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佛王兴夫“加持”140位女信徒,现场不穿衣服,还要全身投入

分享至

导读:在佛教的世界中,信仰被看作是人类心灵的灯塔,是引导众生走向真实、善良与光明的力量。但当这股力量被某些人用作遮羞布,用来遮盖他们的贪欲和罪恶,它将会变成一个危险的武器。王兴夫,一名自称为“洛桑丹真活佛”的男子,就是这样一个例子。从他最初的“气功大师”身份,到后来的“活佛”造假,背后隐藏着的是一个巧取豪夺、欺男骗女故事。

01

在一个寂静的寺庙深处,铜钟响起,伴随着深沉的佛号,一切都显得如此祥和。

但在这祥和之中,却有一个阴影悄悄潜行。

那就是王兴夫——一个自称为“洛桑丹真活佛”的骗子。

“活佛”是对达到一定修为的高僧的尊称。

在藏传佛教中,他们是经过严格选拔和认证的。

而王兴夫,只是个普通人,身上没有任何神圣的光环。

他利用藏传佛教中的“欢喜佛”和“身加持”这些神秘的名词,吸引了众多女信徒的目光。

王兴夫深知,要想成功欺骗,就必须使自己显得与众不同。

所以,他花费了很多心思来装扮自己,从衣着到言行都充满了神秘感。

他告诉信徒们,“欢喜佛”是一种特殊的佛,能给人们带来内心的愉悦;

而“身加持”则是一种通过身体接触传递神圣能量的祝福方式。

一天,当寺庙的大门再次缓缓打开,一名女信徒踏入。

她的眼神充满了期待和崇拜。

当她见到王兴夫时,她情不自禁地双手合十,深深地鞠了一躬。

王兴夫微微一笑,指了指身边的蒲团,示意她坐下。

“大师,我听说您是‘洛桑丹真活佛’,是真的吗?” 她问。

王兴夫放下手中的佛珠,微微点头:“是的,我是洛桑丹真活佛。”

女信徒的眼中闪过一丝激动,“我一直在找寻真正的活佛,希望能得到您的加持。”

王兴夫笑了笑,“你来对地方了。不过,我要先了解你的情况,才能决定如何帮助你。”

这就是王兴夫的伎俩。

他会先与信徒交谈,然后再根据情况提出所谓的“身加持”。

但在这之前,他的身份从未受到质疑。

然而,王兴夫并非始终如此。

二十年前,他在山东济南的监狱里工作,是个普通的公职人员。

不过,在那里,他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称号——“气功大师”。

这一称号源于他偶然在街的书摊翻阅的几本关于气功的旧书。

那时,气功风靡一时,有些人用这个名头骗取了不少钱财。

王兴夫看到别人靠气功赚取的财富,便有了模仿的念头。

在那个时代,王兴夫只需要熟记一些气功的名词,便可以轻易地骗取一些不明真相的人。

他让这些人按照他所教的动作做,使他们觉得身体放松,然后称这是气功的效果。

其实那不过是一些简单的伸展运动。

在某一天,当王兴夫再次走到监狱的大门口,他突然想象自己是一个真正的气功大师。

他幻想着自己手上散发出金色的光芒,能治病救人。

这种想象使他愈加自恋,认为自己真的有这种能力。

于是,王兴夫开始对外宣称自己是气功大师。

他手里的气功其实就是一些基本的伸展动作,但在不知情的人眼里,那仿佛是一种神奇的能力。

王兴夫利用这种能力骗取了很多钱财,而那些真正懂气功的人都对他嗤之以鼻。

但王兴夫并不在乎这些。

他觉得自己找到了致富的捷径。

每当夜深,他都会数着手里的钱,心满意足。

02

在济南的监狱工作的日子里,王兴夫遇到了一个转折点。

在他的“气功大师”的身份被揭露后,他开始寻找新的机会。

这次,他的目标转向了藏传佛教——一个更具吸引力和神秘的领域。

四川的甘孜州,被誉为“川西的代表”,长久以来是佛教的重要胜地。

一天的黎明时分,王兴夫迈步走进了甘孜的一座寺庙。

寺庙的钟声悠扬,和尚们低声诵经,一切显得那么和谐而祥和。

然而,王兴夫的来意并不单纯。

他前来的目的,是为了寻找一条成为僧侣,甚至活佛的途径。

在他的眼里,只要能获得这个身份,那么骗钱骗色将变得容易许多。

他先是尝试与寺庙中的一些僧人接触,试图通过贿赂和哄骗获得他想要的身份。

但很快,他发现这条路并不好走。

大多数的僧人都能看出他心中的鬼主意,因此冷眼旁观,不愿与他有所交往。

就在王兴夫快要放弃时,一个声音传来:“我们这里虽然接纳徒弟,但也不是随便收的。我觉得你心不真诚,与佛无缘,还是回去吧。”

王兴夫急忙找到声音的来源,是一个身穿红袍的僧人,他叫鲁绒。王兴夫迅速掏出了一个厚实的信封,试图通过金钱来打动这位僧人。

鲁绒轻轻摸了摸信封,脸上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好吧,你现在有缘分了,跟我来。”

