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蜜介绍的男催乳师说想帮帮我,他是真心的还是图谋不轨?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1

我叫沈梅,刚刚生了一个女儿。

身边的人都在祝贺我,可只有我知道我自己的痛苦。

我的乳房堵塞,奶水不畅。

每次孩子吸奶的时候,我都疼得全身颤抖。

有时候甚至会有血迹的渗出。

闺蜜知道这件事后,给我推荐了一名催奶师。

还说自己之前奶水不畅就是找他解决的,手法很好。

闺蜜给我推送过来那人的联系方式,我立刻预约了上门服务的时间。

原因无他,涨奶真是太痛苦了。

奶水出不去,堵塞的难受,有时候不经意碰到时,都会传来疼痛的感觉。

就连穿衣服也成为一件痛苦的事情。

过了两天,终于到了催乳师上门的时间。

我预约的是下午三点,门铃准时响起。

打开门后,我十分惊讶,因为我没有想到,催乳师竟然是一名男人。

大约三十来岁,面相儒雅俊俏,穿着一身白色亚麻衣服,比我想象的要年轻。

我突然有些犹豫了,这么年轻的人,还是男人,手法真的好吗?

更何况那里是比较私密的地方,被一名陌生的男人来催乳,传出去总归不太好听。

男人似乎看出了我的顾虑,温和地说道:“太太您放心,我是专业催乳师,跟着师傅学了二十多年的手艺,保证解决问题。”

“如果太太存在顾虑,我们也是能够理解的,只是押金我们是不会退还的,还请您谅解。”

见男人说到这,我一咬牙,还是让他进来了。

私人催乳师上门的费用并不便宜,即使押金也是一笔不小的支出。

我要不是涨奶涨得难受,找了好几家催乳师都没有用,也不会想到雇佣他。

当时闺蜜推荐的时候,把他的手艺夸得天上有地下无。

要真有什么问题,闺蜜也不会将他大力推荐给我。

想到这,紧绷的神经逐渐松懈下来。

看来自己生了孩子后,考虑的越来越多,怪不得老公总说我最近变得有些婆婆妈妈。

男人名叫江华,进门之后很自觉地换上一次性拖鞋。

然后转头看向我:“太太,您是想在哪里?”

他的话没有说完,但我知道他的意思。

虽说刚刚已经说服自己相信他,但真到这一步不免还是有些担心。

丈夫上班还没回来,家里只有我和孩子。

孩子还在卧室睡觉。

在卧室和客厅犹豫了一下,我还是选择了在客厅。

虽说江华并不像坏人,但我也不敢冒险。

选择在客厅催乳,如果真发现他有什么不对,我就立刻冲出门求救。

闻言,江华只是点点头,并没有多余的表情。

他将一次性无菌垫子铺在沙发上,然后自觉去净了手。

“太太,请您躺上去。”

我深呼吸了一下,脱下鞋,慢慢仰面躺在了垫子上。



2

虽然穿着衣服,但仰面躺在一个陌生男人面前,内心不免有些紧张。

两只手无措地抓紧了沙发边缘。

江华似乎看出我的紧张,轻笑一声:“太太您放松就可以,现在可以把上衣撩上去了。”

我点点头,咬紧牙关,有些羞涩地将自己的上衣往上推了一下。

刚好露出涨奶的乳房。

江华点点头,目不转睛地看着我的乳房,眼里闪过惊艳,像是在看一件绝世珍宝。

我知道我的乳房很漂亮,原本有C,自从生了孩子之后,我感觉更大了一点。

江华的视线没有掩饰,我感觉自己像是砧板上鱼,任人打量。

一想到这,我羞红了脸,不自觉地动了动,小声道:“江医生,可以开始了吗……”

江华恍惚一下,像是刚回过神,朝我露出一个温和地笑容。

“当然可以,太太很漂亮。”

他的最后一句话说得有些歧义,我甚至不知道他说的是哪里。

还没等我有什么反应,一阵微凉的感觉从肌肤传来。

“嘶……”

我没忍住,往后瑟缩了一下。

江华笑了一声,似乎格外愉悦:“太太很敏感。”

我被他这句话说的更加羞涩,满脸通红,眼神飘虚,都不知道看哪。

江华看出我的窘迫,拿出一个眼罩,贴心地询问我。

“是否需要帮您戴上眼罩?这样可以更加自在地享受按摩。”

我想了一下,最终还是同意了。

要不然,江华的脸就在我面前,我总不能盯着他看两三个小时吧。

那样真是太尴尬了。

江华似乎想帮我带上,我赶紧拿了过来:“我,自己来吧……”

江华点点头,没有再强求。

戴上眼罩后,整个世界都变黑暗了,倒是不尴尬了,但全身的感觉都集中在了胸前。

不得不说,江华的手法很不错,轻柔而不失力度,让我感到很舒服。

慢慢的,江华的力度似乎加重了,掌心温热,不断揉搓着。

生了孩子后的身体愈发敏感,哪里经受得起男人这样的对待。

我的全身开始发热,身体也有了反应。

我内心有些庆幸,幸好戴了眼罩,要不然自己这么动情的模样就要被看见了。

整个过程大约持续了两个多小时,到了后面我的脸越发红润。

江华突然加力,重重地捏了一下,我没忍住,叫了出声。

“嗯~”

原本昏沉的头脑立刻清醒,我一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感觉整个耳朵都在发热。

我看不到江华的表情,但很快耳边传来一道低沉的嗓音。

“太太,这里有个肿块,需要用力把它划开。”

顿了顿,他继续道:“另外,不用忍耐,都是很正常的现象。”

我尴尬地脚趾扣地,差点没找个洞钻进去。

3

江华没有再说什么,手下的动作一轻一柔,一会就让我的神经再次放松下来。

“好了太太,按摩结束了。”

就在我昏昏欲睡的时候,江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我立刻惊醒,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把眼罩也摘了下来。

“这样就结束了?”

