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二代调戏女子被暴揍,老爸私调特警抓捕,省领导:这是一等功臣

分享至

注:本文为虚构故事,请勿与现实关联

省第一人民医院高干病房里,大多收治的都是退休老干部,然而今天却破天荒住进来一个小年轻。

男孩看上去15、6岁,一头黄毛,腿上绑着厚厚的石膏,他一来,平静的病房就难得清静了,手术麻药过后,大小伙子哭爹喊娘的。

“疼!疼死老子了!哪个庸医,会不会治?护士,快给老子再来一针止痛药!”



他毫无顾忌的大喊大叫,无论医生还是护士,稍不如他意就要被痛骂一顿,一名身穿黑色中山装的中年男子站在床边,眉头紧锁,满脸心疼。

腿部受伤的小伙子名叫王狄,中年男子是他父亲,名叫王岳松,是该市领导的儿子,见儿子伤成这样,做父亲的怎可能不过问。

说起受伤原因,王狄表示自己就是放学和女同学多说了几句话,没想到一个老头子突然出现,二话不说就往他膝盖踢了几脚,活生生把腿踢断了,以后恐怕要落个残疾。

此时,王狄的母亲也守在病房,她哭得梨花带雨,也难怪,这女人是王岳松的二婚太太,当初大着肚子挤走了人家正房妻子,顺利生下儿子,老来得子的王岳松对这小娇妻和儿子宠得无法无天。

小娇妻一个劲吹枕边风:不知什么人,都敢欺负到咱们头上了,简直是太岁头上动土啊,不给点颜色瞧瞧,还以为你王大书记是吃素的呢!



这一激将法很管用,王岳松阴沉着脸出去打了两个电话,市公安局局长是他的拜把兄弟,两人当初同一批提拔的,这些年对方也得了他不少好处,该是报答的时候了。

仅仅半个小时后,四名特警在辖区户籍警的带领下,迅速找到了胆敢当街殴打太子爷的老头 他叫田淮钢,根据户籍资料,属于来此投靠亲友的外来人口。

特警气势汹汹的进门,田淮钢和这家的主人一家三口正在吃饭,饭桌上就坐着那个王狄口中随便说了两句话的女同学袁静。

简单的盘问后,田淮钢承认认是他打的,特警立即上手抓人,田淮钢冷冷地问;凭什么,得到的回答却是,他惹了不该惹的人。

袁静在一旁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她说,伯伯是为了救自己,才出手教训了坏人,不应该被抓走,可特警明显不愿意听她申辩,举起辣椒水,警告田淮钢立刻上车,否则就采取强制措施了。

田淮钢把吃完的饭碗轻轻放在水池里,然后礼貌的跟着特警出了门,他只提出一个要求,不要打扰袁静一家吃饭。

然而,这样简单的几句话却不知道哪里惹恼了特警,一名特警趁他转身往外走的功夫,狠狠一脚踢在他后腰的位置,重心不稳,田淮钢重重的朝前摔下去,再站起来,满脸是血。



这一幕连邻居们都看不下去了,因为田淮钢是个没有双腿的残疾人,平时走路靠假肢,大家纷纷进行指责,这个人究竟犯了什么大罪,会遭到如此对待?

袁静的哭声仍未停息,她的父母也跟着掉泪,时间回到六个小时前,也就是袁静中午放学的时候,几名同学突然急匆匆跑到她家。

那时袁静的父母还在上班没回来,家里只有田淮钢一人,他算是袁静的大伯,平时上下学都是由他接送侄女,两人关系很亲近。

同学告诉田淮钢,袁静今天刚出校门,就被几个小混混缠住了,他们拉拉扯扯的缠着袁静到附近KTV唱歌,为首的那个小混蛋自称是个官二代,对袁静动手动脚的。

田淮钢立刻起身就往学校赶,一瘸一拐的奋力奔跑,连假肢连接处都磨出了鲜血,总算在一条小巷子里见到了袁静。

此时,袁静正被三名小混混团团围住,为首的黄毛正是王狄,他满脸堆笑,甚至有意无意的将手伸进袁静的衣领,袁静哭的声音都变了。

“住手!”

田淮钢一声怒吼,三个小混混愣了一下,而当他们看清搬来的救兵是个瘸子时,又恢复了嚣张气焰,尤其是王狄,嘴里不干不净的骂着袁静,被他看上是天大的福气,一边挑衅田淮钢,说他是多管闲事的瘸子。



田淮钢忍无可忍,他狠狠飞起一脚,踹在王狄的膝盖处,咔嚓一声,王狄立马躺在地上哭爹叫娘。

其他两个小混混急得汗都下来了,还是在田淮钢的提醒下,才知道赶紧拨打急救电话,随后,田淮钢拉着袁静离开了。

如今田淮钢被捕,他暂时被关押在派出所的审讯室,王岳松嘱咐所长关闭监控摄像,随后进了审讯室,他要亲自为自己的宝贝儿子报仇!

一番拳打脚踢,戴着手铐的田淮钢毫无还手之力,头部全是血,假肢也掉落了一边,显得狼狈不堪。



突然门外一名男子没打招呼就进了审讯室,他看了看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的田淮钢,突然上前将其扶起:

“老班长?!”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