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富婆母女的私宠,在她的四合院风生水起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北漂五年后,经同乡介绍,我到了一家澡堂工作,那是一家专门为一些富婆服务的女澡堂,搓澡工都是我们这些身强体壮的青年男性,也是在那里我认识了几乎改变我一生的女人。

1、

再次遇到丽姐的时候,已经是我北漂的第十个年头了,也是我和丽姐分开的第二个年头,两年不见她还是那般妖娆,虽说已是四十多岁的年龄,但只是看了一眼,依然是十分的动人。

我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她刻意来找的我。

就那么平静地坐在我对面的位置,淡笑着看着我。

“两年不见,还是那么帅?”

“丽姐,你不一样没什么变化?”我笑着说,脑海中却不由得闪过初见丽姐时的情景。

那是05年的时候。

我到首都的第五个年头。

前五年,我和大部分带着雄心壮志北漂的人一样,在处处都是机会,却又处处都是困难的首都举步维艰。

睡过半年的桥洞,住过只能放得下一张小床,门窗都关不紧没有厕所的平房,最好的时候,也不过是出租屋里多了一个可以勉强站着洗澡的地方。

那五年,我一直都在想,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能到头,也想过回老家,结束那该死的北漂生活。

但自尊心让我始终放不下那个面子,一直到第五个年头,我几乎已经认命的时候,经同乡人介绍,我到了一家澡堂工作。

暂且将这家澡堂称为‘天国’吧,因为这是我改变这一生,让我在如今还能坐在这里喝着一杯近百元咖啡的起点。

初到天国的时候,我以为只是一个普通的澡堂,而我也只是一个普通的搓澡工,但对于那时的我来说已经算是一份较好的工作,特别是老乡告诉我,在这里能够遇到不少首都的有钱人家,处处都是机会,是真正的机会!

那会儿我还不太明白,一直到上班的第一天,我和几名同事就像小姐一样被安排着光着膀子站成一排供几名从穿着就能看得出来是富家太太的人挑选时,我才明白我那同乡的意思。

也是那天,丽姐选中了我。

说实话,那时候我虽然已经在首都漂泊了五年,但并没有怎么接触过女人,我和丽姐单独到了一间房间的时候,我还有些扭捏,在看到丽姐当着我的面毫不犹豫的将身上的衣服褪去,只留下内搭的时候,我更是不敢去多看。

丽姐当时就笑了,她笑呵呵地让我睁开眼睛看她,然后问我干这行多久了。

我说刚开始。

她说:“原来是个雏啊。”

然后笑得更开心了,就连胸前的那一抹春色也跟着不断的晃动了起来,让那时还血气方刚的我都忍不住咽了口口水,一直到丽姐下了池子,身子被水淹没,我那种口干舌燥的感觉才渐渐消失。

下了水后丽姐便喊我去给她搓澡。

她的皮肤很滑嫩,明显保养得很好,一点也不像是一个已经四十左右的女人,我只是触碰到她的肌肤,就感觉整个人都不太舒服,搓着搓着就下意识地不老实了起来。

丽姐却一点也不在意,就那么靠在池子旁,仰着头看着我,笑呵呵的说:“是不是很久没碰过女人了?”

我当时就有些不好意思,但自尊心还是让我摇头说:“前几天刚碰了个。”

说完我鬼使神差的又补充了一句。

“就是皮肤没你好。”

听到我这句话,丽姐白了我一眼,然后翻了个身,让我解开她的内衣。

2、

丽姐的皮肤是真的很白嫩,比之二八年华的小姑娘都不慌多让,哪怕是在后面的几年里,我身边的女人已经不知凡几,也少有比得上丽姐的。

帮丽姐解掉内衣的时候,我整个人几乎都看直了,对于几乎没有真正意义上和女人亲密接触过的我来说,这无疑是致命的。

我当时并不知道丽姐为什么会这么大方,就那么盯着她看,她也不拒绝我,甚至直接从池子里站起来,和我面对面,一点也不在意的将她的身体暴露在我的面前,在我都有些不好意思的时候,她才笑呵呵的说:“不是说刚碰过女人?”

“怎么还这么扭扭捏捏的?”

