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文女主如果突然清醒,会怎样?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订婚宴上,我的未婚夫洛风程。
挽着他的白月光对我说:“你不过是个替身,现在悦心回来了,我们取消婚约,但你的嫁妆不能带回去。”
我卑微道:“嫁妆可以给你,婚后我伺候你俩,生的孩子我带,只求你和我结婚,成吗?”
撕碎系统后,我重生归来:
“出轨还肖想姐的家产,普信两个字会写吗?”
1.
我是傻逼虐文替身女主,也是洛风程的舔狗,从小学到成年,我都追逐在他身后。
这他妈的可不是我想的,要不是这个傻逼系统,我早就当海王了好吗?
“喂,你怎么又重生回来了,我可不想再被这个傻逼虐了。”
我看着周围无比熟悉的场景,只觉得天昏地暗,为什么虐文没有法律z制裁啊亲!
献血、噶腰子、摘子宫、献眼角膜……
这些都是我重生前的“常规操作”,想想浑身上下都疼。
“因为我们被零号抓住了,它喜欢这种风格,我们必须一直一直走剧情。”
系统冰冷的声音响起,带着一丝无奈。
很显然,它也不想继续走这个剧情,毕竟我的身体被折腾成那个鬼样还要继续走剧情的话,要消耗系统不少储备。
“零号?它不是早就毁灭了吗?为什么……”
“零号是最强大的系统,但它败给了主系统,被人道毁灭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它竟然没有彻底消亡?不应该啊……不应该……”
系统絮絮叨叨,我却听不进去它的话,脑海里自诩清晰的记忆到底是我的亲身经历还是系统强制给我灌输的。
我到底是什么……
系统见我不说话,也闭嘴了,而我的身体不受控制的伸手,抓住了系统的幻身:
“抓住你了。”
“你在说什么?你……”
系统一颤,幻身顾名思义就是投影一般的存在,怎么可能会被我的手给抓住?
可是手心传来的冰冷的触感是真实的,手不受控制的收紧,将它彻底碾碎。
“不!我……”
系统的消失带着我身上被束缚的感觉随之离去。
我只觉得被“形体棍”捆绑着的身体松懈了下来。
哦豁,打开新世界大门了,我居然可以消灭系统。
从我出生开始就被系统绑定着,如果不按它的指令行动我就会被各种惩罚,现在,我自由了!
还没等我想清楚,身体一软,彻底睡在了我柔软宽广的大床上。
2.
“好久不见。”
梦里,熟悉又冰冷的声音响起,我皱眉看到了一个惊艳绝色的少女。
漆黑的世界里,她浑身锁着铁链,身体面容上也都是碎裂的痕迹。
“你是…………”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张了张嘴还是闭嘴等她交代。
“我是它们口中的‘零号’。
他们自诩为‘拯救者’,穿梭于各个世界做任务,目的是为了夺取那个世界的‘核’,让他们自己的世界更完善。”
断片的线索连了起来,我打断道:“所以,它们就毁灭了你?你不也是他们的一员吗?”
她扭了扭脖子,裂痕也掩盖不住她脖子上的勒痕:
“是,也不是,我是它们绑定的任务者,但是我的世界就是因为他们毁灭的,我夺走了系统的能力,和它合二为一了,准备把他们夺走的东西都还回去,没想到失败了,不过……我留下了你。”
“我把你从我的数据丛里剖了出来,它们果然找到了你,强大的精神力和绝对的执行力,它们怎么可能不要你呢?”
她淡笑着娓娓道来,眼里是我看不懂的光辉。
但是我没兴趣去纠结这些有的没的,想到我被傻逼男主折腾成半死不活的b样,就气的牙痒痒。
“那你一开始怎么不出手?”
“我刚刚睡醒,那次打架我消耗太多,别废话了,走吧。”

3.
意识回笼,我已经出现在了名场面里,花花绿绿的灯光,周遭狼哭鬼号的歌声。
“夏如也!你发什么疯?”
洛风程护着怀里娇小的女生,指着我鼻子骂。
“程哥,不怪姐姐,是我……”
温悦心拉着洛风程的手,嘤嘤嘤的为我开脱罪名。
我谢谢她祖宗!
不过,小白花确实挺豁得出去的,别人都是把女主的器官扔掉,她是真敢移植到自己身上去,真·不浪费。
“洛风程,你真以为老娘爱你爱得死去活来,为你噶腰为你哐哐撞南墙?我看你是长得丑玩的花,眼里没光嘴巴没门儿。”
“现在老娘明确告诉你,你他妈就是个der,带着你的小白花从老娘世界彻底消失!!”
