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网500万买金发模特玩猎杀游戏,富豪:没有破处的女孩最有嚼劲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基于现实虚构,请理性看待

作者声明:本文惊险刺激,有不喜欢的人请绕道。

导读:有钱人就可以为所欲为。黑死病组织服务于某些国家的阔佬和新贵们,从事跨国人体买卖,包括器官移植和X奴,新开了猎杀活人的游戏。黑道出身的富豪辉哥,与朋友打赌,要见识欧洲富豪的杀人游戏,尝一尝两脚羊的肉味,结果……



五十多岁的辉哥曾经是香港大圈帮的大哥,年轻时候疯狂过,手下几百兄弟,卖过粉开过赌场进过监狱,出狱后改邪归正开了两家海鲜茶楼,2013年到2016年,在股市和币圈赚得盆满钵满,不大不小也是身价几十个亿的富豪。

辉哥的老婆和孩子都移民加拿大,他独自在香港经营着自己的事业,身边从来不缺美女,整天纸醉金迷,日子过得很潇洒。

都说有钱人最会玩,辉哥自认为已经享受了人间富贵,哪知有一次在新加坡喝醉了吹嘘自己,却当场被一个叫托尼的人怼:“你当过猎人吗?尝过新鲜羊肉吗?吃过现烤上帝之门吗?那可是欧洲顶流富豪们玩的游戏。”

辉哥顿时不服气,他去非洲猎杀过野犀牛,难道不是猎人?至于新鲜羊肉,从超市里买回来的新鲜羊肉,算不算?如果不算的话,他去长洲岛打边炉(吃火锅),眼看着现宰的羊,难道不行?至于上帝之门,他还没听过能够现烤的。

托尼听完辉哥的解释,眼神更加轻蔑,只是冷笑,就像城里人嘲笑乡巴佬。

辉哥的朋友老灿看出他的尴尬,悄悄在他耳边说:“当猎人是猎杀活人,新鲜羊肉其实就是人肉,最好吃的就是没有破处的女孩,至于上帝之门,就是女人下面的那玩意,听说很好吃,有嚼劲。那是欧洲贵族和富豪们变态才玩出来的,听说一些现在东南亚这边的富豪,也跟着学!托尼跟着印尼的一个政界高官去玩了一次,就觉得了不起,看不起我们这些人,说人家欧洲富豪玩的,那才叫刺激!”

黑道大哥出身的辉哥,最恨的就是被人瞧不起,借着酒兴对托尼说:“不就是杀人吗?不就是吃人肉吗?谁玩不起?”

托尼笑了一下:“不是有钱就能随便能玩的!”

辉哥当即霸道地表示绝对会好好玩一次,与托尼打赌,如果两个月内不去见识的话,就输一千万,否则托尼给他一千万。

两人当即电话联系了财务,让财务把五百万打进老灿的私人账号,让老灿做裁判。

托尼告诉辉哥,是不允许拍照的,但可以戴一件实物,比如女人带纹身的皮肤的等等,下次见面,实物作为证明。

辉哥也明白,欧洲高端的玩法都是会员制,没有领路人,确实有钱进不去,但有时候不需要领路人,因为他玩币圈,知道暗网下面的那些龌龊,在暗网里,没有用钱买不到的东西,无论这个东西是物还是人。他知道台湾有一个姓齐的大佬,就喜欢玩白种女人,从暗网上花几十万买一个。花钱之后,自然有人送货上门,首先为那女人匹配好血型,然后开始玩,各种超乎想象的,玩到最后,把白种女人玩废了,然后让医生进去,不浪费任何一个器官。最终白玩好几天,还赚了钱。



回到香港之后,辉哥上暗网,无论花多少钱,他都要好好玩一次,见识一下欧洲富豪的高级玩乐,最重要的是面子。

混江湖的人,讲的是义气,最重要的就是面子。他敢与托尼赌一局,就是因为托尼认为他是土老鳖,却不知他玩币圈,经常上暗网。他出道的时候就是高中尖子生,打打杀杀那些年,没碍着他读大学。



