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丈夫丁克。50岁的婆婆为要孙子,居然自己做试管婴儿?!

分享至

结婚前我跟老公说好做丁克夫妻,谁知我那50岁的婆婆为了要个孙子,居然自己去做试管婴儿?!
1、
“临床上并不建议50岁的女性做试管婴儿。因为50岁女性年龄较高,需要经历妊娠、分娩的过程,成功的可能性较小。”




年轻的医生在我们面前把高龄做试管婴儿的利弊说的清清楚楚。
我那婆婆可不信,叉着腰就开始用她撒泼的招式。
“你少胡说八道了,你懂医术吗?我们老家有个和我一样大的老婆子生了俩儿子呢,你别以为你坐在这高楼医院里就了不起了,你论经验还没我高呢!”
她一番话把年轻医生说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顾叶连忙按住他妈,扭过头来跟我求救。
“老婆,快带咱妈回家吧!”
我这边还没动作呢,婆婆拧着眉头就瞪向我了。
“回什么家?你个下不了蛋的东西,自己生不出来也不允许我家有,你凭什么要逮住我家祸害啊?!”
顾叶为了维护我,把她给按住:“妈,你说话太难听了!”
本就心有不满的婆婆见自己儿子还不站在她这一边,她更加恼怒,在医生的办公室不管不顾的骂起来。
“难听?你们现在知道我说的话难听了?当初她李纯给你下的什么迷魂汤啊?让你连顾家的香火都不要了?!”
“顾家就你一个儿子,你不给我延绵子孙,我怎么对得起你九泉之下的父亲?!”
“还有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成心要害你,害顾家!你心疼她,她心疼你吗?和你一块长大的几个兄弟哪个不是儿女双全了?偏偏就她不肯给你生!”
“你告诉妈,你要这个不下蛋的女人,还是要顾家!”
在婆婆的威逼下,顾叶脸涨得通红,从脸上蔓延到了耳根子,再加上门口堆起来的病人看客们,他更加难堪。
我知道他这人面子薄,这种情况是他羞于应付的,所以只能我解决了。
“妈。”
刚开口,婆婆恶狠狠的瞪着我:“你可别叫我妈!”
我叹了口气:“行,不叫。老一辈的不是经常说,家事不要外传,咱们今天也陪你闹了一场了,你就收敛一些,和我们回家,免得外面的这些人看了我们顾家的笑话。”
“笑话?”婆婆冷哼道,“他们就算是笑,也是笑你不生孩子,而不是笑我这么大把年纪做试管婴儿!”
“是是是。”我并不想反驳,而是依着她,“现在丁克很常见,做试管的更常见,婆婆不介意我就更不介意了。”
她见我一点情绪都没有,气的一跺脚,扭过头就推开门口的人堆走了,顾叶苦恼的瞅了我一眼,然后一声不吭的追上他妈。
“抱歉。”我对年轻医生笑了笑,“我的婆婆思想很传统,她现在气头上肯定不会跟你道歉了,但愿您可以接受我的道歉,我也没想到今天给您带来麻烦,耽误您问诊了。”
医生扶了扶镜框,叹气几声。
离开医院的路上不缺别人的闲言碎语,他们见了闹剧,自然对我这个不生孩子的儿媳有着传统刻板的偏见了。
我慢慢悠悠的出了大厅,顾叶的车就在不远处等着我,我脚步自如的走了过去。
这刚上副驾,就听见身后的婆婆阴阳怪气的话。
“瞧你出来还春风得意的,真是把不知羞耻四个字刻在骨子里了!”
“妈。”顾叶皱着眉头看向她,“一家人说话别这么针锋相对的。”
婆婆碰了一鼻子灰,悻悻撇开头。
一路上,我们三个人谁也没说话,顾叶面无表情的开车,我看着窗外小憩。
其实这种情况也不是第一次出现,两年前我还没有和婆婆撕破脸的时候,她最多是给我做思想教育,给顾叶输入她的想法。
记得有一次,婆婆为了改变我们的想法,把亲戚家的孩子接到家里住。