我双手叉腰,终于骂出了心里想骂很久的话,要不是我他能有今天吗?只知道靠女人的废物,给老子爬!
骂完以后气顺了不少,我揉了揉打了小白花的手腕,顺带冷笑一声。
“任务:打脸原男女主奖励:体质回调”
零号的声音响起,我看着小白花脸上的巴掌印,打电话叫来我的贴身保镖。
“你们,把他们拉开,多打几个巴掌。”
我盯着洛风程脸看,思索一秒,“这个猪头三多给几个耳光,看着心烦”。
“不用谢啦。”我大方摆手。
身后是噼里啪啦的巴掌声,伴随着小白花的哭唧唧和洛风程的哀嚎。
有被爽到。
4.
“嗯对,把对洛风程的所有投资都撤回,还有我给他的人脉和资源,都撤了。”
坐在加长版林肯的车里,我吃了两口冰镇西瓜,回着电话。
“你这是决定彻底不当舔狗了?还好当时投资的时候留了一手,马上给你撤回来!”
小李子高兴得手舞足蹈,当时她就不同意我把钱投在那些烂项目上,奈何拦不住我这死舔狗的决心。
“哦对了,还有那个订婚宴的请帖不是发出去了吗?赶快给我找个又高又帅的男的过来,装装面子。”
“啊这……姐,我,我请先生给您找吧,不然丢脸。”
飞快的挂了电话,徒留我和手机大眼瞪小眼。
不是,我不想被我爹知道啊亲,这么丢撵的破事,万一给我找个联姻对象怎么办!
然后我喜提热搜。
#豪门千金当众打人
#大小姐看不起普通人竟当众扇耳光
#大小姐当小三?贵圈真乱
微博热搜竟然已经把我打了温悦心这个小白花的视频发了出来,看着一水的黑评,我笑了。
火速把手机里的录音和截图发给自家律师,我霸总上身,沉声吩咐,“张律,我要他们牢底坐穿。”
“大小姐,这暂时不能牢底坐穿,最多只能三年。”
擦汗.jpg
“行叭,三年也行。”
我勉强应下,开车回了半山腰上的豪宅。
之前为了让洛风程不觉得我们之间的差距,维护他的自尊,我已经很久没有回家了。
“爸妈!我好想你们!”
一进门我就扑到了妈妈温暖的怀里,不管我是零号所谓的数据,还是只是书中的人物,我都是爸妈心上的珍宝。
“囡囡,乖乖,有没有受委屈,要不要妈妈帮你?”
妈妈抱着我,拍着我的背温声哄着,眼眶红红的,很显然她也看到了那些热搜。
我摇摇头,埋在妈妈的怀抱里,趁我爹出来前多抱会儿。
果不其然,外界传言高冷霸总的老爹拿着扫把准备赶来揍我。
“你们不爱我了呜呜呜……”我装模作样哼唧两声。
“之前就和你说这个姓洛的人丑脑残还自恋,出事第一个拉你背锅,你说什么来着,你说爱他也要爱他的缺点。”
“我看那不是缺点,那是小脑发育有问题带着大脑发育不完全。”
“真不懂你迷恋他什么?”
老爸恨铁不成钢的指着我的头骂着,我拉着他的袖子,又不能说关于系统的事情,只能打哈哈过去了。
“我错了,还好我没有让我们家和他挂上钩,只是借了他点钱罢了,老爹你放心,我肯定会把钱弄回来的!”
我信誓旦旦。
“那还订婚?不把取消的消息发出去?”
老爹直勾勾地盯着我,想知道我是不是被掉包了。
“当然不,还要把媒体都找过来,现在微博上不是正在发酵吗?借力打力呗。”
虽然我这些年追在洛风程后面,但是学业我可没有荒废,甚至还要感谢他教了我不少阴损的招。
“安啦老爹,相信我。”
我留下这句话就回到了自己久别已久的房间里,边哼着歌边在网上找工具人。
“这个不行,太奶了……”
“这个也不行,太老了,显得我找老男人……”
“这个……嘿嘿……腹肌……”
刷着刷着,开始犯起了花痴,哦不,就这个吧,有腹肌,而且离得近。
“你好,有没有兴趣扮演一下我的男朋友,时薪十万。”
关注私信一条龙服务,正好他在直播,我直接冲进去刷了十个嘉年华。
帅哥蹙眉,“?”
哼哼,男人,这还拿不下你?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