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知我从养父那继承300万遗产,亲爸亲妈带着两个弟弟上门相认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30年前我被亲生父母狠心抛弃。

腿脚残疾的养父收留并养育我长大。

如今养父意外离世,老宅拆迁款全部留给我,这时,亲爸亲妈带着两个弟弟上门要和我相认。

一口一个女儿叫的再甜都没用,难道我不懂你们的目的吗?



1

孩子满月那天,本来老公和婆婆一家都说不要大摆,太浪费,可是我爸觉得这是值得庆贺的大事,所以还是摆了5桌。

我知道我爸的想法,毕竟苦了这么多年。

现在老宅刚拆迁,我也刚生了儿子,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去,所以他特别高兴。

我爸请的5桌人里面,有3桌是以前村子里的邻居。

酒席结束的时候,他还非要拉着曾经的那些好友换了个地方继续喝酒聊天。

然而,半夜我突然接到电话,我爸因为喝酒喝到不省人事,送去了医院。

等我和老公赶到医院的时候,医生已经遗憾地告知我,他们尽力了。

我爸因为饮酒过量导致酒精中毒猝死。

什么叫做乐极生悲,我在那天算是真正的体会到了。

早晨我爸还笑呵呵地逗着我的儿子,如今却阴阳两隔。

我扑在我爸冰冷的身体上边骂边哭:

“叫你不要喝酒,你就是不听!小宝都还没叫你一声外公,你给我起来!”

本来我三十年来的人生即将开始好转,老天爷赐了我一个儿子,却带走了养大我的亲人。

为什么非要这样欺负我们这个苦命的家庭?

婆婆也第一时间赶来了医院,极力地安抚着我濒临崩溃的情绪。

老公也让我好好休息,我爸的身后事几乎都是他和婆家几个亲戚在帮忙操持着。

2

我爸其实是我的养父,因为他小时候贪玩摔残了腿,所以这辈子没娶上老婆。

成年后,他在奶奶的介绍下跟着一位木匠学了手艺,平常就给周边几个村子的人做点木工活维持生计。

再后来,他申请到了残疾人电三轮的牌照,偶尔也会去镇子上兼职载客和拉货。

而我就是他在一次去隔壁村送货的途中遇到的。

从小到大,爸爸和奶奶就对我非常好。

要知道在那个重男轻女的年代,特别是村子里,一个女娃不仅吃得好穿得好,还能上大学,真的是很难得的。

读高中那会,我也曾叛逆过,总觉得我爸每天开着残疾人三轮车来接送我很丢人。

为此我还曾经对他大发脾气:“你以后别来了,要是被同学看到,我都丢面子。”

虽然我爸委屈又难过地答应了,不过其实我一直都知道,他根本不放心我一个人。

每天放学,他都会躲在很远的地方看着我,然后默默跟在不远处陪我一起回家。

现在回想起来,我也是无尽的后悔。

虽然后来我懂事了,也和我爸的感情越来越好,不过也还是有不少遗憾。

要是当时没对他发脾气多好,能够坐在爸爸的小三轮背后,是多么求之不得的幸福呀。

3

在我爸的葬礼上,曾经的村长带着一对老夫妇找到了我:

“小梅,节哀顺变,另外我介绍两个人给你认识,他们是专程来找你的。”

“找我?”

“对,他们就是你的亲生父母,这位是……”

没等村长介绍完,那个老妇人已经控制不住情绪,哭着朝我身上扑来:

“女儿啊,妈做梦都想着要找你啊,我的好女儿。”

我着实被眼前的老妇人吓了一跳,有些惊恐地看着村长和他旁边的老男人。

老男人也是饱含热泪地看着我:“你都长这么大了啊。”

“你们先别哭,慢慢说。”

说着村长赶紧把老妇人从我身上拉开。

听到声音,老公和婆婆也朝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在老妇人哭哭啼啼地讲述下,我才知道他们这是准备来和我相认的。

虽然老妇人说得很动情,不过或许是养父刚离世,我对他们所谓的诚意没有一点感觉,反倒是觉得有些厌恶。

“不好意思,今天是我爸的葬礼,我现在没心思考虑自己的身世问题。”

我面带不悦地打断了他们,他们一时也有些尴尬,好在村长立马打了圆场:

“对,今天是阿海的葬礼,你们要和小梅相认从长计议,好吧。”

“哦,哦,是,是,小梅你节哀,我和你爸过些天再来看你。”

听着村长的话,老妇人留下1000元帛金,并且向我要了一个电话号码,就先离开了。

看着老妇人他们离去的背影,我还想着是不是老天爷可怜我,在我失去养父的时候,又让亲生父母来认我。

然而,事实证明我想多了,他们所谓的认我是有目的的。

4

我养父头七刚过,我就接到了我亲妈打来的电话。

犹豫再三,我还是同意和她见了一面,然而这一面彻底让我看清什么叫人性的黑暗。

“小梅,都怪我,是妈当年没本事,没本事留住你,才会把你送给别人。”

刚见面,老妇人就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和我道歉。

说实话,对于这种开场白,我没有一丝感觉。

毕竟我又不是被拐卖的,又不像电视上那种几十年寻亲的感人肺腑,再说养父和奶奶对我非常好,我没有受过一点点委屈。

我礼貌性地回应道:“没事,你看我现在不也是活得好好的吗?我能理解。”

说到理解,我也是真的能理解。

那个年代村民家境都不好,特别又喜欢男孩,所以女孩送人很常见,我也从村长那得知,我还有两个亲弟弟。

这时,老妇人拿出一个有些发黑的银手镯递给我:

“这是妈当年准备送给你的,可是你还没满月就被你爷爷送人了,我……”

话没说完,老妇人掩面大哭,一旁的老男人一边安慰着她,一边也在和我抱歉:

“女儿,那个时候老人家都是重男轻女,你也别怪爸妈哦。”

看着他们真情地流露,我的鼻子一酸,眼眶里也是泪水在打转。

5

老妇人稍微平复了一下情绪,又拉着我的手,絮絮叨叨地说起了她家里的那些事。

什么他们后来搬家去了镇子上,什么弟弟小时候调皮,不过这似乎和我无关,毕竟我又没有参与。

大约半小时后,我实在忍不住,就打断了她:

“其实养父对我很好,我也很感恩,很知足,你们也不需要内疚,都过去了,现在我也有了家庭,你们不用担心。”

听着我的话,他们互相对视了一眼,有些尴尬地朝着我点点头。

“看到你好,妈也就放心了,但是你始终是我们陈家的人,所以我和你爸也希望能带你认主归宗嘛。”

认主归宗?

先不说我没吃过你们陈家一口饭,就现在我养父刚过世,就要我改姓,岂不是大逆不道?

“不好意思,可能不太合适!毕竟我养父和我生活了30年,现在他才走,就要我跟你们改姓,于情于理都不合适。”



我知道她们一定会纠缠这个问题,所以我立马找了一个台阶给自己下:

“既然我们也有彼此的联系方式,以后两家人有空可以常走动就好了嘛。”

说完我表示自己还有事,准备离开。

这时,老妇人一把拉住了我,欲言又止,还不断地看向老男人,眉眼里似乎在交流和算计着什么。

犹豫了片刻,老男人有些结巴的谴责道:

“小梅,道理大家都懂,但是你始终是我陈家的人,事实改不了,迟早也要改回来的,而且我们都来认你了。”

这种妥妥地道德绑架就令我有些不悦:

“出生我确实改不了,但是我谁养大的我心里清楚,如果你们一再强迫跟你们姓,那就不用认我了!”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