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警二十年见过太多残忍血腥的凶案,但这个案子打碎了我的三观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在我二十年的刑警生涯中,见过太多残忍血腥的凶案现场,也亲手逮捕过因为邻居一个眼神,就提刀灭人满门的恶魔。

不夸张的说,我算是见惯了人间丑恶。

可手头上刚刚结束的这个案子,却又一次打碎了我的三观,甚至把我拖入重度抑郁的情绪之中,要靠着心理疏导才能缓解。

这事发生在一个月之前,接到报案的时间是2022年2月14号夜,也就是人们熟知的情人节。

当晚,我带着两个新人值班,快凌晨两点的时候,接到指挥中心的命令。

说江南枫亭小区有人跳楼,大概率是不行了。



叫上法医小孙,带着我那两个刚从警校毕业的徒弟,我们火速赶往现场。

事发地是一处比较高档的小区,在我们赶到之前,派出所的人已经在尸体周围拉起了警戒线,120的急救人员也到了,但没有进行抢救,因为跳楼的那个年轻人,头都摔成了烂西瓜,死的已经不能再死。

我跨过警戒线走到尸体跟前,地面上,有一大滩黑红色的血液,像蜿蜒的蛇一样爬出老远。

“什么情况?”

我问先赶到的片警老陆。

“死者是江北大学的学生,叫申浩明,我们已经联系了他的家属,目前正在赶来的途中。”

老陆递给我一张浸了血迹的学生证。

我戴上一次性手套接过,随便看了一眼,就把它扔给身后的人收进证物袋。

然后我蹲下身子,掀开盖在死者身上的白布。

入目,是一副很难形容的惨状。

非要比喻一下的话,那就是一瓢豆腐乳被搅碎了浇在烂西瓜瓤上的样子。

“呕……”

我还没等叫法医拍照。

我那两个徒弟,就别过头去直接开吐了。

瞪了他们一眼,我开始观察这具尸体的情况。

男性,22岁,身高在183左右,经济条件优渥,因为他穿的那双运动鞋我恰好认得,是一个叫AJ的品牌限量款,价值在五千以上。

嗯,长相还挺帅气,笑起来非常阳光。

这一点,是我从他学生证上的照片看到的。

我一边观察一边口述,负责记录的徒弟还抹着嘴嘟哝了一句,说这家伙可是个高富帅,怎么会想不开跳楼呢?

这时,死者的家属终于赶到,哭天呛地的要冲过来,但派出所人把他们拦住了。

见状,我就带人去了楼上。

要判断申浩明是不是自杀,首先就要找到他跳楼的地方。

一番勘察,最后我们锁定了19楼通道里的一扇透气窗。

我攀着被打破的窗框爬上去,低头往下看了看,从下坠的角度和落地位置上可以得出结论,申浩明就是从这跳下去的。

技术组也很快就在窗沿上,提取到一枚有些诡异带着血迹的指纹。

随后,我带人回到地面。

申浩明的父母虽然悲痛万分,但仍然保有一些理智。

并且从他们的衣着和穿戴上来看,我也能感觉到,这是一个素质较高也比较富足的家庭。

“警官,你们一定要查出杀害我儿子的凶手,浩明他绝不可能自杀!”

申浩明的妈妈满脸是泪抓住我。

我刚想说话,派出所的老陆就一溜小跑的冲过来。

“刘队,这小区又出命案了,死的是一对母女,就在旁边那栋洋房!”

我吃了一惊,让老陆带路,赶往第二个命案现场。

这时,出事的那栋楼已经围了不少人在看热闹。

老陆跟我解释,因为案发这家客厅里的大型浴缸碎了,淌出的水冲起了地上的鲜血,又从门口溢到楼道里,这才被晚归的邻居发现并报警。

出事那家是401,当我赶到的时候,入户门早已被物业想办法打开。

站在门外往里看,我发现客厅里的积水足有两寸多高,已经被大量鲜血给染成了淡红色。

欧式沙发的两端各躺着一具女尸,根据邻居指认,死者正是女主人李婉华和她的大女儿葛春妮。



看着这一地的水,我不禁有些头疼。

第一现场对于破案无比重要,但现在却被水泡了,有价值的线索恐怕难找。

我挥手先让法医进去勘察。

然后朝住在对门的邻居问道。

“他们家还有别人不?”

这男人的脸色非常难看,不过大家也都能理解。

好好的房子,对面突然成了凶宅,搁谁都会害怕,就算想卖房,恐怕都没人肯接盘了。

“李婉华有丈夫的,虽然是个瞎子,但是人缘不错,叫肖向东,不知道他怎么没在家!”

“姓肖还是个瞎子?”

