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女教师被奸杀,法医保存精斑25年,凶手却让警察难以置信

分享至

1991年5月23日,河南焦作修武县五里源乡河湾村,31岁的乡村女教师魏淑敏从家里拿出最后的一张100元整钱,带着4岁的儿子骑车去修武县城看病赶集。然而直到夜幕降临,魏淑敏和儿子都未回家。

丈夫曹正红在家左等右等,始终不见妻儿的身影,这才惊慌起来,赶紧叫上自己的大哥曹正清,和他一起骑车到县城集市去找。

到了集市,里面的人几乎都走光了,打听一番之后,也没有人见过魏淑敏母子,直到晚上十点,还是一无所获,两人就一起往回村的方向找。



路上,俩人遇上了曹正红的邻居,邻居刚从集市收摊,他比划着麦田的方向,说中午时曾在磨台营村的井旁边见过一辆翻倒的自行车。

两兄弟闻声,十分紧张地赶去,曹正清打着手电四处乱照,很快在地上见到了一只儿童球鞋。他顿时心下一惊,那正是上个大集他送给侄儿的鞋!

再往井内照去,只见井水里竟然漂浮着一具男孩的尸体!曹正清腿脚一软,瘫坐在了地上。

正在鱼塘里摸索的曹正红见状,凑过来问情况,见到井中景象时,曹正红也傻眼了,他儿子居然死了!

曹正清稳定情绪后,立刻报了警。修武县公安刑警大队赶到,警员范新河往井内一瞄,见孩子头朝南,脚朝北,侧着身子漂在深度1.6米的水面上。

之后又观察到机井周边有一圈浮土,一些杂草,以及数个成年男子重复踩踏的痕迹。

经专业人士鉴定,当场排除了报案人及父亲曹正红的足迹。

鉴定人员一边记录着讯息一边直摇头,现场情况多变,这给收集线索的工作带来了诸多难度。

勘察结束,侦查员打着手电,由技术员付新忠将男孩尸体打捞了上来。

事过多年,提起这桩案子,仍会让付新忠感到痛心,他说自己这辈子都忘不了那个场景:紧闭着嘴、眼,双手攥着拳头,脸色惨白惨白的。

看到儿子的死相,曹正红再也绷不住,抱着湿淋淋的小儿就嚎啕大哭起来。



就在刑警们准备对案情进行分析的时候,一位年轻的刑警听到井中有动静,拿手电一照,他登时惊呼:“又浮上来一具尸体,是个女的!”

曹正红本以为妻子还活着,听到那声喊,他心如死灰。

很快,女尸也被技术员打捞了上来,经曹正红认定,正是他的妻子魏淑敏。

刑侦技术人员立刻对两位死者的死因进行了初步侦查,发现母子都为头部机械性损伤,用大白话说,就是被砸碎头骨死的。

孩子除了掉了一只鞋,衣着是完整的,魏淑敏却是一丝不挂。警方立刻断定,这是一起奸杀案。

在当时,警方的办案条件相当有限,没有夜间办案的设备,更没有专业的尸体解剖室。那一夜,刑警们轮班打盹守夜,一直到次日早上。

警员范新河组织工作人员在小麦田里开辟出了一块空闲的地方,然后铺上一块席子,当场解剖验尸。

同时,法医还在魏淑敏的体内提取到了一枚精斑,这枚精斑是犯罪人所留下的重要犯罪证据,也正是这枚精斑在25年后,实现DNA技术,让警方侦破了这场疑案!

经法医鉴定,魏淑敏肺里没有呛水,也就是说,她是被杀死后扔入井内的。

解剖进行的同时,有侦查人员在麦田的另一侧,寻见了一条长有14米的拖拽痕迹,正好朝向机井房的方向。



并且拖拽痕迹的中间,有一双36码的女士鞋,曹正红痛心疾首地点着头,他表示妻子离家时穿走的就是这双鞋。

只是刑侦人员相当不解,那条路可是河湾村到县城的必经路,那天还正好赶集,犯罪人是怎么避开视线作的这桩案呢?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