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老大刘汉在长沙谈项目被文烈宏坑5000万,周公子直接杀到长沙!

分享至

注:本文基于网络传闻改写,情节有润色,请感性阅读,理性对待

四川黑老大刘汉,之所以被称为枭雄,因为他的确在川渝地区名噪一时,纵横数年,成为黑白两道都敬畏的黑道老大、资本大鳄!

刘汉的发家史罪恶累累,血迹斑斑,其财富是靠巧取豪夺、违法乱纪、不择手段攫取,明面上是阳煦山立、冬日可爱的笑面菩萨,暗地里却是面目狰狞、戕人害命的鬼面罗刹!

1969年出生的文烈宏,被长沙“道上”的人尊称为文三爷。除此之外文烈宏还有一个非常响亮的名号叫“现金王”。

文烈宏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外号呢?据说他的别墅里随时放着大量的现金,自己更是嚣张对外宣布说,在深夜12点后能调动一亿以上现金的除了银行以外,放眼整个长沙只有自己一个人。

这样两个各自盘踞一方的黑老大为了利益产生过哪些纠纷呢?

2006年的时候,刘汉从四川来到了湖南长沙,准备视察一下汉龙集团在长沙的一处房地产开发情况,等刘汉来到长沙以后,才发现这个项目早就停工了很久,刘汉一问这其中的缘由后才得知了情况。

原来是下面的主管经理为了加快项目进度,曾背着刘汉私下找了长沙的放贷大王朱红建,并找朱红建借了3000万的过桥资金。

可没想到事情被长沙江湖一哥文烈宏给知道了,文烈宏对此非常的生气,于是他便通过自己的人脉请相关衙门出手,将刘汉的这笔买卖给停了,久经商场的刘汉很快就通过经理联系到了文烈宏,并表示自己晚上做东请文烈宏吃个饭。

到了晚上,文烈宏如约而至,两人先是在酒局中互相阿谀奉承了一番,接着刘汉就开门见山的对文烈宏说明了项目的事情,文烈宏则是明知故问的对刘汉说道。

“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我不知道那是刘总您的买卖。”

接着,文烈宏向刘汉表示自己一定会妥善解决这件事情,两人在饭局中洽谈的还算挺愉快,可自饭局过后的一连好几天,刘汉仍然没有收到风声,眼看事情没有迎来转机,刘汉只好把电话打给了文烈宏。

文烈宏接到电话后,语气委婉地对刘汉表示,这个项目处理起来比较麻烦,自己也没有把握。

刘汉当然知道这其中的意思,于是对文烈宏表示自己愿意花点打点费,听完刘汉的话,文烈宏说过几天自己会出面组个局,让刘汉跟自己的衙门朋友喝一杯。

两天后,文烈宏将刘汉给带到了自己开设的地下赌场,并且给刘汉介绍了自己的好朋友兼好大哥,是湖南六扇门衙门的副手,姓周。

刘汉一看自己来都来了,于是便让保镖给他取了300万,并通过故意输钱的方式全让周副手给赢走了,周副手一看刘汉这人还挺懂事儿,于是便心满意足的拿着钱离开了赌场。

刘汉本以为事情第二天就能出现转机,万万没想到他还是太年轻了。第二天的他才知道这周副手只是这项目中的一环,而通过直接和间接管理这个项目的还有两个人,一个是所在地的区一哥,另外一个是长沙六扇门的捕头。

也就是说,只有完完全全把这三个人给打点好了,事情才有可能会出现真正的转机,这还是在文烈宏不出来作妖的情况下。

一番权衡利弊后,刘汉想到了放弃,可眼看着自己花费心血的项目就这么荒废了,他心里又十分过意不去,于是刘汉直接去找了文烈宏跟他摊牌。

文烈宏作为一个经常在刀尖游走的人,他哪儿能不知道这是刘汉在变相的跟他亮剑,于是就跟刘汉表示,只要将开发区一半的股权转让给他,这件事情就不算事儿。

刘汉也不傻,纵使这项目最后黄了,光是地皮就能让他回一多半的本钱,于是便一口回绝了这件事情,两人不欢而散。



过了几天后,文烈宏又邀请刘汉来自己的赌场玩两把,并表示今晚会有大鱼出现,刘汉没事儿的时候也喜欢上澳门玩两把,当他听文烈宏说自己开设的赌坊也有不限注的赌桌时,刘汉很快便来了兴趣,于是在当晚再次来到了赌场。

看着桌上的其他几位本地企业家,刘汉也是大手一挥就亮出了公文包里的100万美金,而文烈宏则是热情的将刘汉的钱给换算成了相对应的筹码。

刘汉一看这文烈宏竟能将赌坊打理得跟澳门一般井井有条,也是被文烈宏的能力给深深震撼,要知道以文烈宏这样的赌坊规模和实力,国内绝对找不出第二家。

让刘汉没有想到的是,这次的赌局是完完全全围绕着他自己开展的,周围的几人都是文烈宏花重金请来且牌技精湛的托。

一开始,几人通过放水的方式让刘汉赢了近1000万,纵使刘汉再怎么有钱,他也不会嫌弃自己钱更多。

就在刘汉兴趣大增,准备在牌桌大展拳脚之时,对面的三个托在文烈宏的授意下开始收网,不仅将刘汉赢走的钱全数收了回去,就连刘汉的100万美刀也被输了个一干二净。

文烈宏眼看着已经红眼的刘汉,当即就凑在刘汉的耳边对他说道。

“怎么样,刘老板,需不需要我给你借一点筹码,等你有钱了想什么时候还都可以。”

就这样,刘汉连看都没看就签下了一张高利贷借条,日利率是本金的百分之五十。

当刘汉将借来的3000万全输给对方时,他也渐渐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但苦于自己没有证据,只能暗暗吃下这个哑巴亏。

为了让刘汉放松放松,文烈宏还让湖南的选美冠军田敏送刘汉回酒店休息,刘汉的怒气这才消了许多,当晚的刘汉在酒店度过了难忘的一夜。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