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岁美女闯荡东莞,睡过500个男人,最后化身杀人魔女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根据真实事件改编,情节有润色,部分人名为化名;图片来源于网络。

导读:19岁贵州美女付红琼,靠着天使面孔、魔鬼身材两年“睡服”500个男人,以女色引诱抢劫杀害数名司机无一失手。且看她是如何引“郎”入室?

深夜,一个身材火辣的女人拦下了一辆过路的出租车:“哥,搭个车。”

她俯身趴在敞开的车窗风情万种地盯着司机,深V连衣裙挡不住她胸前傲人的风景,白花花的两坨晃得司机眼睛都看直了。

“上来吧。”司机舔了舔嘴唇,“去哪?”

“宝安区。”女人扭着水蛇腰坐上副驾驶,“我叫阿琼,哥怎么称呼呢?”

“王强。”司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阿琼齐臀裙摆下的黑丝长腿扫了眼,咽了口唾沫不甚在意地随意应了声。

“王哥——”注意到王强的目光,阿琼拖着嗓子娇滴滴地叫了声,“开车吧。”

“哦,咳。”王强回过神,不自在地清了清嗓子,启动汽车,“靓女,怎么大半夜一个人拦车呀?”

“遇到个麻甩佬啦,”女人噘嘴骂了句,哼哼唧唧地抱怨着,“哼,点我出场,跑这么远的地方,完事了连个车都舍不得帮我叫一个。”

“还真是个衰仔,”王强骂了句,想着要自己点了个这种质量的妞,怎么着也得玩上一个晚上才行。

或许,嫖资抵车费,也不是不行。王强心里盘算着,目光又往阿琼那对被安全带勒得越发挺翘的胸脯,故作和善地开口提醒:

“靓女一个人走夜路可要小心呀,最近深圳不太平。”

“怎么了?”

“你还没听说过吗?这几个月,机场到宝安区一带都发生了好几起杀人抛尸事件,警方到现在还没抓到凶手。”王强故意压低了声音,脸上还露出个应景的阴森笑来。

“呀!”阿琼被吓得轻呼出声,娇嗔地往他身边蹭了蹭,“王哥,你好讨厌吖——”

“哈哈哈,别怕。”王强被阿琼的反应取悦到了,大笑着空出只手在她大腿上似安慰般捏了捏,暗示着,“王哥会保护好你的,待会送你回家。”

“王哥可不要骗人家哟。”阿琼任由王强的手在自己腿上摩挲,从手提袋里拿出个大哥大,“打个电话,让我的姐妹们准备一下。”

“姐妹们?”王强手上微微用力,调笑道,“都跟你一样漂亮吗?”

“肯定的。”阿琼冲他妩媚一笑,同已经接通的大哥大那边说着,“阿敏呀……对,路上的……你准备准备招呼客人……好,一会见。”

“要怎么准备?”王强的手已经伸进阿琼的裙底,连呼吸都沉重了几分,“待会儿打算怎么招呼我呢?”

“你想怎么招呼呢?”阿琼娇笑着扒开王强越发过分的咸猪手,佯装怒斥,“认真开车啦。”

王强一边盯着路况,一边凑过身靠近阿琼在她耳边调情:“你和你的小姐妹一起招呼也行?”

“呵呵,那要看你能不能招架得住咯。”阿琼调笑着往王强大腿根部撩了下,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对‘待宰肥羊’的志在必得。

此时心猿意马的王强怎么会想到,他马上将面对的不是什么黑丝美女、“多人游戏”,而是屠戮和死亡。

他更不会想到,眼前这个看上去性感火辣的美女,正是制造了他口中多起连环杀人案的犯罪团伙主要成员、号称六魔女领头的付红琼。

王强的尸体是五天后才被人发现的,由于天气很热,尸体已经开始腐败,散发出阵阵恶臭。他的身体被尼龙绳和铁丝捆绑着蜷缩成一团,口鼻被胶带紧紧封死,脖子上还有一根绳子。

失去亲人的王强家属哭得撕心裂肺,警方也被这接二连三的恶性案件弄得焦头烂额却毫无头绪。

但此时的付红琼一行人,却在短短几天肆意挥霍完卖掉王强那辆皇冠出租车所得赃款后,正聚在一起密谋着下一次犯罪计划。

“大哥,这样下去不行呀,”说话的是团队头目张小健的弟弟张小坡,“现在外面的风声越来越紧,抢一辆出租车才卖十几万,每个人到手就那么点,还不够去东莞风流两天的。”

“去东莞?”付红琼操起手边的黄色杂志就朝他扔了过去,“怎么,我们几姐妹还不够你玩的?!”

团队里10男6女都住在一起,虽说有夫妻、情侣,但混久了偶尔换着玩玩也都是心照不宣的事情。

“玩腻了还不准换换口味嘛。”张小坡嘀咕着却不敢说出口,在这个团队里,除了他大哥,他最怕的就是付红琼了。

付红琼不仅是张小建女朋友,从一开始就跟着他“打江山”,而且媚功了得,之前在东莞做小姐时有过一晚陪五男的战绩,更是在两年睡过500个男人,现在团队里的男人也都被她睡得服服帖帖的。

“是呀,”付红琼的妹妹付丽敏顺着张小坡的话继续道,“我刚买了几样首饰,钱也花光了。”

“姐夫,你看我们什么时候干票大的?”付丽敏眼巴巴地看向张小建。

张小建吸了口烟:“‘大鱼’倒是有,就看你们钓不钓得上来。”

“说说看。”付红琼坐直了身体。

张小建将自己收集到的信息跟大家简单的说了下:“奔驰560型轿车,市场价可要70多万。但我找人摸过底了,这车主是个高级知识分子,不那么好下手。”

“呵,我就不信,这天下还有不吃鱼的猫。”付红琼不屑地嗤笑道。

“那时,琼姐出手,没有拿不下的。”张小坡谄媚地附和。

“不过我有个条件,”付红琼站起身,不急不缓地说,“这次事成,我们要五五分账。”

在此之前,因为她们女人不动手杀人,所以分账都是按照男女七三开的比例,几个小姐妹已经不止一次跟付红琼抱怨说分得太少不够花。

有男人还想说什么,却被张小建打断了:“行,这次成功后,五五分。”

当天晚上付红琼换上了白衬衫、包臀裙,再将长发梳了个发髻,脸上只淡淡地涂了点口红,看上去还真有几分刚入社会的清纯、甜美。

张小建送她到目的地时,忍不住在她胸前捏了把,笑得下流:“我宝贝真美,衣服别扔,下次穿着我们玩剧情。”

“死鬼。”付红琼娇嗔地骂了句,又和张小建腻歪了一会儿才下了车。

晚上十一点多,李某开着公司那辆奔驰560轿车送客户到机场后,刚将车开出机场不远,一个黑影忽地冲出马路拦在他车前。

“你作死乜吖?!”李某停住车刚探头骂了声,就见一个衣衫凌乱的女人慌乱地拍打着车门,一边哭着哀求一边惶恐不安地往后张望着:

“先生,救救我,有人、有人追我,呜呜呜,求求你救救我……”

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付红琼。

此时的她红肿着双眼、头发散乱,脖颈和胸前裸露的肌肤有着一些青紫的痕迹,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