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她是工厂的露水夫妻,彼此慰藉着寂寞的身心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听说过工厂临时夫妻吗?他们并不是真正的夫妻,而是临时组合在一起搭伙过日子的两个人,他们除了没有结婚证,跟正式的夫妻没什么两样。

在工厂里,大多数男工人与妻子分隔两地,女工人也是远离老公,长期分离的夫妻生活,让彼此不仅有了心理煎熬,也有生理煎熬。

而人,都是有生理需求的。

于是,工厂里就出现了一种默契的“临时夫妻。”



我叫林大壮,今年42岁了,正值壮年时期。

我家乡在云南一个穷乡僻壤里,在农村根本没什么经济来源,很多年轻人都外出打工了。

上有老下有小,没有足够的钱是不够一家老小的生活开支的,眼下,两个小孩都读书,正是最花钱的时候。

为养家糊口,我不得不和村里的其他年轻人一样,背井离乡,来到广东,听说那里工资高,活也多,赚钱更快。

我和老婆商量,两个人一起出去,这样能挣更多的钱,彼此也有个照顾,然而老婆却不忍心让孩子当留守儿童,父母也说他们年纪大了,无法照顾好小孩。

无奈,我只身一人来到广东。

突然之间,离开了家乡,离开了家人,没了老婆的悉心照顾,我的生活也大不如前。

工厂宿舍小小的床铺经常杂乱不堪,脏衣服堆满了这本就狭小的空间,最让人难以忍受的是夜里的孤独,正值壮年时的我,每天晚上都煎熬难眠。

在工厂,和我走得较近的是我们车间的老莫,因为大家都是云南老乡,所以老莫对我很是关照。

但老莫不住工厂宿舍,他自己在工厂外租了个小单间。

老莫也是与妻子长期分居,但似乎没有我这方面的焦虑,我便向他求教。

“我们这都有个临时夫妻,我们俩在外地时就搭伙过日子,回家之后就互不打扰,各过各的。”老莫在我小李耳边偷偷地说道。

“这不就是出轨吗?”我内心十分吃惊,对老莫的话也不以为然。

可老莫却道:“这也是实在没办法,老婆不在身边这谁受得了,工厂像我们这样的,大部分都找了临时伴侣,后来我和我现在这个对象看对眼了,就也在一起了,不会影响家里的生活,放心。”

“这是工厂里,大家心照不宣的一个秘密,你如果想找,我可以帮你介绍一个,或者你见哪个对眼的,自己去认识。”老莫又说。

我觉得,我是不会像老莫这样的,起码,我对得起自己的婚姻和老婆,我不会做出对不起她的事情。

但是,那一个个寂寞难耐的夜晚,让我坚硬的心有了一些动摇。

两个月后,我实在耐不住寂寞,和老莫诉讼起内心的渴望。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正好翠花最近来了个老乡,改天介绍给你认识。”老莫满口答应,说我终于开窍了。

翠花就是老莫在这边的临时老婆。



机会很快来了,那天在饭堂吃饭的时候,老莫带我过去认识翠花的老乡。

第一眼,我就见到了翠花旁边的女孩,长得很漂亮,皮肤白白的,长发及腰,身材匀称,眼神清澈,大概三十来岁的样子,正是风韵正当的年龄,充满女人味。

翠花热情地为我们俩相互介绍,说她叫陈萍,来自四川。

陈萍很大方,伸出手来和我握手,她的手很暖,也很柔软,很细腻,那一刻,一股电流充满我全身,我忍不住的心神荡漾。

吃饭的时候,我去买了四瓶饮料来,我们每人一瓶,陈萍时不时拿眼神偷瞄我几眼,看得出,她对我也是满意的。

翠花小声问她觉得怎么样,她说挺好的。

我们互加了微信,说要经常联系。

因为是不同的车间,吃完饭我们就各自上工了,但一整个下午我都没什么心思干活,整个脑海里都是陈萍娇媚的样子,我甚至幻想,如果陈萍是我的老婆……

按捺不住的我,急不可待在微信上约她下班了一起吃饭,她很爽快地答应了。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我早早就到饭堂为她打好饭了。

我们一起吃了饭,然后我问她晚上要不要加班,她说可以加,也可以不加。

“不过,如果有人请我喝喝奶茶逛逛街,那我就不加班啦。”陈萍美目盯着我,俏皮地说。

“没问题,我们去逛逛夜市。”我满口应承。

逛街的时候,陈萍主动走到我身旁,然后伸手搂住我的胳膊,宛如一个娇滴滴的妻子。

我心脏都怦怦直跳,感受着手臂上的温暖。

也许是因为都是从农村来的原因,我们有很多共同的话题,她话比我多,很活泼开朗,我也知道,她老家在四川深山里,在老家她有老公,还有三个小孩,因为老公在工地意外受伤,没法再外出务工,于是她只能一个人来广东。

相似的家庭背景,相同的生活压力,让我对她产生了一种同命相怜的感情,内心里,对她又多出一份好感。



点了两杯奶茶,我就稀里糊涂跟着她一起,来到宾馆的房间里,我的脑袋都是懵的,心情很激动,也有点矛盾。

她跟我说了几句,就先去洗澡了。

我坐在床边,听着卫生间里哇啦啦的水声,整个人很是紧张,说真的,除了老婆,我从来就没碰过其他女人,说不紧张那是骗人的。

没一会,她洗好澡出来,浴巾包裹着的身体,头发湿漉漉的,很是迷人,我盯着她,忍不住地咽了一口,她看着我的样子,温柔地笑了笑。

接着,她来到我身边,轻声道:“开始吧?”

“嗯……”我应了一声,却紧张得命,根本不敢动。

“你紧张什么啊?”看着我的样子,她笑着向我走来。

“我……我。”

她轻笑了一下,没等我开口说完话,竟然直接拿起我的手,放在了她的细滑之上。

“呼……”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