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这仗打完,各级指战员都说“丢脸”,陈毅作检讨:我最善于打败仗

0
分享至

华中野战军在粟裕的指挥下,取得“七战七捷”惊人战绩的同时,位于淮南、陈老总领导的山东野战军,却是处境艰难、屡遭挫折。自陈老总上任以来,就遇到了许多始料未及、难以解决的问题,后来人总结起来是“四难”。



第一难是兵力骤减,陈老总接手之前的山野兵力达12万,机动作战的8个师、3万人,内线作战的11个旅、6万人。抢占东北的命令一下,人走得精光,没了5个主力师、1个主力师大部和地方干部等8万7千人。地方没变小、敌人也没变少,剩下的人手完全不够用。

第二难是编制太杂,不要觉得这不是什么大问题,这涉及到一个指挥命令的问题。当时陈老总手上的人马,主要来自三个完全不同的方面:一是抽调剩下的主战部队,二是从华中抽调来的1纵和9纵;三是地方分区调来的地方部队。他们番号各异、编制不同、兵员装备也有很大的区别。

第三难是所留大将接连折损,一个被称为“军长袖子里的小老虎”的8师一把手王麓水阵亡,年仅32岁;一个山野2纵司令罗炳辉,前线视察时突发脑溢血离世。

第四难是屡有掣肘,这方面主要来自坐镇临沂的饶漱石,他因担心山野南下、敌军蹂躏根据地,坚决反对大军南下徐州。陈老总是有苦说不出啊。



1946年7月,陈老总突破重重阻碍,亲率山野南下。临出发前开动员会,他只说了三句话,传达下去后,迅速燃起全军指战员的雄雄斗志:“我们每个人都要抱定决心:打了胜仗开庆功会,打了败仗开批斗会,打死了开追悼会。”

山野南下第一仗,发生在皖北边上的朝阳集,经过三天激战,消灭5千余敌军,成功阻滞敌人对淮北的进攻。就在这时,敌7军趁我军交战正酣,突袭占领泗县、五河。

山野内部因此,就下一步作战方向,展开了激烈的争论。参谋长宋时轮提议继续南下,攻打泗县——敌军有两个团驻守;参谋处的其他人强烈反对,理由是眼下正值雨季,大军南下,行动缓慢,运输困难,而且敌人占据城高池宽、易守难攻的泗县。

争执不下时,他们请陈老总拍板决定;陈老总从当地干部口中,得知泗县水情再深也不过膝盖,他相信了,也批准了南下。从后来人的上帝视角看,山野此番南下,共有三次机会避免惨胜。



第一次是邓子恢、张鼎丞二人的劝告,他们建议山野南下作战避开桂系(泗县敌军),改打蒋军,但没说动陈老总和宋时轮。

第二次是毛主席的提醒,他认为雨季不好, 多次提醒山野不要心急,直到战斗打响前,毛还在劝山野耐心寻找战机也不迟。

第三次是2纵司令韦国清、9纵司令张震的建议,他们认为泗县河流密集、道路又多被暴雨淹没,而且驻守泗县的敌军是强军,不易快速攻取,应另选作战目标。

这一仗打得怎么说呢,简单讲就是敌军太强大、我军处处要增援;敌人大多是老兵油子,装备也不好,但枪打得很准,战后被评为救护模范的卫生员孙伯启,抢救下的3百余伤员,都是被一枪致残。

泗县一战,山野歼敌3千余,自身伤亡超2千,泗县没拿下。战后,在伤亡最惨重的8师,到处能听到有人呼喊:“丢脸啊,从来没有打过这种窝囊仗!”



战斗刚结束,8师师长丁秋生就骑一天一夜的马,腿裆部都磨出血了,狂奔去向陈老总等首长做检讨、请求处分。陈老总严肃地说:“什么处分?要处分也是先处分我,因为我不该决策打强的,不该打泗县。”

全军士气低落时,陈老总一把揽过责任,给8师全体写了封公开信,并转各师、各纵队。

信的大致内容是:“3月来未打好,不是部队不好,不是师旅团不好,不是野战军参谋处不好,主要是我这个统帅犯了两个错误。过去曾有公论,认为我这个人最善于打败仗。这话很对。我愿这次从不利转到有利,再度证实这个评价。”



这是解放战争中绝无仅有的“罪己诏”,陈老总以一己之力,扛下如山的压力和责难。失败不可怕,可怕的是不知道怎么失败的、不愿承认失败。这次出现问题没打好,那就争取下次别犯再打好。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今人说古
今人说古
残酷的历史动人地讲。
1248文章数 28563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专题推荐

永远跟党走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