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千金被领回家时,我笑了,一个乡野寡妇养大的孩子也配和我争?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是真假千金戏本里的假千金。

当真千金被领回家时,我笑了。

一个乡野寡妇养大的孩子也配和我争。

01

得知我不是徐家女时,我正在绣嫁衣。

喜萃气喘吁吁的从外跑进来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我问,“小姐啊,你怎么就不着急呢。”

我拿着绣针在发间划了划,“急什么。”

“府里人说你不是老爷夫人的女儿。”

我淡定的瞥了一眼没说话,这事儿我能不知道?

见我没有反应,喜萃叹了一声说,“那位小姐回来了,老爷和夫人要你前去一同去迎接。”

我拿过绣篮把东西放进去,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

“走吧。”

大门外一家人翘首以盼着马车的到来,我轻轻的咳了一声。肩上立即被披上了一件大氅,我转头看去。

身后是我的哥哥,现在应该说是真千金的哥哥。

我继续咳了一声,压着声音问,“她回来了,我就是多余的了。”

徐贤轻抚着我额前的头发,语气温柔的能溺死人。“媱媱就是媱媱,娘都说了不会让你离开家,我也不允许。”

我低下头露出一抹笑。

过了大约一盏茶的时间,一辆半新的马车停下。

马车刚停下的那一刻,徐家所有人都围了上去,没有围上去的也伸长了脖子。

“快把大氅拿来,也不怕把小姐冷着。”

我转头看了看身上的大氅,取下来递了过去。

我看着站在马车前的徐佳,她穿着一身碎花长裙笑意盈盈的站着。她的容貌虽是上乘,但因常年呆在乡下皮肤也不似京中女儿家的光滑白皙。

我在看她的时候她也在看我,她碰到我手中的大氅浅浅一笑,“多谢妹妹。”

我微微点头,正当她将要拿走大氅时我用力攥紧了几分。徐佳的脸上的笑容未变,手上的力气同样也加大了几分。

在她用了更大的力气时,我轻轻放手,脚下一偏顺势向后倒了下去。

只是并没摔在了地上,而是摔在了徐贤的怀中。

我捂住口轻咳了几声,“姐姐对不住了,都是妹妹没站稳。”

刘氏看向我,神情微变,“你既然身子不好,就不要出来了。”

我低着头应了一声,正想起身时又剧烈的咳嗽起来。

“快带你妹妹回去。”

徐贤应了一声,便抱着我往院内走。

坐在床上,我捂着帕子轻呼着气。“姐姐好像不喜欢我。”

“怎么会,谁会不喜欢媱媱呢。”

我低下头佯装抽泣了几声,“哥哥不用骗我,我知道母亲也不喜欢我,她只喜欢姐姐。”

“没有没有,媱媱不要多想。”

徐贤慌乱的哄着我,我抽泣着靠在了他的胸口。

太阳西落时我正在屋中看书,房门被人敲响了。

我转头看过去,徐佳站在门外。

“妹妹,我能进来吗?”

我还没来得及回应时,徐佳已经进来了。她走在我房中四处打量着,啧啧的发出叹声,“倒是好生活。”

我低头笑了笑,“这都是托了姐姐的福。”

徐佳脸上的表情瞬间僵住了,早晨的装模作样这时换成了真面目。

“你用我的身份享受荣华富贵,而我却要替你留在乡野。你抢了我的名字,抢了原本我的姻缘,凭什么。”

“凭我是徐媱。”

“徐媱是我的名字。”

“可现在是我的。”

徐佳的表情变得狰狞,她伸手冲着我的肩膀向后一推,我直直的摔了下去。

她居高临下看着我,眼中露出浓浓的恨意。“是我的我都要夺回来。”

说完便用脚狠狠踩上了我的手,徐佳见我没有反应,冷哼一声甩着手离开。

我看着手上的脚印,紧锁着眉头从地上爬起来。

我冷笑的看着远处的身影,一个乡下寡妇养大的孩子,也配和我争。

02

“媱媱,佳佳是你姐姐,她不懂的地方,你要好好告诉她。”

我乖巧的点头,刘氏和徐正满意的冲我笑着。

一家人在向徐老夫人请安时,徐佳突然抓住我的手,威胁道,“有自知之明就早些离开,这家里的每一个人可都是我的亲人。”

上边老夫人正笑着说话,无人注意我们两个的小动作。

我笑了笑,“姐姐说什么呢,我自然是要听母亲的话。”

徐佳脸色一僵,她似乎看见了什么眼眸微亮,喊道:“妹就是再不喜欢我,也不该如此对我。”

说罢便抓着我的手推向她自己。

我冷笑一声,反手扣住她的手腕向后一拉,她倒是没有倒下去,我倒了下去。

“媱媱,佳佳,你们在做什么?”

