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代北京闯祸被黑道封杀!召集深圳300多兄弟北上火拼京城老大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闯江湖除了讲义气以外还有个很重要的原则,那就是:不惹事,但绝对不能怕事!加代大哥对这个原则就是严格执行的。

加代有几个打小在北京一起玩的兄弟,一个叫东义,一个叫韩三宝。东义胆子大,和加代一样在闯江湖。这个韩三宝人很老实,做点本分的生意还行,和老婆一块开了个小饭店,就是路边那种夫妻店,没有多大的地方,也就算是两口子一起挣个工资。

加代知道韩三宝太老实,所以他去深圳打理自己生意的时候,特意嘱咐东义在北京照看着点韩三宝。

加代在深圳忙活自己表行生意有一段时间了,这天电话一响,加代一看是东义,挺高兴,接起来就说道:“怎么了兄弟,是不是想哥了?”

没想到听到的却是东义为难的语气:“大哥啊,韩三宝出大事了,现在在重症监护室,我们钱不够,你方不方便给我先转个20万?”

加代一听心里一惊,赶忙问道:“你说什么?韩三宝这是出什么事了?钱没问题,我先给你转30万应急,不管怎么样,一定先救人。我这就往回赶。”

挂了电话,加代赶紧喊了两个兄弟武猛,常鹏一起去了机场。这一路上加代不停地给东义打电话,问韩三宝治疗的进展,心里这个担心啊。还得是飞机,这速度给力,几个小时后,加代就已经赶到了韩三宝在北京东城的医院。

这时的韩三宝还在重症监护室里躺着,不过,东义说:“刚才医生说已经脱离危险期了。”这算是让加代放了点心。加代进不到韩三宝身边,只能通过重症监护室隔离的玻璃孔往里看。看见韩三宝全身包着纱布,在床上躺着,有出气没进气的惨样,心疼得不行。

加代问东义:“东义,这到底怎么回事?”

东义眉头一皱,生气的说道:“韩三宝是让人打的!”

加代一听火腾就上来了,拳头不由自主的就捏紧了,张口问:“谁?”

东义咬牙说道:“北城老滑头冯黑子和他兄弟跳蚤干的!”

加代问:“说说吧。”

东义就把来龙去脉给加代讲了一遍。

到底怎么回事呢?原来啊,头几天跳蚤和几个兄弟喝闲酒,正好就去了韩三宝的小饭店。喝了没一会,跳蚤就开始晕乎,飘飘然了。眯着眼看着韩三宝的媳妇在那忙活,越看越好看,心里就开始想好事儿了。走过去抓着韩三宝媳妇的胳膊要她过来陪着喝两杯,韩三宝媳妇当时就急了,一把就甩开了跳蚤,跳蚤觉得没面子,一个大嘴巴就过去了。

韩三宝看见有人欺负自己媳妇,那还能忍?过去就是一拳,跳蚤一下就撂地上了,一翻身爬起来,嘴里喊着:“兄弟们给我上。”接着就和韩三宝干起来了。巧了,这时候东义来了,一进门看见有人打韩三宝,东义立马就冲上去了。一般人哪是东义的对手,三拳两脚干了没一会,跳蚤这帮人都被干趴了。

跳蚤都躺地上了,嘴也没老实,说非要砸了韩三宝的店,弄了韩三宝的媳妇。韩三宝真急眼了,回到厨房拿了切菜刀就出来了,对着跳蚤就是一顿削。完事,跳蚤被那几个兄弟送医院了,上车跳蚤就给他大哥冯黑子打电话了。

没一会冯黑子领着50多号人就把韩三宝饭店给围了。东义见过冯黑子,冯黑子也知道东义有两下子。东义走到冯黑子前面跟他说:“冯哥,别乱来,给个面子,这家老板韩三宝是我兄弟。”



冯黑子一看东义来拦事,就说:“行啊,东义,你的面子我必须给啊,拿30万,事就过了。”

东义一听,心里就明白了。这不是来报仇,这是来讹钱来了。没办法,毕竟韩三宝把跳蚤伤的不轻,就对冯黑子说:“冯哥,别啊,你看这小店能挣几个钱,我这兄弟没什么钱。我这面子就不好使啊?”

