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事人写下日记,当事人多达146名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提示:本文为基于现实新闻的半虚构创作,情节有所润色,人物为化名,本文为付费内容,VIP用户可免费阅读。文章仅为警示世人,提醒大家遵纪守法,请理性看待。

他是烈士的后代,曾连续28天奋战在抗洪第一线。升任厅长后,他逐渐迷失自我,不仅大肆敛财,还疯狂包养情妇,创下146名最高记录,曾写下二奶日记。

  他甚至还给儿子传授扭曲的“为官之道”......

  2000年6月12日,夏天,华东省某市医院高干病房内。

  漂亮的护士长王春丽,端着药盘进入一间高干病房。



  她拿起针筒俯身正要给病床上的男人打针,不料对方突然伸出双手,在她胸前一扒,护士服被直接扒开。

  夏天护士们穿得都很单薄,护士服里面往往只有一件内衣,现在衣服被扒开,王春丽当场走光。

  她惊慌失措,扔下针筒,双手死死护住胸口。

  光天化日,敢在病房里扒护士长衣服的人,身份当然不简单。

  他就是时任华东某省建设厅厅长的徐其光。  

  徐其光位高权重,王春丽虽然在病房里被扒了衣服,但却不敢声张,只能隐忍着质问一句:“徐厅长,您这是干什么?”

  面对王春丽的反抗,徐其光并没有罢手,而是直接下床,将病房门反锁,接下来开始对王春丽进行言语诱导加强权威胁。

  王春丽虽然四十出头,还离过婚,但身材却是前凸后翘,丰满迷人,加上一张白嫩诱人的脸蛋,在整个护士站都非常惹眼。

  现在她被徐其光看上,想要占她便宜,王春丽内心十分慌乱。

  一个小小的护士长,在厅长面前根本不算什么。徐其光又极为擅长哄骗女人,经过他循循善诱的引导和一系列事业前途上的许诺,王春丽渐渐产生了动摇。

  徐其光见时机成熟,于是将王春丽抱到病床上,将她的护士服扔到地上......

  王春丽作为一个单身妈妈,她也想攀个高枝,有个依靠,为了将来可以生活得更好,她在病房里和徐其光完成了鱼水之欢。

  这之后的日子,王春丽彻底沦为徐其光随叫随到的发泄工具。

  徐其光住院半个月,王春丽就伺候他半个月。为此她还特意跟人调了半个月晚班,一到晚上就被徐其光叫进单人病房,一呆就是一宿。

  徐其光出院不久,便让人跟医院打了招呼,王春丽直接被破格提拔到医院办公室,当了副主任。

  不久后,王春丽的女儿大学毕业,因为没找到理想工作,又考公失败,没有办法的王春丽,想到了徐其光。

  一天晚上,王春丽带着女儿郑小倩,敲响了徐其光的家门。  

  她这次来的目的,是想通过徐其光的关系,给女儿郑小倩在建设厅安排一份工作。

  母女两人刚进门,徐其光就被郑小倩青春靓丽的外形所吸引,甚至不顾王春丽在场,直接就坐到郑小倩旁边,对她嘘寒问暖。

  王春丽又怎么会不知道徐其光的心思,她突然间就后悔了,后悔不该带女儿来找徐其光,要是这个色胆包天的家伙,真打起女儿的主意,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王春丽不想让女儿走自己的老路,话谈到一半,就借故要走。

  可是徐其光一句话,又让王春丽当场改了主意。

  徐其光对她说:“我看丫头是个材料,过几天让她到建设厅办公室来历练历练,你觉得怎么样?”

  正常来讲,刚毕业的大学生,没点实力和人脉,又没考公,想要进入建设厅这样的编制单位工作,简直是痴人说梦。

  徐其光轻而易举,就给出王春丽母女这个承诺,要说她们不动心肯定是假的。

  在王春丽看来,一旦女儿能够留在建设厅,哪怕只当个科员,一辈子也再也不用为找工作发愁。

  想到这一点,王春丽站住脚步,转身看向徐其光。

  很快,郑小倩就到省建设厅办公室,当了一名材料员。

  徐其光一直在暗中关注着郑小倩,他已经迫不及待要把这个可人儿拿下。

  短短三个月,徐其光通过自己的手段,将郑小倩提拔成自己的秘书。

  这期间,郑小倩早已被徐其光的甜言蜜语所蛊惑,成了他的秘密情人。

  徐其光在女人身上,非常舍得花钱,往往是一掷千金,不仅给郑小倩购买各种奢侈品,甚至还给她们母女,在一栋高档小区,买了一套两百多平的房子。

  无论是王春丽还是郑小倩,都无法经受这种物质条件的诱惑,双双成了徐其光床上的玩物。

  而那套房子,正好成为他们三个人的欢乐窝。

  徐其光正值壮年,欲望强烈,有时候郑小倩一个人满足不了他,他还会怂恿郑小倩给她妈妈王春丽打电话,让他们母女共侍一夫。

  毁三观的是,母女两人都同意了。

  徐其光天天和她们母女在床上巅龙倒凤,接二连三缺席省委的重要会议。

  手中紧握的权力,没有让徐其光一心一意为人民办事,反而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让他沉浸在欲望的深渊......

  曾几何时,徐其光还是党的好儿女,人民的好公仆。

  可以说,徐其光的出生,就自带荣耀。

  他是烈士的儿子,是党和人民培养了他。多年的从政经历,让徐其光意识到身为一个领导干部,那就是为人民服务的。

  很长一段时间,他也在恪守这条朴素的真理。

  早在1991年,徐其光在担任市长期间,当地遭遇洪灾,他连续28天冲在抗洪第一线,赢得了当地人民的尊敬以及省领导的赞扬。

  随着职位的一步步高升,徐其光心里开始长草了,他为人民服务的初衷,渐渐蒙上了灰尘。

  1993年3月,徐其光的二儿子要出国,他主动暗示当地石油液化气厂的厂长丁国强,想让他赞助儿子出国的费用。

  丁国强装糊涂,没有理会徐其光。

  两个月后,丁国强的液化气厂先是遭到举报,被消防部门查封,紧接着面临土地被强制收回的风险。

  这一番操作,让丁国强损失千万不止。他情急之下,找到徐其光,想让他帮着运作运作。

  晚上,丁国强两口子拎着礼品,去了徐其光家,当场送给徐其光一张额度为50万的银行卡。

  可是徐其光的注意力,并不在银行卡上,而是目光始终盯着丁国强的爱人看。

  丁国强是二婚,新娶的老婆也才二十五六八,听说是个大学生,长得婀娜多姿,水灵无比,徐其光看得暗中口水直流。

  “你这个事情很麻烦,决定是市政府下达的,按理说我帮不上太大忙,不过嘛......”徐其光说到一半,又狠狠剜了一眼丁国强的爱人,“规定是死的,人是活的,所有事情其实都能变通,就看你们有没有诚意了。”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