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北巨变!大棋局悄然易手 深度解析冲突起因和大国立场

分享至

就在11月2日,有记者在外交部的日常新闻发布会上提了个问题:听说缅甸的军方说因为当地的一些冲突,他们失去了一个往中国边界的关键城镇的控制权,这事儿是真的吗?这个问题一出,就感觉事情不简单。

同时,网上也传来风声,说是果敢联盟军把滚弄给占领了。这个消息虽然还没完全被确认,但是跟外交部的那个问答凑在一起看,感觉这事儿十有八九是真的。

得说说滚弄为啥这么关键。因为它是通往果敢的大门,也是从缅甸到果敢唯一的路。



滚弄坐落在萨尔温江西岸,那江上有座大桥是中国修的。你要是从缅北的腊戍出发往瑞丽方向走,会在登尼碰上个岔路口,向东拐就到滚弄了,过了桥就是果敢地区;向北走就能通往缅北的木姐市,再往上就是我们的边城瑞丽了。

如果滚弄真的被占领了,那就意味着果敢地区很可能快要落入前果敢王的儿子,彭大顺(也叫彭德仁)和他带领的联盟军之手。一旦这块地方被彭德仁掌控的联盟军占领,那缅北那边就得彻底迎来新的局面了。

这到底会产生什么重磅结果?

本来好好搞电诈,为啥突然打起来了?

缅北冲突对中国有利还是有害?国家的态度到底是什么?

小编通过阅读十五万字的资料,把这件事的前世今生都整理出来了,个中缘由都在这篇文章里,让我们一起揭开缅北战事的背后玄机。



**缅甸的前世今生**

说起缅北的复杂局势,我们得聊聊那里的民族矛盾。

缅甸多数民族是缅族,他们大概在一世纪的时候迁到了现在的缅甸,成为了这个国家69%的主体民族。

但在缅北,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那里缅族人反而是少数,因为那块地方是掸族、克钦族、果敢族这些同样源自中国的民族的家园。文化、语言大相径庭,他们和缅族人根本就不是一家人的感觉。

这些民族在历史上跟缅甸的关系就很微妙。好几个世纪以来,缅北都没有真正归缅甸统治过,反而和中国的云南有更多的瓜葛。

然而,英国人的到来改变了一切。19世纪末,英国不仅占领了缅甸,还征服了缅北,并设置了掸联邦,给了当地土司很大的自主权。这样一来,缅北就从中国的版图上被切割了。



二战后,缅甸要独立,缅北的民族也想独立。他们1947年一起签了彬龙协议,决心联合起来摆脱英国。独立后,掸邦的各民族享有高度自治。

但是,缅甸新政府没几年就政变了,破坏了宪法的承诺,想要真正统治这些少数民族,这下好了,原本自由自在的少数民族可不干了,开始组织武装反抗。

这其中,掸邦几个主要的民族军队,像果敢族的彭家声、佤族的鲍有祥、克钦族的丁英和一群中国知青组成的815军区的林明贤都是各有故事的人物。他们当中有的是土司的家丁,有的是反国民党的游击队员,他们在缅共的帮助下,成立了自己的力量,对抗缅甸政府。

然而,这个力量关系并不简单,因为缅共主体是缅族人,而缅北的武装力量都是由少数民族组成的,矛盾就在这里。

到了80年代,随着外界支持的减少,缅共的影响力下降,这个时候缅甸政府看到了机会。

到了1989年,缅甸政府趁机策反了彭家声,这一系列的变化让缅共瞬间失去了控制。彭家声还成立了“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就是现在的果敢同盟军。其他几个军区的领导人也相继叛变,成立了自己的武装。但他们并没有完全投降缅甸政府,而是想自立门户。

最后,这些力量和缅甸政府谈判,达成了协议。掸邦的东北军区变成了掸邦第一特区,彭家声成了那里的首领。其他几个军区也分别成为不同的特区,他们的首领都在自己的地盘上有着相当的权威。

**难以容忍的国中之国**

但不论是缅甸共产党还是军政府,两者对于缅北存在独立运动的“国中之国”状态始终持不容忍态度。



这种坚定立场很快就转化为了行动,1992年,尚未完全干透的和平协议的墨迹便被新的冲突所玷污。缅甸政府让果敢地区的传统领导人杨茂良回归,并动员原属于彭家声军队的部队。彭家声身处劣势,带领着不到一千名的残兵败将,逃往四特区,投靠了他的女婿林明贤。

在林明贤和鲍有祥的协助下,彭家声一度重新掌握了果敢地区的控制权。然而,他对部队的控制力逐渐减弱,至1995年,他的副师长李尼门发动叛变,将他再次赶出果敢。

尽管在外部支援下,彭家声第二次夺回了果敢,但形势却与以往不同。在短暂的叛乱期间,政府军进一步巩固了对老街至清水河一带制高点的控制,从而加强了对彭家声的监视和压力。

