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1971年周总理返京后,突然问卫戍区司令吴忠:哑巴同志还在吗?

0
分享至

1971年10月的一个下午,周总理刚刚从广州回到北京,吴忠和卫戍区的几位领导前往机场迎接。回到中南海后,周总理在谈话中忽然想起了什么,问吴忠:

“哑巴同志还在一师吗?”

周总理口中的这位“哑巴同志”名叫熊世皮,不过这个名字是在他去世之后,经过考察才得知的。长久以来,“哑巴”就是熊世皮的名字,也伴随他走过了一生。



1935年,红军长征抵达四川大渡河畔,准备翻越夹金山。由于对路线不熟,保卫大队便派出侦察员,希望能找到几个老乡担任向导。结果侦察员转了整整两天时间,硬是一个人都没见到。

原来,当地的老百姓长年受到军阀迫害,一见到军阀就害怕。红军到了之后,他们以为是军阀又来了,慌慌张张全都逃命走了。



正当侦察员一筹莫展,不知如何回去复命时,“哑巴”出现了。

哑巴个子不高,圆脑袋,大眼睛,身体强壮,一身衣服已经破破烂烂,浑身还散发着一股异味。无论侦察员问什么问题,哑巴只会“嗷嗷”地叫。警惕的侦察员怀疑他是敌人派来刺探军情的奸细,为了不暴露中央领导和部队的行踪,索性将他控制起来,带回了部队。



经过两天的观察,发现哑巴确实不会说话,部队首长决定让他离开部队。结果哑巴却死活不肯走,坚持要跟着红军队伍,还主动承担起最苦最累的活。部队首长几次劝说,哑巴大发脾气,急得用手直比划:

“跟着红军好,有衣服穿,有东西吃,我不想回去了,想跟着红军一起走。”

就这样,经领导批准,哑巴留在了红军队伍,主要的工作就是背行军锅、担炊具。也因此成了长征路上唯一的哑巴红军。



哑巴入伍不久,就迎来了爬雪山、过草地的艰苦行军。对于其他的红军指战员来说,这样的艰苦行军对身体的考验极大,但对于从小生活在这里的哑巴,却早已经适应,在行军途中展现出过人的能力和潜力。

在翻越夹金山的时候,原本稀薄的空气就给行军造成了极大的阻碍,像挑夫和炊事员这种,还得背着数十斤重的炊具,身体要承受比别人更大的压力。



每当遇到爬不动的战士,哑巴就主动将他们身上的东西背到自己身上。等到了山顶之后,连队几乎所有的炊具都到了哑巴的背上。战士们紧盯着哑巴身上堆成小山一般的炊具,不由地发出赞叹声。

过了雪山就是草地,为了减轻战友的负担,哑巴肩上担着100多斤重的担子,还不时要扛起牺牲战友的背包和枪支。不论道路如何艰难困苦,哑巴都毫无怨言。



有一次,班长不慎掉入泥潭,为了不连累战友,班长大喊着让其他人赶快离开。哑巴见状立刻将行军锅放入泥潭,自己站在锅里,将绳子系在锅把手上,一头交给岸上的战友。

大家使出浑身解数将行军锅推到班长身边,哑巴死死拽着班长的胳膊,大家齐心协力将班长拖了出来。班长上岸后,激动得抱着哑巴放声大哭。要知道,当初就是他怀疑哑巴是奸细,把他绑回了部队。



长征结束后,哑巴随部队来到了陕北,除了在炊事班干一些杂七杂八的事情,还负责挑水、烧火、喂马等工作。不但战士们喜欢他,就连中央首长们都关心着这个哑巴红军。

有一次,哑巴去挑水的时候,脚上的草鞋系带断了,走起路来不太跟脚,哑巴便扔到路边,打赤脚走路。正当他挑着水经过一条公路时,一辆小轿车停到了他身边,朱老总从上面走了下来。



哑巴虽然不知道朱德的姓名,但知道是部队里的大首长,激动地放下水桶就跑了过去。朱德见到哑巴后,紧紧握着他的手,竖着大拇指对他说:“你辛苦了!”当看到哑巴光着脚时,朱德的眉头紧皱,向警卫吼道:“去把你们营长叫来!”

