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丈夫连人带车竟然从人间消失了!5月后妻子出差发现自家的车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临江城南30里有一个集镇,叫枫林镇,213国道从镇中心穿过。镇上有一对年轻夫妻,丈夫叫侯灵,脑壳灵光,人称猴精;妻子叫麦花,贤惠能干。几年来,夫妻俩起早贪黑,勤劳苦干,跑运输贩卖煤炭和建筑材料,着实发了大财。他们在镇上开了一家运输公司和一家百货商店,盖了一栋洋楼,还买了一辆本田轿车,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着实叫人羡慕。

最近,小两口决定把生意做到城里,在城里开一家超市。这天早上,侯灵开车到城里工商局办营业执照,说好回来吃晚饭。可是等到晚上9点多钟,还不见他的人影。此时天又下起了瓢泼大雨,雷声连天。麦花有些急了,打丈夫的手机,关机。打朋友的电话,回答说侯灵办完事就回家了,他走时几个朋友还目送他开车出城,当时最多5点钟。麦花心想老公肯定出事了,因为他平时不回家都会打电话告诉她的。于是赶紧叫来驾驶员张鑫,开着一辆130小货车去寻找。一路上小货车大开车灯,冒着风雨沿路搜寻,直到城里仍然不见踪迹。

麦花心急如焚,连夜跑去公安局报案。公安局接报立即采取行动,又是派刑警开车巡查,又是从网上向邻近县市发协查通报,但一无所获。那辆本田轿车连同侯灵这个大活人竟然从人间消失了。



尽管刑警们没日没夜地排摸查找,可是二十多天过去了,案子毫无进展,仍然一点有价值的线索也没有。局领导决定将此案暂时放一放,负责此案的老李对麦花说:“麦花同志,你听我一句话,不要急。尽管现在还没有找到一点有价值的线索,但作恶的罪犯最终是难逃法网的。我们这次暂时撤离,不是不管这个案子了,而是一种策略,麻痹罪犯,让他认为我们破不了此案,自己浮出水面。”说完,把自己的手机号留给了麦花,让她有什么新情况及时和他联系。侯灵连人带车失踪,麦花悲痛欲绝,但她有一个信念,一定要把事情搞个水落石出。

侯灵失踪三个月后的一天,一个男人走进他家里叫道:“麦花妹子,这两年你过得好吗?”麦花站起来一看,惊讶地叫道:“是大哥呀!你外出两年多了,什么时候回来的?”她一见这个人,便想起自己的丈夫,心口上揪得紧紧的,十分难受。来人叫侯平,是侯灵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

“我刚回来,听说了侯灵的事了。”侯平感叹着,“嗨,真是不幸呀,好人就是遭难!我在外面这两年多的时间,听说了不少这方面的事,那些可恶的绑匪们,在这个地方抢车,又在另一个地方杀人灭迹,车又卖到第三个地方,连公安局也感到头疼,毫无办法。”麦花哽咽着说:“你和侯灵是从小的朋友,又是叔伯弟兄,这两年你在外面见多识广,朋友、熟人也多,帮我打听一下,也许有人看见过他和车。”

侯平点头答应了。他环顾着显得冷清的屋子,关切地问:“侯灵不在了,你们的生意是否受到影响,损失大不大?”这一问,麦花禁不住叹了口气说:“唉,找不到侯灵,我哪有心思做生意,人都没了,挣再多钱又有什么用!后来我又想,我和他辛辛苦苦挣下这份家业也不容易,败了不更是对不起他吗?可是现在想管了,又没有适当的帮手。”她突然又问:“嗨,我倒忘了问你了,你现在回来是打算在家乡做生意呢,还是还要出远门?”

