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医药代表自述:离职一年才敢和男朋友同房,至今仍抗拒去医院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最近全国范围内“医疗领域反腐”闹得沸沸扬扬,随之被挖出来的“医药代表”与医院之间的权色勾兑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

特别是传说中的“性贿赂”,更是让人好奇不已。

对于网上甚嚣尘上的各种传闻,我一般都不屑去看,不是我没有好奇心,而是经历的多了,已经见怪不怪。

我叫张倩,北方人,曾经在长三角某药厂做过5年医药代表,早已辞职嫁人。

回顾这五年的职业生涯,我只有一个感想——真TM不是人干的事。



先说说我是怎么入行的吧。

我大学在长三角地区某二本院校就读,毕业后就留在了这里。

大学时,由于我长相甜美,身材也颇为诱人,所以大学四年从来没缺过追求者,甚至连辅导员都给我写过情书。各式各样男人的追求吹捧,更加助长了我心高气傲的性格。

然而这份高傲,在毕业半年后就荡然无存。

在经济发达的长三角,我这种二本生遍地都是,根本没有任何就业优势。好不容易找到份工作,要么是“996”,要么是公司高管另有所图。

毕业之后,我几乎每天都在发简历,发求职信息,却大多杳无音讯。直到我收到某药业公司邀请我面试的邮件。

“张倩女士,您好!我公司人力资源部通过xx网收到您的简历,感谢您对我公司的信任和选择.经过人力资源部初步筛选,我们认为您基本具备我公司销售代表岗位的任职资格,因此正式通知您X日来我公司参加面试。面试地点:XXXXXX。”



我如约来到该药业公司,主面试官是个颇有风韵的中年女性,自我介绍叫美玲。

那天我精心化了妆,下身穿的是黑丝包臀裙,上身穿了件女士小西装。她目不转睛仔细打量着我,看得我浑身不自在,不由地绞了绞双腿。

她见状露出满意的神色,和身边的其他面试官交头接耳了一会儿,然后对我说:

“张小姐,恭喜你,通过我们公司的面试,可以正式办理入职手续。”

我又惊又喜,还带有一丝狐疑,刚才就简单问了问我的基本情况,这就通过了?有一瞬间,我甚至怀疑这是骗子公司,但是气派的公司大楼,和如雷贯耳的公司广告,又让我打消了这个念头。

我怯生生问道:“我不是市场营销专业的,也能当销售代表吗?”

美玲捂嘴娇笑,说道:“我托个大,就叫你小倩了。咱俩一见如故,我也不瞒你,干咱们这行,最主要的不是口才话术,而是某些方面的技术,你明白吧?”

说完,她还媚笑着吐了吐舌头。



此时我早已不是初出校门的青涩女大学生,对她的暗示当然秒懂。我气不打一处来,心想着“又是让我牺牲肉体”,就准备转身摔门而去。

然而美玲接下来的话却让我不由止住了脚步,“底薪20000元,每谈成一单生意会有总额2%的提成,上不封顶。”

底薪两万,提成上不封顶,这份待遇哪怕是在发达的长三角地区也是顶级的。

在金钱的诱惑下,我迅速在心里为自己开脱:

“不一定要牺牲肉体,说不定我口才了得,直接谈成了呢?”

“无非就是陪睡而已,又不是没和男人睡过。”

“先干两个月,手里存点钱再去找别的工作。”

很快,我就签订了入职合同。

在入职培训时,美玲告诉我们这批销售代表:公司不要求你们每天坐班,更不会让你们打卡,没活时你们甚至可以每天躺在家里睡大觉,工资也照发。唯一的要求就是,公司派单时一定要第一时间接收,客户打电话要做到24小时随叫随到。



我的第一个客户是某社区医院的院长,我叫他李院长。

李院长五十出头,看面相充满着德高望重,他的妻子在卫健局上班,儿女都很听话,家庭美满,所以说话总是笑呵呵。

这是我对李院长的第一印象。

第一次上门拜访时,他仔细问我各种药品的疗效价格,不时拿笔记本记录,丝毫没有动手动脚。我不禁暗自松了口气,虽然已经做好了献身的准备,但是谁喜欢没事儿让别人攮呢?

就在我感慨第一次就遇见正经人时,当天晚上十点多,李院长打电话过来:“小张啊,来我办公室一趟,还有个业务我要咨询你一下。”

晚上十点多谈业务,傻子都知道要干什么。不过我仍然是抱有一丝幻想,既然选择在办公室这种公共场合,说不定真是谈业务呢?

事后每每回想起我此时的单纯愚蠢就想钻地缝,选择办公室单纯是因为他怕在外面被老婆发现而已。



当我拿了毓婷,匆匆赶到医院敲开李院长办公室门时,发现里面除了他还有另外两个男人,一位是后勤部王部长,另一位是药剂科高科长。

都是能够决定我业绩的人。

他们三个正在闲聊,见我在门口,他们还热情招呼道:“来了?坐,把门带上。”

我眼睛尖,一眼就瞥见他们面前竟然放了一板蓝色药丸。此时我才后知后觉,不是李院长正人君子,而是他懂得“分享”。

毫无疑问,我就是即将被分享的玩物。

面对俏生生站在那里的我,高科长露骨地评价道:“你们看她身材饱满,皮肤白皙,真是一具年轻的肉体啊。”

王部长就着酒劲打量我说:“我和家里的黄脸婆说今晚值夜班,今晚咱们不尽兴不归。”

感受到两个男人赤裸裸的目光,我双腿紧紧并在一起,耳根火辣辣的。

此时,李院长也揭开伪善的面具,摸着我的小手说:“小张啊,今天你只要把我们仨伺候舒坦了,合同明天就签。”

我无言点了点头,顺从地任由他把我脱得赤条条的。

然后,他指着面前的茶几说:“躺到这上面,王部长在日本留过学,老是跟我提起女体盛,今天我就见识一下。”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