营长和教导员急急忙忙跑来,见朱德满脸怒气,哑巴也站在身边,以为哑巴闯了祸,急忙向朱德报告,说哑巴不懂规矩,如果做错了事,请朱德批评指示。结果朱德怒斥道:

“你才不懂规矩,你这个营长怎么当的?就是这么爱护战士的吗?”



营长一时间摸不清头脑,朱德的卫士长赶忙悄悄使眼色,朝哑巴努了努嘴。营长恍然大悟,赶忙说这就给哑巴发新鞋。朱德的脸色这才好转,说以后自己要是再看见哑巴光着脚,他这个营长就不要当了。

哑巴听不到他们的对话,只是一个劲儿地傻笑。朱德转身把哑巴脖子上的毛巾取下,亲自给哑巴擦去额头上的汗珠。上车前,朱德拍了拍哑巴的肩膀,对他比了比大拇指,表示称赞;哑巴也亲热地拍了拍朱德的肩膀,伸出大拇指朝朱德比了比。



新中国成立后,哑巴随中央警卫部队进了北京。到了大城市,炊事班不再需要挑水、烧火,后来连马都没有了,哑巴就开始闲了下来,但他总想找点事情做,结果新兵们又抢着把活都干了。

入伍20多年,哑巴从来没这么清闲,反而还有些不自在,干脆整天扛着扫帚,在机关大院里转悠,哪里不干净马上打扫。



此时哑巴的身体已经大不如从前,体检时还发现了一些小毛病。师领导本想让他就此养老,结果哑巴只在荣军院待了半个月就回去了。恰好营区有一片荒地准备开发果园,于是师领导便决定让哑巴去管理果园。

哑巴高兴地接受了任务,无论刮风下雨,都能看到他出现在果园。哑巴这一干就干了16年,担任果园的管理员,可以说是他一生中最高的职务了。



1955年全军大授衔,师领导专门对哑巴的问题进行了研究,决定授予干部军衔,定为少尉正排级。同时总政又授予哑巴三级八一勋章和八一奖章,从此哑巴也有了自己的档案。

哑巴在警卫部队中深受大家的尊重,每当见到他,大家都会主动停步向他敬礼。大家都知道,哑巴虽然没有立过战功,但却是以为真正的功臣,毛主席、周总理和朱老总都曾向他竖过大拇指。



为了让哑巴安度晚年,组织上曾多次考虑给他找个老伴,也曾想和他家乡的亲人取得联系,可惜最后都没有成功。按照中央首长的指示,师里给哑巴置办了家具,改善了伙食,逢年过节还要去慰问。

1972年,哑巴突然心脏病发,大家都以为他挺不过去了,甚至连悼词都写好了,没想到他却奇迹般地恢复了。这一次经历之后,师党委决定将哑巴安排进师医院的单间病房,并派专人照顾生活起居。



考虑到哑巴平时喜欢看戏和文艺节目,师里专门给他买了一台18寸的大彩电;哑巴在延安时期的老指导员杜泽洲,还以卫戍区的名义送给他一台电冰箱。

尽管在医生和护士的精心照料下,哑巴的身体状况趋于稳定,但毕竟上了年纪,哑巴又被查出了其他的慢性病。经过师党委讨论,决定成立专门的医疗小组,并让哑巴享受副师级离休待遇。

1983年6月,89岁高龄的哑巴在北京逝世,追悼会和遗体告别仪式都在八宝山举行,骨灰也被安放在八宝山革命公墓,骨灰盒上的姓名写着“哑巴同志”四个字。

哑巴去世后,留下了7000多元工资和一些简单的家具。由于哑巴没有后代和亲人,无人继承他的财产,师党委决定将哑巴的遗产捐出去,让哑巴的精神永远传承下去。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红色风云
红色风云
欢迎大家关注红色风云
898文章数 5018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专题推荐

永远跟党走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