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要我消失,父母在半夜12点将我活剐,后来我在弟弟肚子里长大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为了给家里唯一的弟弟补充营养,迷信的母亲把我做成了鲜肉丸。

一口一口给弟弟喂了下去。

可是她没想到,我没有死——

反而在弟弟的肚子里越长越大。

01

“童童,今天上学有没有累着呀,快给妈妈抱抱,书包给姐姐拿着。”

下午四点,我正在读三年级的弟弟童童放学了。

妈妈拉着正在割猪草的我直奔学校。

我接过弟弟手里已经有了几个补丁的书包,看着他们越走越远。

书包很轻,比我今天下午割的猪草要轻很多。

一路上,妈妈和童童有说有笑,而我一个人走在他们较远的地方。

因为我从地里来得急,衣服鞋子脏兮兮的,身上也有挥不去的汗味。

弟弟嫌弃我丢了他们的脸,让我离他们远一点。

而我的妈妈,瞪了我一眼后就拉着弟弟走了。

“妈妈,今天晚上我想吃肉,好久没吃了。”

弟弟的声音忽然传入我的耳朵。

“好,好,都听童童的,等姐姐长大了一些,咱们家日子就好了。”

妈妈的声音压得很低,就怕我听见似的。

我猛地抬头,死死地看着妈妈。

或许是我的眼神太过强烈,他们回头看了我一眼。

随后我看见妈妈嘴角笑了一下。

“童童啊,等姐姐出嫁就好了,那时候我们就有肉吃了。”

我平息了气息,一滴眼泪从脸颊掉落。

我其实早就知道了。

妈妈已经和村里的王婆婆说好了要把我嫁过去给她儿子做媳妇。

可是王婆婆的儿子都已经三十多岁了,而且脾气暴躁,极爱打人。更何况那个人是村子里数一数二的烂人。

我不敢想象我嫁过去之后会是怎么样的生活。

我也想过跑,可是村里人都认识我,往哪走呢?我也才十四岁啊。

晚上回到家,我把家里仅剩的饭菜煮了。

早就和爸爸提过了家里米快用完了,结果他还是没有买米回来。

四个人这些饭菜肯定不够,我打算去地里摘些菜回来充饥。

妈妈在房间里陪弟弟玩,屋子里时不时还能听到他们的笑声。

饭煮好后,我准备走了顺便去把下午没割完的猪草收尾。

但是爸爸回来了。

一进门,他就冲着我喊了一声。

“没看到我快要饿死了啊,去盛饭啊,站那干什么。”

没有办法,我只好收拾桌子准备吃饭。

爸爸喝了不少酒,脸上红彤彤的,配上他那张恶汹汹的脸,更加显得面目可怖。

我思考了一瞬,准备把家里没米的事情告诉爸爸。

不然明天早上没有饭,我又要挨打了。

“爸爸,家里没米了,菜也没多少了。”

爸爸似乎没有听见。

我有些迟疑,但是为了避免一顿毒打,我重复了一遍。

话音刚落的那一瞬间,一双碗筷向我的头上砸过来。

“没了就没了,说那么多次干什么,你这个赔钱玩意儿,一天到晚能不能让我省点心。”

砰的一声,我的视线有些模糊。

有人扶住了我。

“你干嘛啊,要是打死了我们钱就没了。唉,这败家女儿,连童童一半都赶不上。”

隐约间,我听见了弟弟的哭声和妈妈的责问声。

意识消失前,弟弟的话更让我毛骨悚然。

“妈妈,我们是不是有肉吃了。”

未等我仔细思索这句话的意思,我便晕过去了。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是在家里的柴房里。

我的手脚被绑起来了,头上的伤口隐隐作痛。

门外传来妈妈和爸爸说话的声音。

“都怪你,干嘛下这么重的手,现在破相了,人也昏死了,卖不出去了。还怎么换钱给童童买肉啊。”

“我这不是喝了酒吗,再说了,童童不是想吃肉吗,我晚上问了神婆,神婆说夜里十二点动手就不怕这败家玩意儿找我们寻仇了。”

神婆是村里最年长的人,传说她长生不老,村里人对她十分尊敬。

我无法想象爸爸妈妈到底对我是有多大的厌恶,以至于想出这种折磨人的办法来伤害我。

我闭了眼,死了也好,不用受罪了。

半夜静谧,偶有几声鸟叫声。

门被推开了,两个人的影子照在我的脸上。

我没有睁眼,整个人平静得可怕。

一切犹如风雨欲来时的平静,我的脑袋开始放空。

“我们也没办法,反正你现在也没什么用,还不如造福家里,等以后弟弟有了出息,我们会让他好好感谢你的。”

妈妈的话在身侧响起。

真是可笑啊,难道我除了卖钱对这个家就没有什么用吗?

