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军长,我就是军长他爹”,惹怒军长调500兵狠砸“金伯帆”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吴迪,原本只是在石家庄一家服装厂做起了批发生意,然而商业头脑与手段,很快令他在行业中脱颖而出。

几年时间,吴迪已经成为本地最大的服装批发商之一,手头上的资金越滚越肥。

金钱的增加使得吴迪对生活的追求也越来越高。不再满足于市郊普通住宅的他,将矛头对准了当时正蓬勃发展的娱乐行业。

20世纪90年代后期,随着社会解放,各类歌舞厅、洗浴中心、桑拿会所大行其道。

它们的出现满足了人们休闲娱乐的需求,同时也产生了可观的经济效益。所以,吴迪也决定分一杯羹。

他先后在石家庄最繁华的几条商业街,投资了数家大型的娱乐场所,都是当时最顶级的配置设施。

其中最著名的,便是金伯帆娱乐会所——这座占地两万平方米,耗资上亿元建造的奢华场所,更是整个河北省内少有的。

它集酒店、健身房、游泳池、露天网球场等各类休闲设施与高级餐饮于一体,被誉为是“石家庄的夜生活胜地”。

然而,那不过只是金伯帆最表面最合法的一面。在这光鲜亮丽的外表下,还隐藏着更加隐秘和非法的种种生意。

从一开始启动的时候,金伯帆便开始在内部运营起了地下赌场、提供毒品交易等黑色生意。这其中最主要的,还是有组织的卖淫活动。

金伯帆雇佣了数十名年轻漂亮的女性,作为看起来合法的“技师”,实际则通过暗语提供性服务挣钱。



所有这些见不得人的勾当,都需要背后强大的保护伞作支持。这也促使吴迪深入到了石家庄的黑白两道之间,极力拉拢结交政府官员、公安警察以及本地各大帮派头面人物。

金钱与美色的交换,让他积累起了一张博大的人脉关系网,黯然经营起了这片灰色地带。

多年来,金伯帆作为吴迪商业帝国的核心,在石家庄娱乐业界独占鳌头。那已然成为了吴迪这个人最大的骄傲,他将其视为自己毕生的杰作。

他相信只要金伯帆在,自己在本地商界就是如日中天。

因此,吴迪是当地颇具声望的人物,在江湖上行走了20年,黑白两道都有份,几乎没有人敢得罪他。



然而,在2007年7月的一天,吴迪却得罪了一个有着强大背景的神秘人物,导致金伯帆这家华丽的酒店被彻底摧毁。

这位神秘人的身份是谁呢?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2007年7月,在河北石家庄最著名的洗浴中心“金伯帆”门口,一个结实的汉子从车上缓缓走下,门口的保安彬彬有礼地为他引路。

这位汉子的身份非常不简单,他叫秦卫江,是一位级别不低的军官。他的父亲秦基伟更是一个声名显赫的人物。

在抗美援朝战争中,秦基伟表现英勇,娴熟地使用苏联支援的“喀秋莎”火箭炮,让美军应接不暇。1988年,他被任命为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并被授予上将军衔,,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集团军的总军级高级将领。

这一次,秦卫江选择在“金伯帆”接待一位老战友。

这位老战友是秦军长的发小,由于工作原因,两人已有十年未见。如今重逢,作为东道主的秦军长难得大方一次,请老朋友在石家庄最有面子的酒店歇息。

门口的服务员见秦军长和友人穿着朴素,驾驶一辆价值两三万块的北京吉普212,车牌也是地方的。然而,他并没有因此抬高眼皮,只是带着假笑说:“不好意思二位先生,请问你们有熟悉的技师吗?”

秦军长客气地回应服务员:“小同志,我们只是来蒸个桑拿,麻烦给我们安排个包间。”

服务员嘀咕了两句,不情愿地领着秦军长上了二楼的包间。秦军长和友人,还有一个兼职警卫兼司机,三人都是一身便装。

在包厢里,秦军长和友人一边享受桑拿,一边聊着过去的事,感到十分惬意。这时,一位服务员不经敲门就走了进来,问道:“俩位先生,需不需要本店的特殊服务?”

秦军长一时没反应过来,反问:“什么特殊服务?”

服务员急了,揶揄道:“这位老板你真会说笑,特殊服务就是找三俩个小妹,来帮你们洗澡按摩啊。”

秦军长听他这么一说,回过神来,客客气气婉拒:“小同志,我们不需要,你先出去吧。”

服务员一直嘟嚷不满,等他走开后,秦军长向朋友表示歉意:“听说这家店有点不干净,没想到确实是个不正规的地方。”

朋友安慰他说:“在军队里还好,那里的环境相对单纯,我在外地对这种事情已经见怪不怪了。”

没过多久,由于旅途劳累,朋友沉沉睡去。秦军长因为中午要接人,没有来得及吃早餐,于是朝着楼上的酒店食堂走去。

走上三楼,他才发现那里的情况完全不同。

到处都有衣着暴露的年轻女孩来回走动,透过包间微开的门缝,还能隐约看到里面有一些小姐在媚笑着张开双腿,依偎在客人身上任由摆弄。



秦军长观察到三楼的男性客人,有的身材肥硕,显然是富有的新贵;有的年轻貌美,似乎是那传说中的富二代。与那些张扬奢华的新贵和富二代相比,还有一些客人低调谦和,但身上散发出的威仪却明显透露着一种发号施令的气质。

这种气质只有那些长期在机关单位工作的人才会有。

看来这里的消费群体不仅仅是富豪,还有一些有权势的人。

秦军长心生疑虑,悄悄取出手机,用低声吩咐司机,让他搭乘电梯前往负一楼的地下停车场,查看停放了哪些车辆,并拍照发给他。

不久后,秦军长收到了一条彩信,画面上显示,庞大的停车场停满了各式豪华车辆,其中还有一些挂着特殊牌照的车。

这群人真是一群利益蛀虫啊,秦军长淡定地保存了这些图片。

三楼的保安看到秦军长左顾右盼,上前询问是否预订了包厢。秦军长解释说只是来这里吃个饭而已。

这时,友人也醒来了,前来三楼餐厅找秦军长。由于两人都有工作事务,他们决定在餐厅用完午餐后分开。

吃完饭准备结账时,秦军长不慎失手打碎了一个杯子,秦卫江军长客客气气地叫来服务员,问他,“粉碎那一个水杯要多少钱?”

这个服务员正是之前在二楼问他们要不要特殊服务的那位,在秦军长这里碰了一鼻子灰本就心中暗自窝火。

服务生扫视了一下衣着很朴素的秦卫江,随意便说,“土农村的,粉碎一水杯要50元钱。”

军长说:"能否少一点呀,我觉得那水杯数最多就值10块钱。"

这一说没事儿,服务生就更起劲了,回道:"少一点对吧,那么就100好啦。"

不要说军长,便是一个一般的参军的,碰到这类状况,都得肝火上冒。

这时候军长身旁的一个参谋长就向前讲到:"去把你主管叫回来。"

服务生讲到:"如果要我叫主管过来,要500元,土包子!!!"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