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校花在美国留学,却偷偷带两个白人男子回宿舍,闺蜜:要自爱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深夜,我躲在卧室门后,死死盯着闺蜜和两个白人在沙发上纠缠。

我的心扑通扑通狂跳,呼吸急促。

直到其中一个白人和我四目相对,光着身子向我走来……

我叫姜薇,是一名在美国留学的女大学生。

出了国之后,我才知道,原来在亚洲留学生团体中,崇洋媚外的情况竟然比国内还要严重。

和我同宿舍的薛琪,就是这种女生。

她长得漂亮,身材也好,从上到下都透着紧致和柔润,特别受那些美国男人的欢迎。

而她也同时和多个白人保持着床友关系。

我总能看到薛琪被一个或几个白人堵在楼下的角落,被他们上下其手揩油,而她不但不反抗,反而还很快乐的迎合。

我劝过她,女生还是自爱点好。

她却笑我太单纯,还说等我厌倦了亚洲男人,试试那些欧美人,就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做了。

虽然我不赞同她的言论,认为男人有一个就足够了,可这毕竟是她的私生活,既然她喜欢一起玩,我也不好干涉。

只能和她约法三章,绝对不可以领那些白人回宿舍。

但这才刚过几天,薛琪就把他们带进了宿舍,甚至还在沙发上瞎搞了起来。

我心乱如麻,看着那个白人慢慢走到我的面前,强壮的身体充斥着我的视线,心跳简直快要要失控了。

直到他试图脱我衣服,我才如梦初醒,一把推开那个白人,飞快的关上了房门。

听着客厅里薛琪放肆的叫声,我面红耳赤。

以前,为了能让我能体会到白人的妙处,薛琪经常给我看她和白人拍的亲密视频。

但那时候,视频里的白人不但无法引起我内心的波澜。

相比视频里粗暴的男女运动,我更希望能有一些心灵上的交融。

但不知为何,这次却感觉脸上又烫又刺,好像要烧起来一样。

刚才薛琪的眼神异常奇怪,是一种我从未见过的茫然,没有焦点,嘴巴愕然的长大却发不出声音,嘴唇不受控制的在哆嗦。

回想到刚才看到的画面,我的心脏抖了几下,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又布满了全身。

感受着内心的颤栗,我躲进被窝,紧紧的捂住耳朵。

直到彻底听不到那折磨人的动静后,才长长地松了口气。

终于,等到凌晨,我听到外面传来开门关门的声音,觉得那个白人已经走了,才再次打开卧室门。

准备去洗个澡缓解疲劳。

当时,我听到浴帘后传来流水的声音,还以为是薛琪,就没当回事。

但等我把衣服脱光后,浴帘就“哗啦”一下突然被打开了,那个肌肉饱满,高大威猛的白人正站在浴缸里。

我直接呆住了,还有个白人没走?

“漂亮的东方女孩,你的身材非常棒!”赞美的言语从白人口中冒出,接着他伸出大手直接向我探来。

我在震惊之下失了神,直勾勾看着他,离我的脸越来越近。

这时,穿着性感蕾丝睡裙的薛琪,慢悠悠打开浴室门,招手让白人回她的房间。

而那个白人,竟然直接走了。

薛琪神神秘秘的凑过来,“宝贝,你刚才看清楚了吗?”

我强忍着内心的渴望,“看清楚什么?”

“你看到他和亚洲男人的区别了吗?”

我咬牙,摇头!

薛琪神情莫测的拍了拍我,扭着小细腰出了洗浴间。

一直等她进了卧室,我才捂着胸口,口中不断喘着热气,心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说实话,刚才我都已经做好和那个白人狠狠发泄一次的准备了。

没曾想,他竟然被薛琪一句话叫走了。

越压抑,我就越发难以自持。

最开始,我的想法守身如玉,违背原则的事不能做。

再然后,我开始模棱两可。

而现在,我只想痛痛快快地发泄。

哪怕对方是个白人,也无所谓,甚至更棒!

这种潜移默化的变化,让我自己都为之惊讶。

我不敢想象,再过几天,我的想法又会变成什么。

难道会主动投入外国人的怀抱吗?

当晚,我辗转反侧,彻底失眠了!

眼睛一闭,想的是那档事。

眼睛一睁,想的还是那档事。

从我懂事开始,从来没有如此想要一个男人。

我快坚持不住了!

要不,还是找个男人吧?

这个想法一出,就迅速占据了我的脑海。

终于,在三天后的周末,我被薛琪拖下了水…

那晚,我正在打工的夜店前台登记酒水,薛琪穿着性感小短裙出现在我面前。

最初,我以为她是来探班的,一边跟她聊天一边应付着前台的客人。

等过了半个小时,我终于空闲下来,却发现薛琪不见了。

她什么时候走的?怎么没和我说一声?

正当我纳闷的时候,不远处的白人堆传来了一阵喧闹声,好像是在说有个女孩被拖进405包厢糟践了之类的话。

我吓了一跳,脑袋里立刻浮现出薛琪被按在沙发上面侵犯的画面。

急忙跑向了4楼。

等我到了门口,才发现包厢里面全是男人,乌压压的一片,全是外国人。

他们正围在包厢里面,激情高昂地喊着,“98,99,100!换人!该我们上了!”

随着那些人的高喊,包厢里面传出了奇奇怪怪的声音。

有点像女人的痛楚声,但又仿佛嘴里被塞了什么,支支吾吾的。

我都吓得脸色发白了,一群白人站在我的面前,就像是一座座白塔。

而努力想要挤进塔林的我,就好像闯入熊窝的小白兔,随时会被他们撕得粉碎。

这是我平时第一次触碰到白人的身体。

我被他们强硬的肌肉牢牢地困住,越来越浓烈的雄性气息,让我的身体越来越软,头也晕晕的。

但对薛琪的关心,还是让我努力克制着莫名悸动,小声喊道,“让一让,里面的女生是我朋友。”

话音刚落,一个强壮的白人转过头来,炙热的眼神上下打量我一眼,然后大声地喊道,“嗨…这里有位同样性感的东方美女。”

他拽住了我,轻而易举的把我整个人架了起来。

我就像个玩具一样,被一双双炙热的手高高举起,越过无数个人头,传递进了包厢。

等我被按倒跪趴在沙发上,才发现薛琪正以同样姿势和我并排趴在一起…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