男人点头:“说起这事大伙都知道,肖向东是见义勇为的英雄,当年从火场里把李婉华她们娘仨给救了,但也因为救人被砸伤了头,才导致视神经损伤而双目失明。”

我皱起眉头:“所以李婉华为了报恩,就嫁给了这个肖向东吗?”

男人点头:“要么说这夫妻俩都是好人呢,肖向东敢舍己救人,李婉华也能知恩图报的嫁给他这个盲人。”

“死者还有个小女儿,那她叫什么名字?”

男人刚想说话,突然就停住了,然后指着一个脸色惨白跑上来的女生道:“就是她!”

“秋萍,你家出事了,你妈和你姐被人害了!”

葛秋萍冲到房门口,一眼就看到躺在血水里的母亲和姐姐。

她声调尖锐的哭叫了一声,就想往屋里钻。

我一把抓住了她。

“姑娘你冷静,里边正在勘验取证,你还不能进去!”

“放开我,放开我,一定是申浩明杀了我妈我姐,我要给她们报仇……!”

我一愣,赶紧问道:“你说申浩明杀了你母亲和你姐?”

葛秋萍在我怀里挣扎:“肯定是这个混蛋,因为我妈不同意我姐跟他在一起,为这事肖叔叔还和她吵了一架才离家出走,没想到申浩明竟然来报复!”

“你是说申浩明和葛春妮是男女朋友?”

我仍然按着她的肩膀追问。

“这有什么奇怪,我们在同一所大学,他们两个处朋友不是很正常吗?同学和老师都知道,而且我姐还跟我说,她已经怀了申浩明的孩子……!”

这话听的我心里咯噔一下。

如果葛秋萍所说属实,那申浩明可是够狠的,杀了恋人和未来丈母娘不说,还捎上了自己的骨肉。

“放开我,你抓疼我了!”

就在我沉思之际,葛秋萍大嚷着抗议。

盯着她的眼睛,我突然有种莫名的感觉,似乎她刚刚和我的那番对答,说的太流畅了,就好像提前背过的一样。

“放开你可以,但你不能进去干扰我们办案!”

我警告一句后才把她松开。

这时,肖向东也在邻居的搀扶下匆匆走来。

我冷眼打量眼前这个四十来岁,满脸悲伤的男人。

发现他除了因眼盲而戴了副墨镜之外,长得仪表不凡,很是高大帅气。



尽管我知道他看不见,但还是按照程序亮了一下警官证。

“你就是李婉华的丈夫肖向东?”

“是的。”

他哽咽着点头。

“你这是从哪回来,为什么会不在家中?”

“今天是情人节,春妮的男朋友想约她出去,但婉华不准,我就帮孩子说了两句话,结果惹婉华发了脾气……我也是有点下不来台,就摔门走了。”

“然后你去了哪里?有人能证明你离开小区了吗?”

按照惯例,凡是凶杀案中死的是夫妻之中一方,那死者的另一半都会被列入重点怀疑对象优先筛查。

李婉华和肖向东的情况又比较特殊,我肯定要把他的行踪弄清楚。

“有,我走的时候天还没黑,不少邻居都看到了,而且我还跟人抱怨过我老婆有大家长作风,不该干涉春妮的恋爱自由。”

肖向东的说法,很快得到了证实,经过走访,我们把看到肖向东离开小区的人都找到了。

这时,法医们也勘察完了现场。

除了一把泡在水里的凶器匕首外,他们还在门把手上提取到了沾血的指纹。

让人比较意外的是,被杀的母女俩,竟然都有身孕,葛春妮还可能是双胞胎。

我暗暗摇头,算上申浩明这可是三尸六命了,他和葛春妮的这场恋爱谈的够惨烈。

“尸体带回去做进一步尸检。”

我挥了挥手,看向肖向东:“请你把今晚入住的酒店名字提供一下,我们还需要去核实一番。”