冯黑子看着东义要急眼,也不愿意跟东义正面冲突,就说道:“得儿,东义,今天这面子里子都给足你,拿20万,韩三宝让我来五刀。你也知道,咱江湖规矩血债得用血来偿。”

东义虽然知道这帮人的做事风格,但是这是韩三宝,哪能这么来。肯定不能同意,还想再说话,但是冯黑子这边人太多了,直接就把东义控制住了。“咔咔咔”就冲着韩三宝来了五下子,完事撂下话,明天送来20万,这个事儿就两清,不然,韩三宝的生意肯定没法干了。

他们一走,东义赶紧把韩三宝送到医院,一想韩三宝也不是个社会人,还得做小买卖,别惹事儿了。第二天自己拿了20万给了冯黑子。

本来这个事儿也就这样了,韩三宝那几下也不算伤得太重。没想到的是冯黑子拿了东义的20万自己就留下了。一点也没给跳蚤,跳蚤自己拿钱在医院住着。冯黑子的意思是我帮跳蚤报了仇出了气,没给跳蚤要钱就够仗义了。这个20万肯定是不能分给跳蚤了。跳蚤难受啊,又不能给大哥冯黑子说什么,心里憋屈,叫了几个兄弟,让他们上医院又把躺在床上的韩三宝一顿砍。这下就厉害了,人差点就没命了,直接送进重症监护室了。

加代知道了这些情况,眼珠子都红了,立马找人打听跳蚤在哪。收到消息说跳蚤现在还在北城的医院312住着。加代领着两个兄弟武猛,常鹏就赶往北城医院了。

到了医院,三个人就往里走,进了电梯武猛,常鹏就把腰里别的大军刀掏出来了,在手里耍。一起坐电梯的人哪见过这家伙,吓到都不敢吭气。电梯一开门,三个人顺着指示牌就来到了312号病房。到门口,加代从窗户玻璃一看,里面躺着跳蚤,旁边有两个兄弟陪着。

加代话也没说,一脚就把门踹开了。武猛,常鹏提着大军刀就冲进去了,对着陪着跳蚤的两个兄弟就是“咔咔咔”几下子,这两个兄弟都没弄清怎么回事就撂地上躺着了。

这时加代快步走到跳蚤床前,看着跳蚤。跳蚤都吓傻了,对着加代说:“你干嘛?我大哥叫冯黑子,你要弄我,我大哥饶不了你。”

跳蚤这句话可惹毛了加代,加代连话都没说从后腰也掏出大军刀,冲着跳蚤就是一顿砍。武猛,常鹏也过来三个人一起“咔咔咔”。加代一看差不多了,说了声:“走。”三个人扭头就下了楼。

跳蚤都快咽气了,立马被医院送进了重症监护室。

加代三人刚回到韩三宝的医院见到东义,东义的电话突然就响了。东义电话一接,竟然是冯黑子打来的。冯黑子在电话里说:“东义,你啥意思?撕破脸了呗,想跟我对着干,把我兄弟干到重症监护室,你真行啊。” 

加代听见电话里说的话,一把就把电话抢到手里,对着电话说道:“你听好了,我是加代,我刚砍完你兄弟,你要有种就来东城医院找我,我就在这等着你。”说话就把电话按掉递给了东义。

电话那头的冯黑子直接就愣了,心里琢磨:“这是从哪杀出来的程咬金,这么豪横吗?”

冯黑子当时也没去,不知道加代在东城医院那边到底是个什么情况。第二天加代就开始在北京找人,因为加代自己的兄弟大部分都在深圳,北京人很少。但是这种事儿加代舍得花钱啊,让东义,葛峰几个兄弟给找人,敢打敢拼的就来,一个人给1000块钱。那个年代,1000块钱啊,是很多人几年的收入。所以,很多聚集了200多个兄弟,很快四九城的江湖就传遍了,加代要灭了冯黑子。

冯黑子听说加代搞了这么大阵仗,还真害怕了。毕竟自己的人手也不够,关键钱也不够,加代真打过来,自己可能真抗不住。

冯黑子知道这件事儿靠自己搞不定了,只能跟自己的社会大哥汪红兵求援了。汪红兵当时实力很强,他和东城一把大哥吴一平,还有号称小西天的陈耀辉都能比肩。四九城里可以算是一线实力派大哥了,没人敢惹。



冯黑子赶紧去找了汪红兵,一见面就为难的说道:“大哥啊,我遇到难事儿了,你可得帮帮我啊。”

汪红兵问:“怎么了?啥事啊?”