在鲁绒的引导下,王兴夫逐渐深入了佛门的内部。

他学习经文,參加佛事活动,表面上看似一个虔诚的信徒,但实际上,他的目的始终如一——骗钱骗色。

鲁绒则是王兴夫的得力助手。

他熟知佛门的各种规矩和法则,为王兴夫提供了很多帮助。

他们两人达成了一个协议:王兴夫负责出钱,而鲁绒则为他提供方便。

在他们的配合下,王兴夫很快地积累了一大批信徒。

他不断地发明各种伪佛教的“法门”来吸引更多的追随者,其中最为人们所知的,就是他声称的“欢喜佛”法门。

据他说,这是一种可以让信徒直接吸收他的神秘力量的修行方法。

他甚至不惜亵渎佛法,说通过“身加持”可以让女信徒与他更加紧密地连结,共同修炼。

然而,背后的真相远非如此。

那些被他所“点化”的女信徒,大多在事后都深感羞愧和懊悔,但又因为他所编造的“金刚地狱”威胁,不敢声张。

与此同时,鲁绒为王兴夫提供了很多方便。

他利用自己在寺内的人脉,为王兴夫伪造了一系列的证明材料,使得他成功地以“洛桑丹真活佛”的身份,获得了许多信徒的尊敬与崇拜。

两人的合作,表面上看起来是互惠互利,但实际上,他们都心知肚明,这只是一场各取所需的勾结。

为了确保两人的秘密不被外泄,他们之间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不论发生什么,都要相互掩护,保证骗术得以继续。

在鲁绒的推荐下,王兴夫得以与一些地方的佛教大师交往,让他更加稳固了在信徒心中的地位。他们经常在寺庙中举办各种法会,宣扬王兴夫的“法力”如何高深。每当这时,都会有一些编排好的戏码上演,如王兴夫忽然陷入冥思,或突然现身说法,为某位信徒解决心中的困扰。这些都深深吸引了那些迷失的信徒。

“大师,我最近生意上总是不顺,听说您有高深的法门可以助我渡过此劫?”一位中年商人跪在王兴夫面前,眼含泪光。

王兴夫轻轻点头,低声咏念了几句经文,然后说:“这需要一些法物来助你,你愿意为此供养吗?”

商人急忙点头:“只要能够帮我渡过难关,金钱不是问题。”

这样的场景在王兴夫与鲁绒的合作中,几乎成了家常便饭。无论是金钱、宝物还是土地,都成为了王兴夫所收获的“供养”。

03

闫女士是那种从未为金钱和地位所困扰的女性。身为一个成功的商界女强人,她拥有了许多人梦寐以求的一切。

但是最近诸事不顺,难以入眠,使她在某个夜晚被“洛桑丹真活佛”王兴夫的名声所吸引。

一天,闫女士走进了寺庙,期望能从王兴夫那里得到指引。

她身后拖着长长的影子,与那金碧辉煌的佛像形成了鲜明对比。

“大师,我听说您有一种神奇的‘身加持’法门,可以帮助我们凡人解决心中的困扰,是这样吗?”闫女士躬身向王兴夫问道。

王兴夫微笑着点头,双手合十:“诚心向佛,我自然会全力以赴帮助你。”

闫女士的第一次“点化”仪式,相对简单,但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王兴夫的手法似乎确实高深莫测,仪式后不久,她的生意便有了起色,合同接踵而来。

但王兴夫并不满足于此,他向闫女士提议进行更深层次的“身加持”仪式。他描述这是一种更为神秘的法门,需要女信徒与他“双修”,以达到修行的最高境界。

尽管闫女士内心有些迟疑,但王兴夫的语言功底和之前的“成果”使她决定再次尝试。她付给王兴夫大笔的金钱,希望能得到更多的福报。

“身加持”仪式的第一步,与上次相似,是在寺庙里住宿三天,期间吃斋念佛,进行沐浴焚香。但这次,当闫女士被两个小沙弥抬到净室时,她可以感受到空气中弥漫的一种紧张和神秘感。

王兴夫步履蹒跚地进入房间,捧着三柱高香,开始念起佛经。随后,他开始给闫女士施加“法力”。他解释说,为了法力更好地流转,需要撤去所有阻碍。

当他的手触碰到闫女士的身体时,闫女士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刺激。

她的心跳加速,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王兴夫似乎很专注,他的眼睛紧紧地盯着闫女士,仿佛在读取她的灵魂。

整个过程,王兴夫时而用手沾朱砂在闫女士的额头上画下神秘的符号,时而又低声念咏,宣称这是传统的古法典籍中的“招式”。随着时间的流逝,房间的香味变得越来越浓烈,空气也变得越来越沉闷。

在这过程中,王兴夫详细描述了“身加持”的三个步骤:启示觉醒、传法加持、和内化正道。他告诉闫女士,启示觉醒是要帮助信徒找回真我,透过与活佛的交流,觉醒内心深处的真实欲望。传法加持,是利用古法典籍中的“招式”,两者之间全情投入,释放内在的法力。而内化正道,则是让佛的法力在身体内循环,洗净内心的杂念。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