我有些尴尬,想要解释,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只好连忙将头扭到一边去,但也是在那时候,丽姐突然拉住我的手,然后一把将我拉到了水池子里。

接下来的那一整个下午,我和丽姐就那么在池子里、按摩床上、池子边缘,甚至是窗边,每一个能够看到的角落,都亲密无间的交流了一次。

也是那一次,我在北漂五年后,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做了一回男人。

我不知道丽姐是什么时候走的。

我醒来的时候,身边只剩下了一叠现金。

两千块钱。

在那时候,这两千块钱对于我来说是一笔不菲的收入,足够我两个月甚至更久的伙食开销了,但拿着那钱的时候,我却莫名的有些失落,以至于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都没有什么心思工作。

老板问我情况,那时候我并没有想那么多,就随意的将这事儿说了出来,当时老板就笑了,他说:“你还是太年轻了。”

“来到这里的,哪一个不是富家太太。”

“你们对于他们来说,就是解闷用的。”

“那两千块钱,就是她给你的小费,过后她还能不能记得你,都不一定了。”

也是那时候,我明白了过来。

我这是被当鸭子一样嫖了。

我的第一反应是愤怒,但愤怒之后,却又生出了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因为我总觉得丽姐和我后面接触到的那些富家太太都不一样。

她美丽,大方。

哪怕只是一天的相处,也时刻印在我的脑子里,让我每每在夜里都不由自主的会想起那一天的一切。

但我也清楚,像我这样的人,就跟我老板说的一样,不过是人家解闷的工具,顶多算是露水情缘罢了。

然而,在我在澡堂工作的第二个月。

丽姐又来了。

这一次丽姐和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又有了一些不同。

看起来憔悴了一些,皮肤虽说还是很好,但却多了一些她竭力想要掩盖却依然能够看到的伤痕。

只是因为老板跟我说过的话,看到她的时候,我并没有太热情,而她也毫不意外的又点了我。

共处一室的时候,她一如第一次还是那么大方,只不过走进水池的时候没有再主动让我去解开她的内衣,而是靠在池子边让我给她按摩。

3、

再一次近距离和她接触的时候,我也终于看清了她身上的伤痕。

各种各样的都有,而最为显眼的是肩膀上一排被烟嘴烫伤的痕迹,那些痕迹看起来十分狰狞,而且明显是新印上去的。

我忍不住问:“丽姐,你老公打的?”

丽姐却没有回答我,只是指了指自己的肩膀,让我给她按。

我碰到她伤口的时候,她发出了一声低吟,然后我就感觉到她似乎哭了,身体微微颤动着,低着头一言不发。

我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或者就是作为男人本身就见不得女人哭,我直接将她的身子翻了过来,但当我想要问她到底是不是她老公打的时候,我却突然想起来,我不过是一个搓澡工,就算跟她有过一天的疯狂,那也不过是她用来解闷的工具。

我冷静了下来,说了声抱歉,然后便不敢再去看她。

但这一次丽姐却主动开口了,她看着我说:“要不要跟姐走?”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呆了一下,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笑着说:“姐,你就别开玩笑了。”

“我就是个搓澡工。”

“在你们眼里说白了就是个花了钱什么服务都能做的鸭子。”

“我跟你走?又能去哪?”

“我离婚了,你跟我回去,我养你。”丽姐声音依然平静,就好像是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说完后她又继续道:“跟我回去,我一个月给你两万,不比你在这里好?”

“而且我不会干涉你的自由。”

“我需要你的时候你在就行。”

“另外,我还有一个干女儿。”

我当时并不知道丽姐说这个干女儿是什么意思,一直到我辞了职,跟着丽姐来到了她的四合院,我才渐渐明白了过来。

丽姐住在首都的二环,有个数百平的四合院,在我的认知里能够在首都有自己房子本就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在二环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我更是想都不敢想,更别说这种动辄数千万上亿的四合院了。

也是那天,我见到了丽姐的干女儿,她前夫的亲女儿,林婷婷。

开始的时候我还有些捋不清她们之间的关系。

毕竟林婷婷是丽姐前夫的亲女儿,但跟丽姐并没有什么血缘关系,在丽姐离婚后,林婷婷应该跟着她亲生父亲离开才是,但林婷婷偏偏留在了这里。

一直到晚上,丽姐当着我的面和林婷婷互相搂着对方的腰回了房间,听着里面传来的声音,我才渐渐明白了过来。

不过那个时候我也没想太多。

对于丽姐的感情我也说不清楚,之所以答应,完全就是因为丽姐说的两万块钱,两万块钱对于那时候的我来说已经是很高的收入了。

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

在丽姐和林婷婷回到房间不到半个小时,林婷婷突然从房间走了出来,她那时候几乎是光着的,就那么看着我,朝我勾了勾手说:“丽姐说你本事不小。”

“来一起试试?”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