冯黑子赶忙说:“别提了,我替手下一个兄弟出气,打了一个叫韩三宝的人,现在有个叫加代的,在咱四九城找了200多人要灭了我。”  

汪红兵一听,问道:“没听说过啊,叫加代?有他电话吗?我打个电话给他说说。”

冯黑子立马把加代的手机号给了汪红兵,汪红兵效率也高,接着就打了过去。那边加代电话一接通,汪红兵就说:“你是加代?我叫汪红兵。”

加代回道:“汪红兵,我认识你吗?”

汪红兵一听这么说,直接无语了,当时在四九城的江湖上,一听到汪红兵的名号,哪个码头不得尊敬的叫声大哥。哪有这么说话的。

汪红兵当时火就上来了,强压了一下说道:“这么说吧,冯黑子你知道吧,听说你找人要干他。他说是因为你兄弟和他兄弟之间的事,你们两个的兄弟都进了重症监护室,这个事儿就算了吧,冯黑子是我兄弟,你们别再打了,以后说不定咱都是朋友。”

加代一听先火了说道:“什么?冯黑子是你的兄弟啊,你想替他出头,来平这个事吗?那行,那我就连你一块干。”

汪红兵听加代这么说是真怒了,说道:“好啊,你个加代,在四九城还没有敢这么跟我说话的,既然你想和我干,那咱就来练练吧!”

汪红兵挂了电话,立马让兄弟放风出去:汪红兵要打加代,谁敢帮加代,就是跟汪红兵对着干!

在四九城,汪红兵的名号是真响亮啊,这个风一放出去,还没到一天的时间,当初要来的那200多号人给东义,葛峰打电话都快打爆了。全都一个口径:这个钱不敢挣啊,给再多钱不能干啊,得罪了汪红兵,在四九城就没活路了。

加代得罪了汪红兵,让自己找的这些人全都作鸟兽散去了。东义、葛峰也着急啊,埋怨加代说道:“加代啊加代,都给你说过了,别给汪红兵硬抗,这下把汪红兵得罪了,在四九城谁还敢帮咱,咱拿什么打啊?”

加代是真急眼,铁了心要干,对东义、葛峰说道:“怎么着,你们也害怕啦?没事,你俩害怕你俩也走。”

东义当时就瞪眼了,叫道:“放屁,咱是兄弟,要死一起抗!”

他们搁着正闹着呢,突然加代电话响了。一看是海淀的白小龙,觉得四九城这帮人是真不敢来帮忙了,这又来一个请求退出的。但是电话还得接,加代按了接听键,不耐烦的说道:“有事吗?有事快说,我这忙着呢。”

电话那头白小龙说道:“大哥啊,你的事儿我全听说了,我现在就赶到你那去,出多的大事儿,你弟陪你一起抗!”

白小龙这个电话可真是雪中送炭啊,这种形势下,海淀的白小龙竟然还敢来帮加代,东义和葛峰这样的发小还有什么好说的。

其实这时候加代想的更多。既然已经闹到了这种局面,更是不能输给汪红兵了,如果这次被汪红兵拿捏了,这些年在四九城打下的名气全都白费了,而且他的这帮北京兄弟也都不用在北京混了。所以这件事不仅仅是约个架那么简单。虽然现在身边只有这几个兄弟,单凭他们几个肯定干不过汪红兵在四九城的势力,打是必须打,还得打的赢,这该怎么办呢?

人要有,钱也要有,江湖人也图钱,加代心想,能用钱解决的事,都不是事!

在四九城找人的路被汪红兵堵住,只能从根据地深圳调人了。

加代给自己深圳表行的兄弟魏涛打电话,让他尽快把兄弟们召集齐赶赴北京。加代又给深圳的几个江湖大哥打电话,加代在深圳和很多江湖大哥都是兄弟。加代给这些大哥就撂了一句话:“我在北京遇上事儿了,来帮我。”

深圳这边接完电话,可就热闹起来。魏涛给各个分号打电话,让加代大哥的这些核心力量李大远、边敏、卞长志等人集合人手。自己去取了300万现金,又让郝波取了300万现金。

郝波很纳闷的问魏涛:“咱去打仗,带这么多钱干嘛?”魏涛就一句话:“别问。听我的。”

很快,深圳召集的各路人马都在加代的表行集合,核心力量有100多号人乘坐飞机先赶到北京,剩下的200多号人全都坐火车出发。

三百多人都奔着一个方向——北京,奔着一个人加代去了。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