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上了隔壁的单身妈妈,那晚我彻底沦陷,她才是我最爱的女人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是杨泉,这一年我28岁,也算事业略有小成。

唯一的不如意,就是一直没遇上自己喜欢的女人,没有成家。

那段时间,公司将我分派到分公司,坐镇一段时间,那里离我的住处有一段距离,却离早年我父母住的房子很近。

想了想,我就搬了过去,我住了大概一月有余的时候,隔壁搬来一个女人,带着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住进来的那天,她敲响了我的房门。



“你好,我是新搬来的住户,我叫杨婷,这些是我的一点心意,请收下。”

她递过来一盘切好的水果。

我笑着摆手,“你好,我叫杨泉,咱们都姓杨,倒是巧了,水果就不用了你们自己吃吧”

,杨婷也笑,倒是有缘了。

这是我们家乡的习俗,搬家了一定得给邻居送点吃,也是想要把邻里关系搞好。

我不太好意思地接过,“那就谢谢了,进来坐坐。”

“不了,我家里还有孩子在等着呢,那你忙,我先走了。”

我对杨婷的印象不错,她身材高挑,皮肤白皙,笑起来很甜,看起来最多二十几岁的样子,没想到竟然有孩子了。



这之后,除了偶尔在楼梯口遇见打个招呼,并没有什么交集,有时候会听见小区里的大妈,说几句闲话,这才知道杨婷是个寡妇。

据说她老公前两年出世了,她独自带着孩子生活,倒是挺辛苦的,也挺不容易的,我脑中划过这个想法。

这一夜风雨交加,我忙到很晚才忙完,正准备休息,突然门被敲响了,我下意识的看了看时间。

晚上12点,我心一跳,往客厅走去,一边大声问,“谁呀?”

门外传来杨婷的声音,“杨泉,是我,杨婷。”

我松了口气打开门,杨婷一脸焦急,“不好意思打扰了,可我实在没办法了,孩子半夜发起高烧。现在又下雨打不到车,能麻烦你送我去一下医院吗?”

我一听二话不说,应了声,“我去换身衣服,你赶紧把孩子抱上。这可耽搁不得。”

“谢谢...谢谢。”杨婷感激地说完,转身就往她自己家跑。

我进屋换了衣服,拿了钥匙再出门。在门口就遇上了,吃力地抱着孩子的杨婷。

我走过去伸手接孩子,“我来吧,我力气大些。”

杨婷不太好意思地道,“这太不好意思了。”

“这么客气做什么,咱们都是邻居。”

“谢谢你了,杨泉你人真好。”

杨婷小心地将孩子放到我怀里,又亲了亲孩子的额头,小声地哄宝宝,“叔叔抱啊,乖,妈妈在呢,带你去医院。”

杨婷声音温柔,这会靠的极近,一股辛香钻入鼻孔,我心中一荡。

为了掩饰我自己心中的那点波动,我抱着孩子就往楼下冲,杨婷气喘吁吁地跟在后面,幸好我们住5楼,楼层不高。

到了楼底,下雨倾盆地下,我将孩子还给杨婷,“你先抱着,我去开车。”

上了车一路狂奔,到医院挂了儿科急诊,医生给做了初步的检查。

说是流感,有点肺炎,最好是住院,杨婷抹着泪自责。

我让她陪着孩子,我自己跑上跑下,交费办手续,一切办妥,孩子打了吊瓶睡过去,已经天光大亮,雨也停了。

杨婷安顿好孩子,对我说,“杨泉,咱们出去吃早餐吧,实在是太感谢你了。

“孩子一个人没事吗?”

杨婷亲了亲孩子的脸蛋,“没事,他睡着了,应该能睡会,我跟护士说一声,咱们吃个早餐再回来,不耽误。”

我知道她是出于感激,想邀请我吃早餐,本想拒绝,可鬼使神差地,拒绝的话就是说不出口。

早餐店,杨婷要了一桌子的各式早餐。

我笑,“叫这么多,哪吃的完?”

杨婷也笑,“不多,吃不完,大不了我打包。”

一夜未眠,杨婷的脸上有几分憔悴,笑起来却格外地温柔好看。



我不动声色地问,“你老公呢,怎么一直都只见你一个人带孩子?”