面对实力雄厚的缅甸政府军,彭家声不得不默许了这种被动局面。而缅甸政府不但没有缓和态度,反而在2008年通过了一部新宪法,力图在2010年之前,将缅北武装力量改编为边防营,进一步加强对特区的政治和军事控制。



这导致果敢特区在政治和军事上的权力遭到极大削弱,而彭家声与政府军之间的冲突也变得愈发激烈。

到了2009年8月8日,以打击毒品和非法军火制造为名,缅甸政府军开始大规模的军事进攻。

交战前夕,缅甸政府已经秘密策反了彭家声手下的四位高级将领。在这种内部分裂和外部压力的双重夹击下,彭家声无法坚持,最终被迫流亡海外,失去了再次回到果敢老街首府的可能。

缅甸政府在控制了果敢地区后,撤销了原第一特区的行政机构,建立了果敢自治区委员会,从而正式完成了对该地区的控制。

那些转投政府军的叛军领导者,在政府的支持下与果敢首富刘阿宝联合,形成了新的地方权力结构。



缅甸军政府与这五大家族之间建立了互利共生的关系:军政府需要这些本地势力来巩固对果敢的统治,而五大家族则需要政府的保护以支持他们的灰色产业——这不仅仅包括电信诈骗,还有赌博、色情服务、武器交易等等,形成了一个利益交织的复杂网络。

**五大家族的权力**

缅北的故事绝对是充满了戏剧性和阴暗的,这里的五大家族控制着一切。

首当其冲的是白家,白所成赶走了前任,摇身一变成了果敢自治区的老大。他的孩子们,在他的羽翼下,把手伸进了各种产业,但别看他们的公司名头响亮,实际上,那些地方不外乎是赌场和电信诈骗的天堂。

老二白应苍不仅管钱还管兵,给电诈犯护航,他的科技园区,表面上是高科技,实则电诈的温床。

魏家呢?别看他们家的魏超仁年纪大了,但他们手里握着正规军呢,正规军啊!他们的企业涉足的业务远不止在缅北,连老挝、泰国这些地方都有他们的足迹。他们家的魏榕还挺会玩媒体,抖音上那个“小公主”的梗就是她想出来的。

别忘了刘阿宝,这位贩毒起家的大佬现在跟政府走得近,他的福利来集团到处都有产业。

接下来是刘国玺,控制着矿山的他,用电诈园区卖来的奴隶开矿,真是黑心到家了。

最后是明家,明学昌掌管着一支警察部队,他们靠着卧虎山庄年收益数亿美元。



真的是,这些家族个个都不简单,他们不仅为电诈集团撑伞,还通过收保护费、租金,把自己私人武装搞得越来越大。

电诈在缅北不仅是支柱产业,还衍生出了全套的犯罪产业链,从偷渡到贩卖人口,他们啥都干。据说缅北的电诈从业者超过十万人,这些人日夜琢磨着各种新骗术,让人防不胜防。

听着,每当缅北燃放烟花,那不是普通的庆祝,那背后是我们这些普通人的损失。

2022年中国网络电信诈骗的总金额超过2万亿,你能想象?而每一次诈骗背后,都是破碎的家庭和心酸的故事。这局面,得变,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导火索引爆**

电诈猖獗,让“电诈园区”这个词一度成了短视频平台上的热门话题。国家对这种专门设局欺诈我们中国人的黑洞也是火眼金睛,下令缅北得给这种乱象划上句号。

但是,说归说,缅北那边的大佬们表面上点头哈腰,背地里却是左耳进右耳出。这几个月才抓了2317个诈骗犯,跟那十几万的大军比起来,这数字简直能忽略不计,大多数还都是抓的对手家族的小兵。

10月20号那天,夜色正浓,缅甸果敢老街的明学昌控制的卧虎山庄,怕中国的反诈大招,慌不择路地把一群咱们中国人挪到另一个地方,白鹤公馆。但他们不知道的是,我们有秘密人员在内应外合。这些同胞们,在秘密人员的帮助下抓住机会,反抗、逃跑。

可就在这时,那明家控制的警察21营居然冷血至极,对着这些手无寸铁的人开枪,造成惨重伤亡。等到我们的内线露面,他们竟然没人性到活埋了这些英雄。



这场惨剧,简直让人想起了湄公河的悲剧。事后中国方面的临沧市外事办公室也发信去问责,可明学昌那边就是不搭理。咱们的态度可以说是够大度了,整整七天,耐心等待,不过连个屁都没等到。



然后,就是大家在新闻上看到的那出戏了:10月27号,缅北的腊戌和贵慨突然爆发了军事冲突。果敢民族民主同盟军还发了个声明说是他们干的,目的是为了给电诈团伙来个大扫除。

对这场混战,虽然艰难,但我还是从一堆混乱的信息里给大家挖出了不少干货。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