我虚虚的靠在徐贤身上缓缓起身,“姐姐刚要摔倒,我拉住了姐姐。”

徐佳双眸露着怒意,喊道,“你在说胡说什么,明明是你想要将我推倒在地上。 ”

气氛瞬间有些尴尬,徐正握拳轻咳了几声,“佳佳,你妹妹身子一直不好,莫要欺负她。”

“我没有。”

在她的大声反驳之下显得我更加值得人怜惜,我捂着口咳了一声伸出手去,“姐姐,都是妹妹的错。”

徐佳甩手将我的手打开,“你不要假惺惺。”

“佳佳,你在干什么?”

徐正和刘氏站在原地,眼里带着几分失望的意味。我适时上前道,“母亲,本是我亏欠了姐姐,姐姐做什么都是应该的。”

刘氏拉着脸转头看向徐佳,“佳佳,过几日就是你的认亲会,这几日就不要出门好好学学礼仪。”

我福了福身从院中出来,他们一家人的事情我也不好插手。

后来的几日,徐佳果真没有再出现了,听下人说她在认真的学习礼仪。

晌午过后,林桉来我院中吃饭。他嬉笑道:“媱媱,听说本世子的未婚妻回来了,本世子还没见过呢,长得可漂亮啊。”

我夹起一块丸子扔过去,“想去就去我又没拦着你。”

“你说真的?”

我点点头继续吃饭。

“那我可就当真了,没有本世子在看你一个小丫头跟谁去。”

“跟旁人去。”

我也不惯着他,他爱娶谁娶谁去,都和我没有关系。

吃过了饭,我送林桉出,路上遇到了徐佳。

林桉兴致勃勃的走上去,“这便是徐大小姐。”

徐佳在看见林桉的那一瞬间双眼在放光,我的郎婿自然都是容貌上乘之人,也难怪让她露出倾慕之色。

我上前去介绍,“姐姐,这是林侯世子。”

“世子,这是我爹娘刚寻回的姐姐。”

徐佳的眼睛没有一刻放在我的身上,在我说完话之后她瞥了一眼。

“你也配做我妹妹。”

我默默的退后没再说话。

“你便是我的郎婿?”

徐佳这话一出,林桉阔笑几声。“既然小姐回来了,那姻缘就是我们二人的。”

“不知小姐可有时间,我想请小姐喝杯茶。”

徐佳临走时,转眼挑衅的看了我一眼。

03

又过了几日,喜萃在我耳旁不停地的叨念着。

“小姐啊,你的郎婿都要被人抢走了,你也不着急吗?”

我端起茶杯饮了一口,淡道:“着急什么,不知我的就不是我的。是我的谁也抢不走。”

喜萃张开嘴想说什么但又没说,一跺脚出去了。

“媱媱。”

我放下茶杯转头看过去,徐贤正从外走进来。

我起身虚虚的行了一礼,“哥哥来了。”

徐贤的脸色十分难看,似要说什么但看着我好像是又说不出来。

我笑了笑,“哥哥想说什么就说吧,我都听着呢。”

徐贤叹了一声,“媱媱啊,佳佳跟爹娘说了。想把你和林侯世子的婚约换成他们的,爹娘想让我来劝劝你。”

“这婚约本就是徐家和林家的婚约,既然姐姐回来了,那自然就应该是姐姐。”

徐贤没想到我答应的这样轻松,他走近抚住我的肩。语气温柔道:“哥哥一定为媱媱选择一门最好的亲事。”

我笑笑应了一声。

不知道徐佳到底对徐老夫人说了什么,吃过晌午饭后,徐老夫人身边的妈妈就来我院中找我。

我跪在徐老夫人跟前,声泪俱下的说着。

“祖母,我知道你们都待我好,我也一心为着姐姐想。我自记事起就是徐家的小姐,承了祖母和爹娘兄长的多少恩情,这都是我占了姐姐的位子。若姐姐希望我离开,那我,便离开吧。”

说罢,我重重的咳了几声。

徐老夫人拉起我的手,将我拉进怀里不停安抚着我。

“乖乖,祖母没有怪我的乖乖。你虽不是我的亲孙女,那也是我看着长大的。我不会让你出府的,刚来时是那样小小的,如今这么大了祖母怎么舍得让你离开呢。都是我们徐家的宝贝,祖母不会让任何人赶你出去。”

我低头小声哭泣着,徐老夫人将我搂得越发的紧了。

“媱媱,林侯世子的事情?”

我看着徐老夫人脸上的纠结,抹了眼泪苦笑道:“哥哥都告诉媱媱了,姐姐与林侯世子两情相悦,那我在自然不会再占着那个位子,况且那位子本来就不是我的。”

“我不会去惹姐姐生气,姐姐想要什么我都会给她。”

“媱媱真懂事。”

我在心中偷偷笑着,我的乖巧懂事和她的嚣张跋扈旁人定能看的分明。

徐佳啊,我们的好戏就要开始了。

03

九月初七是徐家选好的日子,这一日徐佳认祖归宗将成为真正的徐家人。

前院里来了不少的宾客,我和尚书千金罗玲坐在后院里吃着桂花糕。

罗玲啧啧两声:“你们家这位小姐啊,你是不知道,这短短半月以来可是在京城出了名了。”