他很快在暗网上找到一个猎杀游戏,地址在欧洲某贵族庄园内,一次游戏的费用10万欧元。这个游戏是一个名叫黑死病组织的家伙发起的。之前他在暗网上就见到黑死病组织的招聘启事,报酬是每天3500美元,要求是技术娴熟的黑客。

黑死病组织起源于十八世纪,是一个暗黑组织,据说后来被共济会所控制,服务于某些国家的阔佬和新贵们,从事跨国人体买卖,包括器官移植和X奴。由于阔佬和新贵们的需求,他们开设了猎杀游戏,把狩猎场所则包装成度假村或者庄园,提供任何服务。



随着东方国家的阔佬和新贵们的加入,猎杀游戏也越来越受到青睐,黑死病组织出于业务的拓展,在网上也发布了活动。如果有会员带领,则可以省下五万欧元。

辉哥联系了对方,问了一些游戏的规则和活动内容,正如托尼得意的那种,客户既能享受猎杀的快乐,还能自行处理猎物,包括食用。

10万欧元只是参与游戏的费用,猎物的费用另算,从5万到30万欧元不等,可以指定,但需要缴纳额外的指定费。

对方给他发来一些猎物的图片,都是不穿衣服的,有男有女,从十几岁到二三十岁,有西方的也有欧洲的,还有美洲和非洲的都有。

辉哥选了胸口有蝴蝶纹身且带乳环的金发美女,美女叫Ronda,二十二岁,是个模特,未婚。所有费用加在一起是45万欧元,用比特币支付。支付之后,对方给了一个地址,让辉哥在第五天的中午十二点,于意大利拉斯佩齐亚的一间名叫布谷鸟的咖啡馆,手里拿着一支白玫瑰,自然有人联系他,并带他前往。



折腾了半天,搞得像间谍一样。

阿辉如期到达,他手里拿着白玫瑰,心底有些兴奋,终于可以见识所谓的欧洲上层富豪的游戏了。

12点整,一个年轻人走过来,用英语说:“请跟我走!”

上车后,他被蒙上眼睛,坐了一个多小时的车,下车之后,上交所有随身物品,然后上直升机,再换快艇,在海上折腾几个小时,下船后被人领着走。走了二十几分钟,终于被人摘掉眼罩,发觉置身于一处巨大的现代建筑物里,与他一起参与猎杀游戏的,有七个人,来自不同的国家。旁边有一些戴着鸟头面具的黑衣人,这是黑死病组织的标志。

为首的人再一次重复了游戏规则,如果违反规则,后果自负。

一个黑衣人领着辉哥到了另一处地方,打开一扇门,让他验货。房间里是一个没有穿衣服的金发美女,正是他在网上预订的Ronda。

黑衣人告诉辉哥,现在可以对Ronda做任何事情,但必须保证Ronda还活着就行。两个小时后,他们会安排释放Ronda,猎杀游戏正式开始。而这边也安排好了厨师,只要在10个小时内成功猎杀,就能享受猎物的美味。厨师会根据欧洲富豪的标准,用Ronda身体的一些部位做出美食。



如果超过时间,就等于猎杀失败。Ronda归公司所有,等待下一个猎人。

Ronda的脖子上有项圈,黑衣人直接用绳子牵了出来,连同辉哥一起,送进了另一间装饰豪华的套房,临别时说了一句:“祝您玩得快乐!”



Ronda不愧是模特,身材非常棒,胸部高挺R头粉红,没有经历过多少人事。这具身体也许在几个小时后,就会变成盘中的美餐。



Ronda的眼中充满了惊恐,一个劲地说:“求求你不要伤害我!”

辉哥花几十万欧元,可不是来做慈善的。他看到房间里有监控,也明白有人在监视他,如果他的举动有些异常,说不定连命都会丢在这里。

于是他脱光了自己的衣服,抓着Ronda的手,推进了浴室,还不忘用手在Ronda的胸部捏几下……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