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兄弟叫我陪她妈妈去内蒙送货,路上她妈妈却对我提出这种需求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好兄弟秦明打电话让我陪他妈妈去内蒙送货,一般都是他妈妈和他后爸去送,但是这次他后爸住了院,我刚开始不愿意,虽然我没有女朋友,但是临近过年,谁也不想往外跑,但是直到秦明和我说出了真正的原因,我一下就心动了...

01

事情发生在去年临近春节。

北京的寒风刺骨,我正懒洋洋地坐在家中的沙发上,一杯热茶散发着温馨的气息。就在我准备整理一些新年彩票时,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屏幕上显示着“秦明”两个字。我心想:“这家伙难得打电话给我,一定又是想找我出去喝酒。”

接起电话,却听到他急切的声音:“大国,我有件事真的需要你帮忙。”

我笑道:“这么严肃?你是不是欠了赌债,找我帮你赎人?”

他无奈地回应:“别开玩笑了,你知道我和赌没边。是我妈,她要驾车去内蒙送货。本来应该是我陪着,但现在有事情走不开。”

我有些吃惊:“怎么突然这样?不是有你后爸吗?”

秦明轻叹了口气:“他住院了,这批货又特别紧急,我实在是走不开。”

我犹豫了一下:“那你为什么不找其他朋友呢?”

秦明有点尴尬:“你也知道,我妈有些特殊,我只信得过你。”

在与秦明的交往中,我确实曾多次听他提及他那风韵犹存的妈妈,张燕,或者燕姐,如他让我叫的那样。

秦明这家伙长得那么猥琐,她的母亲居然是一个美丽而又动人的熟女。

曾在秦明家的庆祝活动上,短暂地与她接触过。

燕姐那身材丰满,肤色白皙,微微上翘的红唇让人不禁遐想,她每次与我对话时,那深不见底的眼神中总似乎藏着一些难言的秘密。

她简直就像一颗熟透了的水蜜桃,轻轻捏一下就会爆汁水的感觉。

我笑了笑:“行,既然是你妈,那我就陪陪。但你要请我吃一顿好的。”

秦明欣然答应:“没问题,等你们回来,我请你吃海底捞。”

“我回来了,你还必须请我去洗脚。”我说道。

“嘿嘿,没问题,别说洗澡了,去会所泡妞都不是问题。”

说定后,我收拾了一下,准备第二天动身,陪燕姐前往内蒙。

第二天,我如约来到他家。

我按了一下门铃。

咔,门被打开。

映入眼帘的是一位身穿旗袍,身材饱满,风韵风韵十足的女人。

这女人看上去四十来岁,保养的极好,她画了一个精致的妆容,美丽的五官搭配她那一身的穿着,简直可以用国色天香四个字来形容。

我有一次被迷住了,从没见过如此美丽动人,韵味十足的女人。

哪有跑大货车的女人长得如此水润动人。我心里想。

见我愣神期间,燕姐说道:“你是大国吧!”燕姐面带微笑上下打量着我问道。

“嗯嗯,阿姨,秦明去哪了”?

里屋的秦明听见门口的动静,也跑了出来,却神秘兮兮的将我拉到一旁。

叹了口气,仿佛下定了决心:“大国,我要跟你说的其实不仅仅是陪我妈送货。事情可能会让你觉得不可思议。”

我轻轻挑了挑眉,等待他继续。

“你知道我后爸身体一直不太好,”秦明开始解释,“虽然现在情况稳定,但我妈和我都明白,想要保证家里的产业在未来不会出问题,她需要再生一个孩子。而这个孩子…她希望是你的。”

我愣住了,感觉好像被人狠狠地扔了一桶冷水,一时间竟不知所措:“你小子是不是在给我下套。”

秦明的声音带着严肃:“我知道这很难以接受,但事情是真的。我妈其实已经有了这个打算,只是嘴上没明说,但我知道她的意思。我考虑了很久,觉得这也许是最好的方法。我们希望你能够帮忙。”

心跳得飞快,我努力平复情绪。

“你爸妈他们可以人工受孕啊,为什么非要我,而且,你可是我好兄弟,我怎么可以当你爸爸。”

“给我滚粗,我后爸得了不孕不育症,那方面是死的,医院里的男人精华库还不知道是什么质量,与其便宜外人,还不如便宜自己人。

主要是你这小子,长得人高马大,还有点骚气,我妈也有点看上你了。

放心吧,我是不会介意的,这事情也是经过我后爸的同意。

我真是服了秦明这一家子人的骚操作了。

我转头看向他妈妈,正好四目对视,张燕风情万种的冲我一笑,我当时感觉有点懵,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这一切都算什么嘛。

不过,听到还有钱拿,我内心一下子又活络了起来。

我故意嘴上在拒绝,可是我的内心正在疯狂的接受。

燕姐实在是太诱人了,能够跟这种成熟的少妇睡一觉,不知道有多美。

02

我站在路边等待着燕姐的货车。

一辆粉色的大货车驶来,车窗摇下,映入眼帘的是燕姐微微带笑的脸。

我忍不住被那温暖的笑容所吸引。

"上车吧,大国。" 燕姐轻轻地说,声音中夹带了一丝娇羞。

我登上车,坐在她旁边。

货车发动,我们正式踏上了前往内蒙的旅程。

早晨的微风带着一丝凉意,车里放着柔和的音乐,调和了早起的困乏感。

在车子的摇晃中,我能明显感受到燕姐与我之间逐渐升温的空气。

每当车子颠簸,她的身体不经意地会和我有所接触,每次都让我的心跳加速。

"秦明告诉我了,关于那个事情,"燕姐突然开口,声音有些小,似乎有些羞涩。

我瞬间紧张起来,"哦,他说了什么?"