我捏着桂花糕看过去,“我身子不好很少出门,都出了什么事。”

“哈”,罗玲撸起袖子,大有一番要好好发挥一下的架势。

“你们徐家又不是没有小姐,非得弄出来这么一个乡巴佬嫁给林家。也不怕林家嫌弃,我听说她的手笔可大的很,大前日花了一百多两就为买一镯子。前日又挥霍了一千两去买花瓶,只单单吃一顿饭就花了七八十两。这还是我知道的,还有许多我不知道的,若是这样的挥霍下去,我看你们徐家连饭都没得吃了。”

我睁大了双眼,“三品官员一年俸禄不过一百零八两,她怎么会如此。”

“我怎么知道,有她在可真是你们徐家的福气。”

“怎么会这样骄奢。”

我抚了抚额,万分没想到徐佳能如此挥霍。

“徐媱,你在说什么?”

我怔了怔,转头看过去。徐佳风风火火的朝我走来,那表情似是要将我吃掉。

“姐姐来了。”

我起身去行礼,徐佳甩手过去。“谁是你姐姐,我只有个哥哥,可没有妹妹。你倒是好本事,竟说得祖母不让你出府,你最好识趣一点儿。”

“徐佳,你也有脸说媱媱。你嚣张跋扈,肆意挥霍的名声可早就传遍了整个京城,“媱媱可比你好多了。”

“你是什么人,也敢来教训我。”

我看见徐佳抬起了右手,连忙挡在了罗玲面前。一个巴掌落下,我摸着火辣辣的左脸,“姐姐,你往日对我如何都可以,但你不能对我徐家客人如此。”

“少废话,贱人就是贱人,装模作样的正好。”

“你……”罗玲推着我的身子想要上前去,我转身摇摇头。

“阿玲,我代替姐姐向你赔罪了。”

罗玲恨铁不成钢的剜了我一眼,哼了一声转身走了。

“姐姐消消气,都是妹妹不好。”

徐佳伸手捏住我的手腕,双眼露着恨意。“你最好听话一点儿,不然我可不能保证你能留几日。”

我乖巧的点了下头,“都听姐姐的。”

正这时,离我们不远的地方,刘氏向我们走来。

徐佳斥了我一眼,甩开了我的手。

“佳佳和媱媱都在啊,随我去前院见见客人。”

刘氏和徐佳亲昵的挽着手走在前面,我跟在后边走着。

前院里来了许多权贵的妇人,我打老远就看见了林桉的母亲。

果不其然刘氏带着我和徐佳走了过去。

林侯夫人双眼看着徐佳称赞着,“这就是徐大小姐吧,看着倒是个好孩子。”

林侯夫人不过是客套一番,可徐佳不这样认为,她笑着放开了刘氏的隔壁,上前挽住林侯夫人的胳膊。

“伯母,我与子梧快成亲了,今日见到您,我心中很是高兴呢。”

刘氏和林侯夫人脸上的表情瞬间都变得僵硬,林侯夫人略带难色的一笑,“开心,我自然也开心。”

说着就准备将手抽出来,但徐佳抱得很紧她没有办法抽出来。

“佳佳,怎么这么没有礼数,快放开夫人。”

直到刘氏开口,徐佳才不情愿的松开了林侯夫人。

“林侯夫人见谅,佳佳回来不久有些礼仪还未学好,您见谅。”

“不会不会。

我见林侯夫人的目光朝向我,便微笑的上前问好。

“媱媱见过夫人。”

林侯夫人拉住我的手,仔细询问着。“这几日可觉得身子好些了吗,吃的可好,睡得可好。”

我笑着回答,“媱媱一切都好。”

“是我们桉儿没福气,娶不到……”林侯夫人说着,侧头看向刘氏和徐佳立即停住了嘴里的话。

我转头看过去,徐佳一脸愤恨的看着我。我福了福身,“母亲,今日是姐姐的好日子,我就先退下了。”

刘氏神色未变,应了一声道,“你身子不好,回房里休息吧。”

“是,母亲。”

我转身离开,自徐佳回来后刘氏待我就不像之前那样的好,我早已感觉到了

我没有回房间,而是在院中闲逛着。

突然一个婢子朝我走过来,“二小姐,罗小姐崴了脚,想请您前去水榭看看。”

我懵了一下,立即道:“你前方带路。”

04

水榭在西院,那里与前院中间隔着一片竹林,后方是一片池塘。

我有些纳闷为何罗玲会去水榭,刚想问一问丫鬟时,抬头却不见刚才引路的丫鬟。

我转身看了看面前的门,伸手轻轻推开,缓步走入了房内。

里面点了沉香,一股很清淡的味道扑鼻而来。我一向对气味很敏感,这股气味有些怪异,我拿出帕子捂在了鼻子上。

我刚跨过门槛,一只手突然握住了我的手腕,猛然将我拉入了房间里,房门重重的关上。

这份冲击让我闷哼一声,还未等我缓过神,便被人抵在了门前。

炙热粗沉的呼吸喷洒在我的耳根。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