那小孩满嘴脏话,顽皮不已,私自进入我的房间砸碎了我的化妆品还不承认。
我喜欢在卧室放摄像头,那天刚好拿出监控里的证据,谁承想婆婆却不以为然,只说孩子天性好动,这样多活泼可爱。
那一刻,我对小孩子这种事情更加避而远之了。
至于顾叶,他和我结婚时就承诺一定会尊重我的丁克选择,保证他的母亲也接纳我们当丁克夫妻,一切都是他亲口答应的。
可是婆婆却在婚后突然转变,这两年逐渐抓狂的行为还有出乎意料的举动让顾叶越来越心有余而力不足。
他时常工作家庭两头跑,婆婆不让步,我也不退步,一家子僵持着,渐渐的这事让我们夫妻之间多了隔阂。
2、
“昨天你真去医院问了啊?”
婆婆的同母妹妹康婶一大早就提了一袋土鸡蛋来我家,进屋就拉着婆婆坐在客厅说生孩子的事情。
“我当然得去!”婆婆手一挥,自傲道,“我可是个女人,就算是年纪大了一些,但也是一个真正的女人,我的子宫只要还能用,我就可以繁衍后代!”
说这话时,她和康婶故意白了我一眼,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我切着菜,没有去理会。
顾叶昨天和我说了些话,叫我让着点婆婆,她年纪大了,盼望孩子一方面是为了自己不在家里孤独,一方面是为了我们老了有人照顾,不管是哪个出发点她都不是坏心。
听了这话,我自然没得说,和一个五十岁的老人斗气也没意思。
“哎,我就是福薄。”婆婆唉声叹气道,“我要是福气好,现在何必去给自己找罪受呢?我每天看见你在家里享受天伦之乐,我这心里羡慕的不得了!”
康婶笑了几声,故意提高了音量:“我那儿媳可是人间少有,做的一手好菜,人又勤快,三年生了俩儿子呢!”
“哟哟哟,这是什么福气啊!”
“也就是平日里烧香拜佛多了些,老天有眼赐给我家的,她模样虽然不怎么样,但是性格柔和,最是听话。”
“要我说啊,这模样最不值钱,年轻的时候貌美又如何?在家里不听话,做个家务还要和我儿子分工,那是当媳妇的吗?叫她把工作辞了回家备孕,她还为了这事和我吵架,吵到要回娘家的地步,你们看看,谁家摊上这么一个不知好歹的媳妇啊?”
话越说越离谱,我咬着牙才忍了下去,但这心里已经有些按耐不住了。
见我没有反应,两个老姐妹就更加肆无忌惮起来。
“说白了还是古代那一套好,古时候老婆不生孩子就可以乱棍打死,生不出孩子还可以纳妾繁衍后代,可惜现在这一套不兴了。”




“是啊,要不是有法律在,我好说歹说也要给我儿子找个好姑娘,家里这个愿意当祖宗就让她去当,我给我儿子找个年轻听话好生养的养在外面,专门给我顾家生儿子!”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你们说够了没有!”我把手上的锅铲往桌上一扔。
康婶愣了一下,神色稍显慌张。
我婆婆可不怕我,她站起来就叉着腰教训起我来:“李纯,你大吼大叫什么?我们是你长辈你不知道吗?”
“就是,就是!”康婶紧着附和。
“长辈?”我质疑的看着她们,“长辈不图我和顾叶婚姻幸福,净图给他找小三,你们这是长辈该有的想法吗?”
康婶和婆婆两个人面色一变,有些说不上理由来。
“哎…就开个玩笑,看把你急的。”康婶讪笑道。
“是啊。”婆婆冷冰冰的笑着,“我们随便开个玩笑,当是无聊解闷,你爱听就听,不爱听你可以回屋去,一个玩笑在那斤斤计较,真不知道我儿子喜欢你什么!”
眼前这个言辞刻薄的妇人真让我陌生。
我两年前结婚的时候,她对我那是亲妈一样体贴关心,左一句把我当亲女儿右一句我是天上派来的最好儿媳。
如今,倒是完全把我当一个仇人看待了。
顾叶明明跟我承诺过,说他妈妈是同意我们当丁克夫妻的,我真不明白,他妈妈到底是什么时候突然改变主意的。
“康月。”我红着眼直呼婆婆的名字,“结婚喝酒那天,你可以当着我爸妈的面说过你接受我不生孩子的,怎么着?我爸妈离世以后,你就忘记你说的话了?”
“少拿你爸妈说事!”康月梗着脖子骂,“我还没有怪你爸妈晦气呢,刚结婚没三个月就死了,让我儿子蜜月刚玩完就要奔丧,本来以为这就算了,谁知道又摊上你这个不下蛋的!”
连已故亲家的话都可以说的这么刻薄,我着实僵住了。
康婶听了也皱了皱眉头,拉着康月:“姐,少说两句吧。”
“少说什么?!”康月把她的手一甩,指着我的鼻子骂,“李纯你跟我听好了,一个星期以后你必须辞职回家备孕,要不然你就和我儿子离婚算了,别祸害我家!”
“你!”我被她气的说不出话。
“你什么你,我是你婆婆,你个没大没小的东西,你还以为你是那家财万贯的小姐啊?当初看你家殷实,以为你是个读过书且有脑子的,谁知道你父母只知道把你富养,完全没告诉你怎么当一个女人!”
康婶见她越说越过分,连忙拉着她回屋。
可哪怕是关上了门,康月的谩骂和羞辱都没有停下来。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