我感受到刀子一下一下地剜在我身上,从手臂到大腿。

血液顺着皮肤流下,激起一阵颤栗。

疼痛一点一点地加深,我感觉我的意识在流逝。

我马上就要消失在这个世界了,在这个破柴房里,死在这一家子恶人的手下。

快要倒下的一瞬间,我猛地睁开双眼,有血泪从我的眼里流出来。

我看见了他们贪婪的面容逐渐变成惊恐的模样。

原来你们也会害怕吗?

爸爸妈妈。

02

意识再次恢复的时候,我发现我整个人都是漂浮在空中的。

身上已经没有哪一块皮肤是好的了。

痛感还在刺激着我的脑神经。

老天有眼,没让我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去。

我看见爸爸妈妈将从我身上割下的肉放进铜罐里,摆在桌子上。

前面还插着几炷香。

“你说这小妮子会不会找我们寻仇啊,我还是有点怕啊。”

桌前妈妈正在和爸爸说话。

“她敢,我好吃好喝供她长这么大,她的死活还不是由我决定的。”

“身上也没几两肉,还吃了我这么多年饭。”

爸爸的脸色平静,但是颤抖的手却暴露出了不寻常的信息。

“反正人都已经没了,就这样吧。”

屋子里只剩下烛光,昏暗中带有一丝诡异。

我的意识没办法睡觉,半夜我在外面闲逛。

没有人看得见我。

忽然在神婆庙前,我停下了脚步。

吱呀~

门开了。

我看见一个身影颤颤巍巍地走了出来。

是神婆。

“可怜的孩子呀,真让人心疼。”

她伸出充满褶皱的手,在我头上点了一下。

我的形态仿佛凝结了不少。

身上也干净了不少。

她摸了摸我的头,轻轻触摸着我头上的伤口。

“万事皆有因果,你且看着吧。”

说完她就走进庙里去了。

第二天一早,我看见妈妈将铜罐子里的一些肉拿出来。

说来也奇怪,那肉放了一晚,居然还是色泽鲜红,带着刺鼻的鲜血气息。

不知为何,妈妈脸色有些犹豫。

我冷眼看着她眼底的挣扎。

妈妈的手拿起又放下,但是在听到弟弟的再一声喊叫中,她迅速地拿起了那块肉。

我看见她用刀把那块肉剁成细沫,揉搓成球,放进锅里蒸。

香气环绕着整个屋子。

却又带着些刺鼻的味道,只是他们从未发觉。

“童童,出来吃饭了。”

弟弟的眼睛在看到肉丸的那一刹那闪起了金光。

“妈妈,吃了这个,姐姐是不是就不在了呀。”

“姐姐昨天晚上就走了,这是她留给咱们家的,童童放心吃啊。”

我始终想不明白弟弟为何对我抱有如此大的恶意,明明我对他并不差。

我看见弟弟一口一口将肉丸子吞下。

他的脸上出现了满足的神色,那是一个小孩子身上不该有的神情。

我的嘴角咧得越来越大。

吃吧,吃得越多越好。

从那以后,妈妈每天都会拿出肉来给弟弟做丸子吃。

在肉的滋养下,弟弟的体型越来越壮。

对肉的渴望越来越强烈。

他的性格也越发像爸爸了,易怒,爱发脾气,甚至会动手打人。

在学校里他已经好几次出手伤人了。

学校出于压力,将他进行劝退了。

“童童啊,要不这个书就别读了,那个院长根本就不知道童童有多聪明,有眼无珠,真是瞎了眼了。”

妈妈领着弟弟出来的时候,一脸愤懑。

我笑了,她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

学校看在我们家是穷困生,已经免了学费。

但是我亲爱的弟弟在学校还出口成脏,不懂师生礼仪,甚至动手打人。

成绩常年倒数,就连院长都已经忍不了了。

她怎么还有脸怪学校的。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