我还有些意犹未尽,没想到结束得这么快。

一抬头,正好看见江华在用湿巾擦手,上面有些白色的液体,我羞得没敢继续看。

江华脸色很平静,看不出任何反应。

“是的,经过这次按摩,您的情况应该会有一定好转。如果需要继续按摩,可以在微信上约我。”

说完,收拾完东西就要离开。

我连忙起身想要送他,却看到江华的视线有些不对。

我的衣服还没拽下来。

这时候,房门突然响了。

我吓了一跳,差点忘了还有丈夫这么一号人。

如果被他看见我和一个男人,袒胸露乳地面对面站着,非得气昏过去不可。

我立刻把衣服拽了下来,江华也正好走到了门口。

果然,丈夫一开门看到是一个陌生男人,表情瞬间有些难看。

“你是谁?为什么在我家?”

丈夫是个暴脾气,我害怕两个人打起来,连忙上前解释。

“老公,这是我新找的催乳师,刚给我按摩完。”

“催乳师?男的?”

听完后,丈夫的表情没有好转,反倒更加难看:“怎么有男人做这一行,指不定憋着什么坏呢!”

说完还狐疑地看向我:“你们刚刚真的在按摩?没干别的吗?”

“当然是真的!”

我因为丈夫不信任自己有些生气:“不信你自己调监控去!”

为了照看孩子,我们家特地在客厅装了个监控。

没想到第一次派上用处,竟然是在这种事上。

见我毫不心虚的表情,丈夫也意识到我和催乳师可能真没什么事,脸色也好了一些。

“不好意思,误会你了。”

“没事。”

江华的表情照样很冷淡,点了点头后就离开了。

一点也没有留恋的意思。

看到这个情况,丈夫更加放心。

看着我还有些生气,他连忙上前抱着我:“好了老婆,不要生气了~刚才那种情况,任哪个男人也不能不怀疑啊……”

我眼眶有些红润,虽然理解,但心底还是有些泛委屈。

尤其是刚生产后情绪很敏感,眼泪很快掉了出来。

丈夫脸色有些焦急,连连求饶逗着我开心。

我也没真生气,刚才的情况,换作是我,心里肯定有疑问。

我率先把监控调了出来:“喏!你自己看吧,我俩什么事也没有。”

“江医生还是我闺蜜推给我的,别看他年轻,干了十多年,老手艺人了。”

自从被江华疏通一番,我感觉胸口也不胀了,就连给孩子喂奶也很顺畅。

丈夫虽然嘴里念着相信我,但眼睛还是很诚实。

把监控从头看到了尾。

直到最后,才终于放下心来。

还和我说,以后找男催乳师,一定要有人在身边才安全。

我点了点头,并没有放在心上。

4

江华的整个动作都很规范,全程的手也没有乱摸,手法也很厉害。

经过他的按摩,我涨奶的情况有了很大好转。

但很快,出奶又不顺畅了。

我的丈夫刚刚出差,我本来想等他回来再约江华,但涨奶实在太痛苦了。

于是我打电话给闺蜜,想让她来陪我。

闺蜜一口答应,到了江华来的那一天,直接爽约了。

在电话里闺蜜调侃:“哎呀,你就好好享受就行!放心,江医生的手法很厉害,绝对让你欲仙欲死……”

见她讲话越来越没边,我直接把电话挂了。

在我打电话的期间,江华一直在旁边等着我。

看我有些不好意思,江华了然地笑了笑:“太太您就放心好了,医生面前不分性别,我是专业的。”

想到上次江华的手法,确实比之前找的催乳师有用多了。

何况客厅也有摄像头,料想他也不敢做什么。

我不好意思地点点头:“那就麻烦您了,江医生。”

江华照例在沙发上准备好,虽说有了第一次的经验,但我还是有些羞涩。

戴着眼罩,视线被遮挡,身上所有的感觉都集中在江华的按摩上。

这次的按摩和上次一样,让我昏昏欲睡。

突然,胸部传来一阵凉意。

我吓了一跳,立刻想要摘下眼罩看看什么情况。

江华安慰道:“太太不用紧张,这是我特调的按摩精油,有利于疏通堵塞。”

想到这,我也放心下来。

心里嘲笑自己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大惊小怪了。

精油起初很凉,揉搓一会后,变得微微发热起来。

加上江华轻重适宜的按摩手法,我的感觉比上一次来得激烈。

他先在外围轻轻揉搓,力气加重后渐渐向里推进,有了精油的润滑更加顺畅。

我躺在沙发上,感觉身上被按摩得愈发无力,脑子也昏昏涨涨的。

有时候,我甚至能感受到江华粗壮的臂膀划过我的胸前。

身下涌起一股股热流,我不自觉地夹紧双腿。

胸前又热又涨,我感觉全身都开始发热。

“这精油什么做的,怎么这么热……啊!”

我刚开口,猝不及防被江华加重的手劲一捏,叫了出来。

江华温热的气息凑到耳边:

“太太,这是我师傅祖传的配方,发热更有利于疏通血管。”

我吓了一跳,没想到凑到我耳边说话。

耳朵是我的敏感地带,呼出的气息让我身体更加瘫软。

渐渐的,我的感觉来的更加凶猛。

我的全身都开始燥热,自从生了孩子之后丈夫没再碰过我,久违的感觉让我差点招架不住。

我开始不自觉地扭动起来,紧紧咬住下唇,企图抑制住身体的躁动。

这个时候我也顾不上江华还在这里,因为真的太难受了,像是几千只小蚂蚁在身上乱爬。

“太太,需要我……帮您吗?”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