肖向东说他离开家后就入住了南桥宾馆,我马上指派人手赶去这家酒店,用意就是想查实肖向东在入住后有没有离开过。

虽然从内心来讲,我并不认为肖向东一个瞎子,有做下此案的能力,而且他也没有杀人动机。

但多年的侦查经验告诉我,一些大案,恰恰就是在看似不可能的方向取得进展才能告破。

一切办妥之后,我们撤回刑警队。

法医组连夜进行尸检,我则是召集组员开了个案情分析会。

大家一致认为,到目前为止,所有线索都指向了杀人凶手就是申浩明。

他有较为充足的作案动机,爱而不得所以愤而杀人。

他也有足够的能力杀掉李婉华母女。

最重要的是,如果此事不是申浩明做的,那我们完全找不出他这样一个人有什么理由会跳楼。

分析会还在开着,被我派去南桥宾馆摸查的同事就回来了。

他们带回了肖向东的入住记录表,那上边有肖向东的身份证登记,还把宾馆当晚的监控录像拷贝回来一份。

我仔细的看了一遍,视频中那个戴着墨镜穿休闲装,在前台办理入住的男人,确实就是我刚刚见过的肖向东。

而且时间也完全对得上。

这时,两处案发现场的三个指纹比对结果也出来了。

李婉华家中,门把手上和凶器匕首手柄上的,以及19楼窗框上的沾血指印,都被证明是申浩明留下的。

这几乎就是铁证了,申浩明因爱寻仇,杀害李婉华母女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

而负责邻居走访队员,这时也提供了一个比较重要的讯息。

就在前不久,申浩明还来过李婉华家楼下。

他用大量的红玫瑰摆了个心形,然后坐在里边弹吉他唱情歌。

据说,那时的葛春妮就已经被李婉华禁足在家中。

那天申浩明唱了半天,却没有等到葛春妮露面,最后还被李婉华一盆冷水给浇成了落汤鸡。

听到这个情况,所有的同事都觉得此案不必再分析了。

申浩明百分百就是杀人凶手,他行凶后畏罪自杀,选择在同一个小区跳楼也合情合理。

可我却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

这种异样感就来自葛秋萍和肖向东这两个受害者家属。

因为他们在面对亲人被杀害的现场时,完全没有失去理智,甚至在我问话时,葛秋萍还能沿着逻辑线对我反问一句。

这是一个20岁不到女孩该有的心理素质吗?

可怀疑归怀疑,办案是要讲证据的,现在我没有任何理由来推翻申浩明就是凶手的结论。

当时我以为,此案就要这样终结了。

可是三天后案情却又有了惊人的逆转。

因为我的坚持,进一步的法医尸检,做了李婉华和葛春妮腹中胎儿的基因对比。

当报告出来的那一刻,我们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李婉华腹中的胎儿竟然跟丈夫没有关系,但葛春妮肚里的双胞胎,其生物学父亲却是肖向东!

“我靠,这全乱了啊!”

队员们七嘴八舌,纷纷惊叹于这份鉴定结果。



但我却马上意识到,葛秋萍在案发当晚对警方撒了谎。

她说葛春妮怀了申浩明的孩子,还一口咬定这事是葛春妮自己告诉她的。

但事实上葛春妮怀孕却是肖向东造成的,那葛秋萍为什么撒谎,她要误导警方什么?

“马上传讯肖向东与葛秋萍!”

我扔下写了一半的结案报告,有些兴奋的喊道!

很快,葛秋萍和肖向东就被带到了刑警队。

但在分开审讯的时候,又出现了一个让人极为意外的情况。

因为一位警员在审讯室里吃泡面,葛秋萍竟然出现了剧烈呕吐。

开始咱们还担心她是服毒,后来有经验的女警一看,就断定葛秋萍这是妊娠反应。

带到医院一做鉴定,她竟然也有了两个月身孕,而且胎儿的父亲也是肖向东!

这个结果实在让人大跌眼镜。

我们在好奇肖向东和李婉华母女三人的关系,怎会如此之乱的同时。

也开始推翻申浩明就是杀人凶手的结论。

所有人都认为,肖向东和葛秋萍一定有问题,他们很可能才是真正的杀人凶手。

这样一来,申浩明的死,应该就是肖葛二人为了嫁祸而扔出的烟雾弹。

但葛秋萍并没有单独作案的能力。

而肖向东又有不在场证明,案发时他整晚都在南桥宾馆,直到警方打电话联系,他才匆匆退房赶回家中,这些行踪都被宾馆的几个监控清晰拍下,并有服务员的口供作为佐证。

这个难题真让人百思不解,侦破也就此陷入了僵局。

我想的脑子都快炸了,一绺绺往下薅头发,但就是没有一点眉目。

气急败坏之下,我闯进审讯室,把葛春妮和他育有一对双胞胎儿子的鉴定,拍在肖向东面前!

“你给我睁大狗眼好好看看,我们为啥要传讯你!”

肖向东耸耸肩,不紧不慢的冷笑道:“警官,我怀疑你是在故意找茬,地球人都知道俺是个瞎子,你让我看啥?”

我一拍脑门,竟然把这事给忘了。

就叫人把鉴定文件读给他听。

他在那边读着,我就在这边死死的盯住肖向东观察。

结果,当读到葛春妮肚里那一对双胞胎孩子,与肖向东是生物学的父子关系时。

他果然露出了破绽,在全身绷紧了两秒钟后,声音有些颤抖的朝我怒吼。

“假的,这不可能,是你们故意栽赃我,她怀孕是申浩明弄的!”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