杨婷脸上的笑就滞过,沉默了几秒,才苦笑着回,“三年前出意外走了。”

“抱歉。”

“我没事,都过去了,这也是命。”

“你很爱你老公吧,婆家没人帮忙照看孩子吗?”

“嗯,他生前,我们的感情很好,他是孤儿,我就只能靠自己了。”

“你真了不起。”

杨婷害羞的低了头,“我这也是被生活逼迫,没办法的事,不然谁不想给孩子一个好的环境啊。”

我装似无意地又问,“没想过再找一个。”

杨婷叹气,“我现在没那个心思,只想着把孩子带大,再说带着个孩子,哪里那么容易找到个合适的?”

一问之下,才知道杨婷比我还大两岁。

“小杨,你去上班吧,我自己就行,真的感谢你了。”

我冲她挥挥手,“别那么客气,有什么事就说,能帮的我肯定帮。”

我走了坐到车上,闻着车内没散的属于杨婷的气息,我心中一股躁动。

自那日之后,我与杨婷的关系就更近了几分,在知道她上班的时候,都是把孩子一个人放在家里。

她的工作是在超市做销售,很多时候要半夜才回来。

也许是出于同情,也许是出于心底的那点骚动,我对她说,“我基本5点半就下班了,你把孩子放我这吧。”

“那怎么好意思。”

“没事,反正我独居,我看你家孩子也挺乖的。”

“小杨,那实在是太感谢你了。”

“瞧你说的,又不是多大的事。”

自此后,杨婷的儿子郑博,就成了寄居在我家的常客,小男孩很乖,很安静,常常抱着一个玩具,可以一个人待很久。

大概独居太久,有了这么个小东西,我倒是来了些兴趣,网上搜了很多养孩子的攻略,倒是因此学会了做饭,和陪孩子玩。

慢慢地,郑博也对我越来越依赖,会主动要我抱,会将幼儿园的事讲给我听,甚至会要求我陪他玩。

一晃就是半年,这一日,梁婷回来时已经晚上10点半,我一开门就觉得她的神情不太对,有点像压抑着的委屈。

“怎么了?”我关切的问。

“没,小博呢?”

“睡了,你别担心他,这小家伙比前段时间好多了。”

“嗯,谢谢你了。”腔调里带了浓重的鼻音。

一听就是哭过的,我一惊一把拽住她的手,“怎么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跟我说说。”

杨婷转头看我,眼眶红红的,“没...没什么。”

看着杨婷一副不愿意和我说的样子,我有些怒意,“杨婷,你这还把我当不当朋友了。”

杨婷似是怔愣住,看着我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我叹了口气,将她按进怀里,“好了,我不问了。只是杨婷,有什么事,你不要总想着一个人扛,我愿意帮你分担一些的。”

杨婷没有挣扎,我心中一喜。

过了半晌,她在我怀里闷闷的说,“今天其实9点就下班了,部门聚餐我不愿意去的,可部门经理说我每次都不去,这样不行,话说到这个份上,我只好跟着去了,吃饭的时候他们都要喝酒,我也以要回家照顾孩子为由没喝,他们倒是没有为难我,可是后来部门经理去了洗手间,突然给我打电话说他吐了,要我给他送杯水过去。我傻傻地跑过去,结果结果他根本没醉,对我动手动脚,还说些很难听的话。”

说完,杨婷“呜...呜”地哭了起来。

我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背,心中只剩下无尽的怜惜和愤怒,“别哭,乖呀,这工作咱们不干了我重新给你找工作。”

杨婷娇软的躯体,已在我怀里,我心里的保护欲,被完全的激发出来,“乖别哭了,明天马上辞职,我陪你去。我托人帮你找份正常上下班的工作,工资不会比你这低,这种人渣怎么不伺候。”

杨婷轻轻地嗯了一声,一手抓着我胸前的衣服。

“小杨,这样会不会太麻烦你。”

那双小手似是带着火,即使隔着衣料,还是一路燎原烧进了我心底。

我没忍住,低头尝试着吻上了杨婷的唇,她没推开我,柔顺地依偎在我胸前,张着那张樱桃小口,任我攻城掠地。

我粗喘着加深了这个吻,很久我们分开,我只觉得心里滚烫得要燃烧起来。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