燕姐叹了口气,"他说,他希望我能有一个和他亲生的儿子,但我……" 她话未说完,目光有些迷茫。

我心中有些懊恼,怎么秦明事前就告诉她了,不禁有些尴尬,但我还是鼓起勇气问:“你怎么看这件事情?”

燕姐盯着前方,声音低沉:“我当然想为他后爸生一个孩子,可是……”说到这里,她的眼角湿润了。

我能感受到她的无奈和矛盾。

车内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尽量去理解她的心情。

突然,燕姐减缓了车速,车停在了路边,她转过头来,那水汪汪的眼睛直视着我。"大国,你愿意帮助我吗?"

我被她的眼神所吸引,如坠入一个无底的漩涡。我深吸了口气,"我……我会尽我所能帮助你的。"

车内的气氛似乎更加暧昧了。

我们重新上路,一路上话不多,但每一个目光交汇,每一个轻微的触摸,都让我们之间的关系更加亲近。

大家彼此心照不宣,让这种暧昧的气氛尽情的渲染。

燕姐驾驶着货车继续行驶,很快,我们来到了高速,上了高速之后,车子就可以一路驰骋。

“大国,陪燕姐聊聊天吧,姐怕自己长时间开车,大脑会分神。”燕姐开口说道。

“好啊,姐。”我笑着回道。

一时间我都不知道跟燕姐聊些什么。

“大国,你有女朋友吗?。”

“没有!”我老实回道。

“骗人,你小伙子长得高大帅气,怎么会没有女朋友,你是不是故意骗姐。”

燕姐全程嘴角带着笑容,目光看着前方。

“燕姐,我真的没有骗你,主要是我之前当兵去了,部队里又全是汉子,出来后直接工作,没时间谈恋爱。”

看我说话言语比较真切,燕姐居然露出一丝窃喜的表情。

“那你有没有跟女人发生过实质性的关系啊。”燕姐突然问道。

我被问得老脸一红,摇了摇头,甚是尴尬。

我今年二十三了,连女人的手都没摸过,真的很失败。

“还没呢!”我老脸一红,尴尬的回道。

“那你可要加油啊,姐觉得你不错呢。”燕姐冲着我妩媚一笑。

她这一笑,弄的我心里痒痒的,这话什么意思啊,是让我主动吗?

这话说的我食指大动,脑海里又开浮现秦明跟我聊的内容。

让我在路途跟她妈妈发生关系,越想,我就越发的感觉刺激无比。

这种经历,恐怕全天下没有几个男人经历过吧。

我的余光不受控制的看向燕姐,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

伴随着聊天,我也越来越放开,不再那么拘谨了。

张燕比我想象中要开放,感觉她的性格和脾气都很好。

“对了,燕姐,差点忘了告诉你了,其实我也会开大货车,我以前在部队里面学过B照。”

“你要是开累了,我可以换你开的,我已经把驾照带来了。”

听到我会开大货车,燕姐显得很兴奋。

“真的吗,大国,你真棒。”

这突如其来的夸赞,让我有点受宠若惊。

“大国,你先到后面睡一会儿,四个小时后你来换我开。”

这次我没有拒绝,脱掉鞋子爬到车后座粉色的小床上躺了下来。

床上的被褥真的很香,我戴耳机开始入睡。

03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突然感觉大巴车停了下来,这时我听到燕姐叫我。

“大国,大国!”

见我没有答应,燕姐便不再呼喊了。

我迷迷糊糊的摘下耳机准备回复燕姐,当我起身的那一刻,我看到燕姐正在解下自己的裤子。

即便灯光很昏暗,我依然能够看到燕姐那雪白的......

紧跟着燕姐手里拿着一个尿壶,蹲了下来。

这还是我人生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看一个女人小解。

视觉上的冲击再加上哗啦啦的流水声,我体内的血液再次沸腾。

怪不得刚刚燕姐在小声地呼喊我,原来是怕我突然醒来看到她......

或许,这就是开大货车司机的痛苦吧,解决大小便这块真的不方便。

我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这是张燕正在穿裤子的声音。

我直接装睡,假装不知道。

这惊艳的小插曲发生后,我和燕姐一路向北。

途经了多个城市和乡村,我们都在等一个契机来完成那件事。

车里的氛围也变得更为亲近,彼此之间似乎有了一种不言而喻的默契。

这天的傍晚,我们停在了一个小镇的汽车旅馆里。

燕姐提议去镇上的小餐馆吃饭。

我觉得可以,顺便还可以借着吃饭再和燕姐培养培养感情。

燕姐让我下车等她一下,我下了车之后,想抽根烟,却发现烟落在车上了。

于是我去一趟厕所后,准备上车拿一下烟。

打开车门的一瞬间,我看到了香艳的一幕。

张燕正赤着上身用毛巾擦拭着自己的身体,洁白的肌肤,丰满的......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