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污7.4亿,包养8个情妇,其中2对双胞胎,但3个私生子均非亲生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张书记对检察官说:“既然啥都没查出来,那就请回吧,我现在没空招待你们,我还得去医院伺候我娘。”

钧州人民都知道,张书记是个大孝子,母亲生病住院,他每天都要去陪床,亲自端屎端尿,毫无高官的架子。

检察官没有放弃,驱车上百公里,找到了某偏远乡镇的女干部,张书记的前任女秘书——杨晓澜。她长相娇媚,说出的话却让检察官直起鸡皮疙瘩。

“他是睡过我,还喜欢在做的时候让我和男朋友打电话,但我没有他的任何把柄。”

她还说:“他收钱都是只收现金,从来不存银行。每次他让我去秘密据点侍寝,都是让我蒙着眼,他亲自开车带我去的。”

上面这位特殊性癖、受贿只收现金、反侦查意识极强的张书记就是钧州原书记——张海菁。

一提起张海菁,那是深受钧州人民唾弃的人。但在真面目揭开之前,张海菁却是钧州人民交口称赞的大孝子、好书记。

原来张海菁经常在晚饭后陪着老母亲在街头散步,边陪母亲唠家常边体察民情,遇到群众反映问题都是当场解决。这一切都被钧州人民看在眼里。



“张书记是个好官,上孝顺母亲,下不负人民。”

但是大家都不知道这个人前和蔼可亲,孝敬长辈的张书记背地里却干了许多禽兽不如的事。

张海菁是河南人,与新中国同岁。他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靠着饲弄几亩薄田生活,一年四季,日子都过得紧巴巴的。

1954年,不满6岁的张海菁去田头给父母“送饭”,是一碗清水煮红薯。在去的路上,他不慎摔了一跤,碗被摔得粉碎,碗里寥寥无几的红薯也掉在地上。他迅速将地上沾满灰尘的红薯捡起来,然而红薯汤却早已渗进地缝。

过了晌午,父亲见还没送饭找了过来,得知张海菁把午饭撒了,直接一耳光把他打得眼冒金星,然后狠狠叹了口气又继续回到田里。

张海菁永远也忘不了父亲恼怒中带着心疼的眼神,更忘不了被他弄撒的饭是父母一天的口粮,那一天父母滴米未进。

他将手指狠狠抠进泥土里,心里暗自发誓,一定要好好读书,以后出人头地。



张海菁学习确实也比较刻苦。从小学读到初中,又从初中读到高中。高中毕业后,张海菁向公社党委写了一封决心书,表示要在农村做一名有志青年,公社党委见张海菁是棵好苗子,就让他担任了大队小学的老师。

这时候,母亲对他说,你现在是教书先生了,就要把心思放在你的工作上,家里的事,你概不用管,有娘顶着,你就好好工作吧!

张海菁果真一心扑在工作上。办专栏,写黑板报,不久,年仅21岁的张海菁被提拔担任了登封生产资料公司团支部书记,成为当时登封最年轻的团干。

借助上级党委的信任,张海菁充分展示自己的聪明才智,提出了不少提高工业产量、改变工厂面貌面貌的设想,党委十分支持他,指派他到外地的先进单位学习取经。

1973年,厂里推荐他到中央农业管理干部学院进修,回来后即担任公社党委书记、副县长、县长、县委书记等职务。



一位小时候遍尝辛苦的农家子弟,靠着自己的努力进入仕途,又靠着自己的努力走上平步青云之路。

按理说,作为主政一方的“县太爷”,他应该兢兢业业,用自己的才学造福家乡父老。

然而,刚登上“县太爷”宝座的张海菁,却陷入了对自己“后事”的隐忧之中。

原来,在担任小学老师时,张海菁被身边的一位漂亮女同事所吸引,对其展开疯狂追求。不久之后,二人结婚,过起了和和美美的生活。



但是随着妻子一连三胎所生的都是女儿,这种甜蜜的家庭氛围被逐渐打破。作为农家子弟,张海菁深受“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熏陶,对生儿子有一种近乎变态的执着。但是妻子在生完三胎之后响应政策上了环,将他生儿子的渴望无情粉碎。

担任主政一方的“父母官”后,张海菁逐渐体会到了生杀予夺的快感,有时候他不免私下发些牢骚:老子整天为了全县的百姓殚精竭虑,攮两个女人有什么不行?

抱着这个想法,张海菁心中“三妻四妾”等各种龌龊念头开始如杂草般丛生,他想,既然妻子不能生养了,那就只好找几个“小妾”来替自己传宗接代。

张海菁首先将目光盯向了县政府刚分来的女大学生杨晓澜。

杨晓澜刚从学校毕业,模样清纯,皮肤白皙,身上带有一股积极向上的青春气息。张海菁偶尔与她擦肩而过,留在空气中那若有若无的少女体香让他情难自已。



每次见到杨晓澜,望着她笔直的大腿和被牛仔裤勾勒出完美弧度的臀部,张海菁就心痒难耐,忍不住联想“一定要让她跪在在我面前,狠狠地攮她。”

机会很快就来了。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