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走后,我和姐夫住在一起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叫潇涵涵,今年26岁,颜值还算可以,亭亭玉立、长发飘飘的,偶尔化一下妆,看着还挺迷人的。

可是,一直没有男朋友,无车无房无存款无男朋友!

连住的地方,还是挤在我姐姐家。

当年,户口还是可以挂靠的,姐姐和姐夫结婚后,就说我成绩挺不错,如果将户口转过去,可以考上更好的大学。

于是就把我的户口转过去,我也随之从老家搬到姐姐的新房里,和他们小夫妻一起住。

姐姐和姐夫对我都很好,姐夫叫宋国标,额头宽阔,眼神深邃,透露着一股温文尔雅的气质,他经常给我买一些我喜欢吃的零食水果,叮嘱我学习辛苦也要注意身体。

我学习很刻苦,两年后顺利地考到名校。

再后来,我毕业工作了,准备搬出来住,可就这个时候,姐姐不幸确诊了癌症,医生说最多活一年。

这个时候我怎么能抛弃姐姐不管?于是,她就继续在姐姐家住下,和姐夫一起照顾姐姐,还有外甥楠楠。

这样,一直到姐姐去世。

姐姐走后,我很难过,我们姐妹俩的感情从小就很好,这些年更是因为有姐姐的帮助,我才能顺利考上大学,顺利找到工作。

我想搬出去住,也算换个环境散散心。可是,姐夫的状态让我不放心。

姐夫变得不爱说话,从不抽烟的他,开始每天一包烟,有时要包半,我知道他心里难受,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他。

姐姐和姐夫感情深厚,姐姐走了,姐夫悲伤不已,我懂这种心情。

我无能为力,只能每天下班尽量早点回家,默默地做好饭菜,然后叫姐夫出来吃饭。

有时候,我也会找话题和他说上几句,希望能转移一下他的注意力,让他不那么难过。

我想起姐姐临走前对我说的话,她让我好好照顾姐夫还有外甥,如果愿意,我可以和姐夫共组家庭。

我明白姐姐的苦心,她是怕她走了以后,万一姐夫找别的女人,担心别人对外甥不好。

但姐姐更为我的幸福着想,她说当然这是在我愿意的前提,如果我有更好的对象那就另当别论,我的幸福摆在第一位。

日子就这样慢慢地过着,渐渐地,我们也从姐姐的阴影里走出来,生活回归正常。



那天,我在上班,突然收到姐夫的信息,他说晚上请我在外面吃饭,外甥楠楠被他爷爷奶奶接去老人家里了。

“老宋,怎么突然请我吃饭?是不是发财了?”我突然出现在姐夫面前,吓了他一跳。

自从姐姐走后,我就改口叫他老宋,因为叫姐夫,让我们俩想到姐姐,都会禁不住悲伤。

“没错!发财了!今天想吃什么,随便点!”姐夫哈哈一笑。

姐夫的话让我感到意外,“快说说怎么回事,平白无故地怎么就发财了?瞧你连上的喜悦,掩饰都掩饰不住。”

“房子的拆迁款下来了!而且,因为涵涵你的户口也在这里,所以,还多分了六十多个平方。”姐夫喜笑颜开,一脸的兴奋。

“真的?那我今天,可要好好宰宰你!嘿嘿!”我也为姐夫感到高兴,冲他俏皮一笑,开始点菜。

我点了我爱吃的糖醋排骨、苦瓜牛肉,还有一份青菜,一个丝瓜汤。

“就这?你这叫宰我?”姐夫不满地瞪了我一眼,然后他自己又加了两道菜,我赶紧说不用点太多,吃不完会浪费的。

我们吃着饭,喝着酒,聊着天,气氛很轻松。

期间,姐夫时不时盯着我的面容看,眼睛里饱含笑意。

“老宋,你吃饭不看菜,盯着我干嘛?我脸上有米粒吗?”我放下筷子问道。

“涵涵,你都长大变成大姑娘了,以前你还是个只会埋头读书的假小子呢。”

“人家本来就是姑娘家啊,我今年都26了,我同学很多都嫁人了!”我不满地回瞪他一眼。

“涵涵?”

就在这时,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我回头一看,原来是两个平时关系较好的同事,她们跟着几个男人走过来,然后对着我打招呼:“难怪呀……就说你今天下班,怎么跑那么快,原来是和男朋友来约会吃大餐啊!”

顿时间,我的脸蛋刷的一红。

“别瞎说!”我涨红着脸蛋,然后有些羞涩地盯了姐夫一眼,慌忙解释:“这两个美女是我同事,她们乱说话,你别介意!”

“是约会!”那两个女同事对我笑了笑,后就去了楼上包厢。

姐夫看着我羞红的脸,也没有生气,反而很高兴的样子,我发现,他好像很喜欢盯着我的脸看,尤其是我害羞的样子,他好像越看越有趣。

他打趣笑道“不过,你怎么脸红了?会让人家误会的。”

“有吗?没有吧?!”我慌忙用手贴着脸蛋,脸蛋热得滚烫,也不知道我这副模样,是动人还是难看。

反正姐夫一直盯着我看。



饭后,我们一起走路散步回家,我发现姐夫很细心体贴,走路的时候,他会走在左边,为我挡住车子,过马路的时候都会很仔细地环顾四周,没有车了才安全通行。

姐夫还说,拆迁款下来了也有我的功劳,要转几万给我当作零花钱,不过我拒绝了。

“不过,老宋,我有个事想知道,你可不能隐瞒我。”我停下脚步,侧目对着他。

“你尽管问,但凡知道,绝无隐瞒。”姐夫立马装作投降的样子,我看着他的模样忍不住咯咯笑起来。

“我姐她临走前,有没有对你说什么啊?”我问。

“嗯,说了一些,怎么了?”

我抿了抿薄唇,又问道:“关于我,我姐怎么对你说的?”

“当然是照顾好你啊!”姐夫连忙回答道。

“就这个?”我捋了捋耳旁的发丝,继续追问。

“呃……”姐夫一时语塞,脸也有些不自然地红了一下,连忙道:“还有,保护好你!不让你受欺负!”

“切,谁信!我她撇撇嘴,白了我眼。

我知道,姐姐临走前,一定是嘱咐过他,照顾好楠楠和我,如果可以,他和我……

不知为什么,姐夫没有对我说完实话,也许,他心里始终把我当成他老婆的妹妹,也就是他的妹妹吧。

回到家后,我先去洗澡,刚才在饭馆喝的酒这时候才开始上头,我感到头晕乎乎的,走路有点飘。



洗好澡,我换上一套真丝的短睡裙,镜子里的自己,五官精致,身材曼妙,双腿白皙修长。

“老宋,你过来帮我一下!”酒劲上来,我手摇摇晃晃的,拉不住衣服后面的拉链,只好叫姐夫过来。

“怎么了?”姐夫连忙走过来。

通过镜子,我看到他盯着我的曲线,暗暗咽了一口。

因为酒劲上来,也因为刚洗完澡,我的脸红红的,“我背后的那个纽扣,你帮我弄一下!”

“好!”

姐夫上前一步,然后双手抬起,捏住我的衣服纽扣。

说真的,这一刻,我心跳很快,我脑海里竟然浮现了不该出现的画面。

姐夫拿着纽扣的手,都是有些微微颤抖,我能感觉到,他的呼吸变得粗重起来。

突然,姐夫从后面将我给抱住。

我没拒绝,心也是跳到嗓子眼,感受他的温暖,然后转过身,双手顺势往上……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