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伏特工揪出两名大陆军界间谍,后被台当局判处15年,但至死不悔

分享至

公元1996年,台海危机爆发。当时台当局领导人李登辉在美国的公然支持下以“私人”名义访美,在美国康奈尔大学大肆宣扬“两个中国”言论,这对两岸关系的稳定发展造成严重破坏。

为了从包括政治、舆论以及军事等多个角度进行“反分裂反‘台独’”斗争,中央决定在台湾海峡以及中国台湾附近海域进行军演。

这场军演的目的倒也不是直接武统台湾,而是迫使台湾当局停止促进“台独”的行动。

要知道武统是最后的手段,中央更希望台湾宝岛可以像香港澳门一样和平回归。

故而在制定演习计划时,我军在中央的指示下,决定将演习时使用的东风15替换成空包弹。

这自然是大陆最高军事机密,对岸不可能知晓的,但奇怪的是,几天后,李登辉就直接通过媒体对全体台湾人说,“怕什么,是空炮弹啦。”

李某人为何知道这是空炮弹?他从哪里得来的信息?

更重要的是,因为李某人知道了我们的底牌,台湾当局压根就不紧张,“台独”气焰依旧高涨,而美国方面得知我们演习的是空炮弹后,更是将两艘航母开到了台湾海峡,耀武扬威。

于是,我们这场声势浩大的演习最终无疾而终,预期目标并没有达到,引为憾事。

我们痛定思痛:内部一定有人在泄密,而且从机密级别来看,泄密人的级别绝对不低!

必须要揪出内鬼间谍!

我国安人员旋即启动“1号令”,唤醒潜伏在台湾的代号为“长城”的内线,指示对方在台湾深入调查。

1

这个代号为“长城”的内线就是我方潜伏在台军界的潜伏人员李志豪(化名)。



李志豪接到任务后,一刻没有怠慢,开始着手调查。为了套取资料,他去接近台湾军情局第六处副处长庞大为,和庞大为做起了朋友,他出手阔绰,经常请庞吃喝玩乐,并且给庞大为送了不少厚礼。

有一次吃饭时,庞大为无意中透露他最近要去广州出差。

“去广州出差?做生意?”李志豪想套话。

“是啊,大买卖。”庞大为醉熏熏地说。

“就你一个人?”

“还有一个,张志鹏。”庞大为大着舌头说。

张志鹏这个名字李志豪并不陌生,是以前老军统特工,现任台湾军情处六处第一行动科科长。

李志豪对这一信息进行了分析,他认为,这二人赴广州肯定是要跟在大陆的间谍见面的。可他们什么时候出发?在哪见面?这些统统不知。

幸运的是,经过多方打听,李志豪了解到,庞大为经常使用的化名是:王宝元;张志鹏经常使用的假名是:高至明。

李志豪立即将这一情况通过安全渠道传达给了广东国安部门。

广东国安人员接到信息后,立即在广州各大高级酒店和宾馆核查“王宝元”和“高至明”,但查找半天都没有发现与之匹配的名字,难道说他们另外使用了假名字?

于是国安人员开始扩大搜索范围。可等他们捕捉到线索后,发现,那二人已经闻听到风声,提前离开了大陆。

这次抓捕无功而返。

2

庞大为和张志鹏有惊无险逃回台湾后,开始意识到他们的行程被人泄露了。不然,大陆国安是不可能捕捉到他们的行踪的。

会是谁泄露?庞大为思来想去,想到了李志豪,因为之前只有跟他透露过自己要去广州出差的事。庞大为立即将这一情况报告给了上级台湾军情局局长殷宗文,指出李志豪可能是内鬼。

殷宗文感到这事有点棘手,因为李志豪在军界任职,有一定影响,没有确凿证据,不可能将他怎么样。后来他请“行政院长”出面,将李志豪叫来问话。

李志豪早有准备,他提前准备了一份辩词,声称庞大为被发现是因为他行动太过高调,而且庞大为作为台湾情报部门高层早就进了大陆国安人员名单,只要进大陆势必会被觉察,这跟他有什么关系?如果他真是内鬼,可以接受一切调查和处罚。因为确实没有证据,对李志豪的怀疑也不了了之。

李志豪也很着急,上次没有成功,自己也被怀疑,要想再接近军情局那帮人套情报是不可能了。

该怎么办?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