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公安局长夫人邀科长进门,因一句谎话,生命断送在45岁

分享至

本文为真实案件纪实,旨在:破解犯罪心理,捍卫正义人间!探查人性阴暗,杜绝犯罪发生!温馨提示:本文为付费内容,前三分之一免费阅读

“我妻子被人杀了!”

1994年1月13日中午,辽宁某市,警笛声声划破空气的宁静,接到报案的警方火速赶至公安副局长刘某章家,在他们的印象中,刘某章素来是个刚强铁汉,能力出众,办案无数,罪犯闻风丧胆;

然而此刻,刘某章如被抽去全身力气,瘫倒在地,痛哭失声,40多岁的人,仿佛瞬间变苍老。同僚将视线移往刘家客厅地毯,上面赫然躺着刘某章的妻子于雪蓉(化名),于雪蓉的衣衫被染得通红,胸腹中刀,脖颈处还勒着一条男式领带,明显死于他杀。



据刘某章讲述,案发前,于雪蓉因为不慎摔伤,暂时居家休养。他本来要陪伴妻子,帮她护理,却又临时到单位开会,快中午才返家准备做饭吃。哪知一进门,竟目睹于雪蓉被杀死在屋中!

刘某章之妻被杀案震动全城,公安厅列为年度大案,予以关注,不曾想,查案的过程困难重重。警方勘查现场后发现,刘家门窗都未遭破坏,财物也未丢失,不像入户盗窃、抢劫转为杀人案;凶手可能是刘某章夫妇的熟人,但谁有那么大胆量,直接跑到公安局长家里行凶?

这未免胆大得出格,有悖常理,因此有人怀疑,作案者就是报案人。

然而,警方走访分析后,排除了刘某章杀妻的可能,刘某章一没有作案时间,二没有明确作案动机,他和于雪蓉平常会为琐事争吵,发展到凶杀却远远不足;警方初步猜测,或许于雪蓉被杀与刘某章的身份有关,他毕竟经手了大量的案件,被人记恨遭打击报复的可能存在。



刘某章闻言,摇摇头,表示这种可能性较低,因为案发前,他与妻子没接到任何恐吓威胁的电话信件,于雪蓉遇害,发生得毫无征兆;要说是于雪蓉得罪谁,他并不知情,警方转变思路,从受害者的工作查起。

时年45岁的于雪蓉,不仅是局长夫人,还是油田销售公司总会计师,每年上百亿的石油产品销售资金都要归她审核。莫非,于雪蓉审核过程中发现谁的问题,导致对方先下手为强?

很快,这条线索也断掉,警方没找到有这类行凶动机的人,只好继续排查,无监控又缺少目击者的情况下,破案并不那么容易,排查的对象倒是成百上千,偏偏案情困守原地,进展艰难。



刘某章承受丧妻之痛的同时惹来无数猜疑非议,他感到极度痛苦,案发3年后,刘某章调去检察院工作,他一直持续关注案件,希望早些将杀妻凶手绳之以法,到底谁能在警方眼皮底下躲这么长时间,刘某章想不通。

1999年年末,专案人员不懈侦查,终于获知一条线索,于雪蓉生前相熟的副科长赵某宁近年似乎常被勒索,却未报案,似有难言之隐。深入调查,赵某宁的嫌疑被锁定,然而他坐上审讯椅后不大配合,顾左右而言他,被问急了突然爆吼一声:杀了她又怎样?都怪她自己!

时间回到1993年,28岁的赵某宁在于雪蓉手下工作,对她以“于姐”相称。不知是否他想得多,赵某宁总觉得于雪蓉瞧他的眼神不对劲,区别于旁人。



不久,财务科要提拔一名主管会计。赵某宁根据自己的专业背景和近年的工作业绩,有理由认为这个位置会落在自己头上。同事们也都默认,这次提拔的热门人选就是赵某宁。

赵某宁等待着这一时刻的到来,心里早已经将自己视为科里的主管会计了。但在高兴的同时他还隐隐地感觉有些不安,虽然他也搞不明白这个不安到底是什么。

提拔名额确定前的一晚,于雪蓉叫他单独聊聊天。赵某宁想到近期的事,心里七上八下,忐忑不安,推开于雪蓉办公室的门,他环顾一圈,没见人,以为来错了时候。



正犹豫要不要先离开,于雪蓉突然出现在身后,轻拍他的肩幽幽道:“发什么呆呢?看这边......”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