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2年,福建军区军事机密失窃,罪魁祸首竟是他们!

分享至

992年的台湾海峡上,两艘渔船趁着夜色在福建省的近海上碰头了,一个面貌年轻的男子从船头探出身来,递给了来自海峡对岸的渔船上一份包裹,随后又从对面渔船上拿来了一块报纸包起来的长方体。

随后两艘船便迅速分开了,整个过程没有任何多余的话语。

3月20日的上午,福建省连江县解放军某旅后勤机关单位里,战勤科长刘细跟少校头上的汗水犹如置身蒸笼。

面前他打开的文件箱里,一整套作战文件不见了踪影。

整个南京军区动了起来,1992年福建归南京军区管辖。

福建省军区政治委员郑仕超,于深夜一点抵达连江县。



郑仕超将军

是谁偷走了文件?整个案件又是如何侦破的呢?

中央军委震动 全军区精锐尽聚连江

发现文件丢失的刘细跟少校立刻仔细查阅了文件索引,发现丢失的文件有三份绝密作战文件,三份机密作战文件,两份军事地图,以及八本军事秘密资料,一共十六份文件全部不翼而飞,这些文件记载了整个部队战时的全部行动方案。

而连江县距离台湾国民党占据的马祖,近在咫尺!



连江县行政图,右下角的岛屿就是马祖

一份紧急情报在少校汗湿的手中发了出去,作战文件被盗取,十万火急!

到晚上,后勤机关单位的大院里已经是戒备森严,人影闪烁了。该部几乎所有领导全部聚集于此,但是没有发现任何线索,这些文件如同石沉大海,了无声息。

二十四小时飞快地过去了,在全面展开的侦查工作下,案情依然毫无进展。

3月21日千里之外的上海,南京军区政治部副主任隋绳武接到了来自军区首长的电话,紧急命令直接送到了他下榻的军区招待所中:不必再回南京,直接前往连江,某部发生了一起盗窃重要军事机密的案件,要不惜一切代价尽快破案。

隋绳武即刻赶往了上海浦东机场,飞向福州。

在隋绳武接到命令的同一时间,连江当地的保卫官兵之间也传递着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南京军区保卫部侦查处长曲文上校已经从杭州赶来连江,直接全权负责办理此案。

16岁参军的曲文已经在保卫战线工作了二十余年,他早已经被任命为了南京军区保卫部副部长,只是一直没有赴任,只因办案任务繁重,长期战斗在侦破一线无法脱身,有“神猫”之称。

连江县一时之间风起云涌,汇集了南京军区、福建省军区保卫战线的绝大部分精锐,公安和安全部门的专家同样也聚集于此。



连江县多海湾,很适合碰头

中央军委也收到了相关消息,严重关切此事。

“神猫”探案 摸排真凶

当案情发生了四十八小时之后,曲文上校终于抵达了连江。在参与办案人员布满血丝的双眼注视下,曲文绕着后勤部的单位大院走了一圈,在正对办公楼五十米处的一处偏门前停下了。

门外是一条露天的水沟,后边是后勤部的养殖场,这扇偏门的两扇木质门板已经朽坏,其中一扇门板上甚至还破了一个半人高的一臂长的破洞,曲文了解到,这扇偏门常年开放,年久失修,并且没有哨兵站岗。

“此处防护太差”看着这处偏门,脑中冒出了这样一个想法。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