侯平长长地叹了口气,点上一支烟边抽边说:“我的事你是清楚的,前两年在家搞运输搞砸了,欠了一屁股债,无奈只好跑出去躲债。原以为深圳那地方钱好挣,挣些钱来还债,可是到了那地方,才知道也不是那么好混的。想来想去还是决定回来做点生意。你就想开点吧,有什么难处,只要我能做到的,你尽管开口。”麦花说:“你回来也好,要是暂时没有事做,你就帮我把运输和煤炭生意管起来吧。”“那好吧。”侯平说,“反正做煤炭生意,我也是熟门熟路的。”

就这样,侯平帮助麦花管理运输和煤炭生意,搞得红红火火。一有机会,他便到处打听侯灵的下落,可是侯灵仍如石沉大海般没有半点消息。侯平的老婆慧兰也来麦花的百货商店里帮忙,经常宽麦花的心,两人相处得像亲姐妹一般。

自从有了侯平夫妇的帮助,麦花渐渐地恢复了元气,但她的心灵深处还时时惦记着丈夫侯灵。这天,麦花让侯平到深圳去出一趟远差,要十多天才能回来,她顺便搭他的车到城里办事。麦花这次到城里,一是办些货,二是看望住院的舅母。和侯平分手后,她去批发市场里办好货,已近中午,在水果摊上买了一大袋各种水果。她刚想打的,就有好几辆载客摩托挤了过来。这时,一辆本田轿车从旁边悄无声息地靠了上来,驾驶员从驾驶室里伸出头来说:“大姐,坐我的车吧,你买了那么多水果,坐摩托不好拿。”说着便跳下车,殷勤地打开了另一边的车门,麦花坐了进去。几个摩托车驾驶员一阵起哄,本田轿车的驾驶员朝他们挥挥手,说了声“拜拜”,便开车上了路。

车内开着空调,一下子令麦花想起了自己的那辆本田轿车,便与驾驶员攀谈起来:“师傅,开车几年了?生意还好吧?这辆车买来的时间不长吧,还挺新的,买了多少钱?”“便宜。”师傅说,“这是深圳一位朋友转让的,我接手过来才几个月。你是去哪个医院呀?”麦花说去中医院。

汽车在行驶中响起了轻快的音乐声。自从侯灵出事后,麦花还是第一次坐轿车,而且坐的是本田,她心里有些伤感,眼睛不由自主地在车内打量起来,一边打量,一边想着和侯灵在一起的日日夜夜。突然她的目光在车门把手处停住了,两眼瞪得大大的。原来那车把手上有一条用记号笔划出的弧线。这是一条多么熟悉的弧线呀!半年前,麦花和侯灵去进货时,买了一支记号笔,为了试一下记号笔能不能用,她顺手就在车把手上划了一下,划出了一条曲线,还被侯灵数落了一通。那条线自此以后怎么擦也擦不掉,就一直留下来了。



麦花心里怦怦跳着,难道说身边这个人就是抢车杀人的凶手吗?麦花一边对自己说一定要镇定,一边仔细地观察这辆车的其他部分,越看越像自家的车。驾驶员好像也发现了什么:“大姐,你对车好像很感兴趣呀?你看我这车怎么样?”麦花随口答道:“好像音响差了点。”驾驶员佩服地说:“大姐真是好耳力,原来这车上装的是飞利浦机芯,声音好极了,被我拆回家里用,这是后来装上去的。”

驾驶员说着,却不知道麦花的脸已变了颜色。因为当时买了车后,侯灵嫌音响不好,特意买了一套飞利浦的自动翻带机换上了。现在可以肯定这就是自己家的车。麦花脑子里急速地转动着。这时,车已到了医院门口,她灵机一动,叫驾驶员把车开进医院停车场后,说:“师傅,麻烦你等等我,我最多耽搁十来分钟,停车费由我付,回去还坐你的车,行不?”“好。”驾驶员说,“你多呆几分钟吧,我在这等着你。”

麦花下了车,默默地记下了车号,她快步走进病房,转身藏于门后向外观察。只见那个人还好好地坐在车里,没有发觉什么,于是便急忙打开手机,拨通老李的手机。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