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的一天是如何过的?3点起床,随后开始枯燥的一天

分享至

前言

凌晨三点,北京城里到处都是沉睡的房舍,这座古老的帝都笼罩在一片静谧中。然而,紫禁城的深处,却有灯火通明的宫殿,半夜三更,还在忙忙碌碌。

这就是乾隆帝起居的养心殿,虽已深更半夜,仍有许多太监宫女来来回回忙活着。他们正在伺候着心中念念不忘的那个人——乾隆皇帝!

一个皇帝,要忙成这样,他到底在做什么呢?

清冷宫殿悄然醒转

凌晨两点半,养心殿后寝宫里渐渐响起窸窸窣窣的声响。值宿的太监宫女们连忙整理仪容,站定两边。只见一位身着长袍的老宫女轻手轻脚地推门进入,手里提着一盏昏黄的灯笼,照亮了这暗沉的宫室。

她走到床前拉开帘幕,烛光下是躺在里头熟睡的乾隆。此时的他正做着一个美梦,因为脸上还残留着淡淡的笑容。

老宫女轻声唤道:“陛下,该起身了。” 乾隆皱了皱眉,很不情愿地翻了个身,嘟囔道:“知道了知道了,让我再睡会儿......”



老宫女无奈地笑了笑,退到一边等着。过了一会儿,乾隆终于磨蹭着坐起身来,一边揉着惺忪的睡眼,一边打着哈欠。他今年已五十有六,不再是当年那个精力充沛的小伙子,每每起这无日无夜的早,着实捉襟见肘。

太监宫女见皇帝醒来,连忙上前服侍。一个老太监递上脸盆和毛巾,一个小太监端来箱子,里面整整齐齐叠放着乾隆今日要穿的朝服。宫女们则端正地站在两边,悄悄打量着皇帝起床后的模样。

乾隆坐在床边,任由太监给他擦脸、梳头、换衣。这些仆从们了解皇帝的脾性,一丝不苟地伺候,生怕惹恼了他。毕竟,皇帝刚睡醒时最是烦躁。

皇帝梳洗完毕,太监宫女这才松了口气。一个小宫女忍不住偷偷打量乾隆,真不愧是位风流皇帝,五六十的人了,容颜却丝毫未老,精神奕奕。

她恍惚回忆起昨天刚进宫的新入选的小宫女们,个个红着脸说皇上英俊非凡,真是国色天香呀!



天色渐明,乾隆换上朝服,来到坤宁宫参加每日的清晨朝会。

坤宁宫是专为皇太后的居所而修建的,自乾隆之母崇庆太后住入后,这里便成了早朝祭神的地方。每日寅时,皇帝与百官要在此举行庄严肃穆的仪式。

乾隆微闭着眼,站在正中的位置。太监宫女捧着祭器,围绕四周跪拜。

乾隆的举止间透着庄重端肃。他受康熙帝的影响极深,言传身教告诫他注重礼法,所以每每主持这等仪式从来笃诚恭敬。

参拜完毕,乾隆来到仁寿宫问安崇庆太后。这已经成了他多年来的惯例。每日清晨与母亲问个安,无论多忙也从未间断。

崇庆太后的身子骨越发虚弱,已经很少出宫了。然而她那双炯炯有神的凤目,依旧闪耀着慈爱的光芒。她温声与儿子闲话家常,乾隆也乖巧地坐在母亲身边。任是再忙的皇帝,在母亲面前也只是个孝顺的儿子。

用过清淡早膳

与母亲辞别后,时间已过六点。乾隆回到养心殿,来到正殿用早膳。



养心殿正殿宽敞明亮,御案上铺着锦缎,摆放着数十道精美菜肴。乾隆落座之后,太监侍膳在一旁站定。

乾隆拿起玉箸,心不在焉地叉起一块香喷喷的烧麦放进嘴里,边嚼边念叨:“我听说工部刚拨了款子修葺顺天府的城墙,你们派人去看看工程质量如何?”

侍膳太监连忙应道:“奴才这就差人去查探清楚。”

用膳期间,乾隆时不时吩咐太监们一些事情,使得这些小太监们应接不暇。其实皇帝用膳的时间并不长,很快就打发太监撤掉了。

用过早膳,乾隆并没有急着批阅文书公文,而是来到乾清宫西暖阁,在这里有清朝历代皇帝的实录保存。他选了一卷康熙实录,坐在暖阁中静心阅读。

读先朝实录是乾隆每日的必修课。他深知那些先辈皇帝留下的实录里记录了很多宝贵的经验教训,所以每日抽出时间研读。

且不说开国皇帝努尔哈赤那坎坷变幻的求学之路给他何等感慨,光是康熙帝实录中的种种细节,都让他受益匪浅、发人深省。



“学而优则仕”,这是他一直谨记在心的康熙帝教诲。要治理这个广袤帝国,自己还有太多需要学习的东西。

乾隆一页页翻阅康熙帝实录,时不时流露出感慨之色。也有几次,他在实录某段文字处反复看了几遍,似是颇有心得。

处理奏折忙上加忙

上午时间到了,乾隆带着一份豁达宽广的心境,来到勤政亲贤殿。

此时此刻,他面前的御案上已经摞满了密密麻麻的奏折。这些奏折从深更半夜开始,就由值夜司的官员们陆续送至皇帝批阅的地方,等着乾隆每日处理。

清朝的奏折制度执行已久,皇帝对天下的种种大事了如指掌。乾隆朝此制更趋完善,奏折的内容范围也日益扩大。

不仅州县官员要汇报本地情况,往往连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也要奏给皇帝过目。这让乾隆的批阅工作日见繁重。



乾隆双手支颐,面色严肃地翻阅奏折。奏折内容五花八门,州县官员报告的灾情、民情,大臣们检举的违法乱纪事件,甚至有个别大臣谢恩问安的奏折。乾隆神色平和地浏览,然后在奏折上逐一批阅。

其间,有几件重要事务,乾隆皱紧了眉头,神色严厉,批示留中处理。待他写完批语,放下笔,神色才稍稍松快些。

如此翻阅批改,一上午的时间眼看就要过去大半。乾隆揉了揉有些酸痛的后颈,伸个懒腰,活动活动筋骨。接着抻了抻有些僵硬的腿脚,这才又重新投入工作中。

某年冬日,乾隆正在勤政殿处理奏折。一份来自杭州的奏折引起了他的注意,述说杭州近日突降大雪,民众生活艰难。乾隆看后不禁回想起年少时第一次见大雪的情形,也是在杭州的日子。

那一年,他随父亲雍正帝巡视南方。初时行至杭州,天色晴朗,万里无云。数日后忽然天降暴雪,银装素裹,美不胜收。

那是乾隆少年时代难得一见的壮丽景象,至今历历在目。也不知现在的杭州还是不是从前的模样?想到这里,乾隆不由得流连忘返,神思万千。

到了中午时分,乾隆拂袖而起,来到乾清宫咨询大臣。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