脸低声道谢,跟两人告了别就匆匆离开了。她的心中久久无法平静,脑海里翻来覆去都是陈赓那张容光焕发的脸。



一见钟情,爱情经不起等待

或许是那天的演出太过投缘,从此以后,陈赓总是不经意间望向傅涯。而后者也常常会羞红了脸,落荒而逃。战友们都看出两人间似有暧昧,有人打趣说,陈师长这是在前线又找了新欢!

这话传到傅涯耳朵里,吓得她整整一周不敢正眼瞧陈赓。陈赓在妻子王根英牺牲后,一直守寡到现在。傅涯最讨厌的,就是被人说成为情妇嫁祸正室。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